冷战  1947--1991 一个极端时代的历史    第一章 通往冷战之路,1917—1945

   四、全球性地缘政治决断:争夺空间

 

从波茨坦会议的准备阶段,丘吉尔首先不断强调他对于欧洲出现苏联化危险的担忧。1945年5月12日,这位英国首相致信杜鲁门指出:『欧洲局势让我深感不安。我总是努力维护同俄国人的友谊,但是,他们对于《雅尔塔协定》的错误解释、针对波兰的立场、投诸巴尔干半岛直到希腊的超级影响力,以及受其鼓励而在许多国家出现的共产主义策略,最主要的是他们有能力长时期地让其庞大军队保留在战场上。所有一切都让我同您一样,感到深深不安。……必须避免德国被摧毁,变得软弱无能,以至于一旦让俄国人留在当地,便会在短期内扩张至北海与大西洋沿岸。』在上下文中,丘吉尔还表达了进一步的观点,即他并非仅仅为欧洲思考,而且是一种全球性考虑。

这些言论所涉及的1944-1945年间在地缘政治方面出现的世界分裂,也在其他地方被清楚地揭示出来。在雅尔塔会议召开之前,凯南写信给后任美国驻苏大使的波伦,提出下列设想,即把欧洲公开分割为不同的影响势力范围,『让我们置身于俄国人的势力范围之外,也让俄国人置身于我们的势力范围之外』,是否没有重大意义?为此,人们必须放弃东欧与东南欧,接受德国最终分裂的格局,并在西方主导的半个德国的影响下建立一个西欧联盟。在苏联方面,斯大林在1945年5月同霍普金斯的谈话中,清楚表达了他的地缘政治兴趣点,尤其涉及波兰。斯大林认为,对于俄国而言,『至关生命的利益在于,波兰既强大又保持友好姿态』,以便防止未来的德国入侵行为。斯大林设想了一条安全线,即一条『地缘战略干线』。至于这条安全线如何走向,则是在占领政策的实践中才体现出来---换言之,它体现在政治上的『一体化』与苏联化的程度上。对于斯大林而言,他已决定为此承担同伦敦与华盛顿发生争议的危险。

奥地利未被列入苏联的直接安全区中。这一点并不同上述情况完全类似。这个自成一体的阿尔卑斯山国家在1938年以极高的公投赞成票并入德意志帝国。1945年7月,它被四个战胜国分割占领。但是,在斯大林看来,奥地利仅仅是其权力范围的边缘地带,只要被中立化,并同德国分离,就无法对苏联安全构成威胁。当然,在这一评估中,斯大林的个人观点扮演着最为重要的角色。正因如此,在1947年—1950年间,奥地利出现的共产党起义尝试很少得到莫斯科的支持。芬兰也是如此。

那些在二战期间支持德国,同时又属于苏联安全警戒线内不可放弃的国家有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匈牙利。在那些国家中,苏联化与一体化以极为严厉的方式得到推行。西方干涉是不受欢迎的。至于其他由苏联从德国统治下解放出来的国家,如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和捷克斯洛伐克,在斯大林1944-1945年间的观念中,并不存在任何威胁。1945年3月,苏联军队已经从南斯拉夫撤出。在1945年11月选举后,该国从1946-1947年起开始『自行苏联化』。但随后,铁托推行的自主外交政策在1948年打破了苏南联系。在阿尔巴尼亚,霍查受到了斯大林的信任。不过,当赫鲁晓夫从1956年起开始非斯大林化争论时,霍查在1961年断绝阿苏关系。为此,阿尔巴尼亚同尖锐反对非斯大林化的中国建立起政治合作关系。

被西方国家解放或占领的欧洲地区,并非同地缘政治与安全政治毫无关系。地缘政治利益极为明显地存在于每一块人们感到将成为共产主义夺权对象的区域,它们是希腊、意大利、法国以及最为重要的德国。到1949年央南斯拉夫的援助下,希腊共产主义的游击小分队也出现在希腊北部。直到此时,该国才被西方视作必须得到保障的区域。在意大利,自德军颇有争议的投降以来,西方国家始终认为那里的局势十分复杂。西方国家十分害怕来自莫斯科的『第五纵队』进行共产主义夺权。1945年,在许多观察家看来,意大利处于公开内战的前夕。事实上,意大利左翼—无论是共产党还是社会党—都非同寻常地强大。1947年起受苏联和美国资助的选举斗争拉开了帷幕。它表现为两种意识形态之间的斗争,并在1948年4月最终使受到美国支持的基督教民主党成为意大利战后组阁时间最长的执政党。直到1981年,它都维持着政权。

法国的形势有点类似。在那里,人们也认为或许会爆发一场内战。不过,当1944年由戴高乐接管的民政管理权被多列士领导下的法国共产党所接受时,形势似乎缓和了。左翼事实上的强大,表现在1945年10月26日制宪大会选举中。共产主义的法国共产党、社会主义的工人国际法国支部与左翼天主教—基督教民主的人民共和党成为最强大的三个政党。1945-1946年建立的统一联盟一直维持到1947年年中。随后,共产党人被清除出内阁。一场很明显受到莫斯科资助的罢工浪潮紧随其后,席卷全国。直到此时,多数法国人才最终投票支持西方。

在德国这个二战爆发地,战胜国之间的地缘政治利益最为显著地相互对峙。该国的分裂---在1949年以『双重建国』的方式最终完成—并非是1945年预谋的结局。在那里,原因一方面是苏联在地缘政治安全方面的利益,另一方面则是美国对一个经历二战后不再有威胁性的德国的需求。德国究竟是苏联化,还是同西方联合,抑或中立化,当时都是未做决定的问题。尽管如此,1945年夏,苏联派出三个共产党干部小组前往苏占区,显示出莫斯科希望建立一个在政治上受控制的政府。西方国家在各处占领区也以类似方式,按照西方的民主观念来改造德国机制。不过在1945年,苏联人和美国人都从未想过赋予德国人过多的政治独立性。双方对于德国人的不信任感仍然根深蒂固。

除了欧洲外,战胜国的地缘战略利益之间的冲突也发生在近东和中东地区,尤其在土耳其和伊朗,不过最后集中于巴勒斯坦问题。1945年,斯大林志在修改土耳其的东部边界,修改1936年达成的《蒙特勒海峡协议》,重新掌控黑海出口、博斯普鲁斯海峡与达达尼尔海峡。次年,当莫斯科的这种要求变得更为紧急时,美国立即做出了积极反应,派出了一支美国联合舰队进驻地中海东部地区。土耳其把一份与之相关的美国照会寄给苏联,明确表示将在危机状况下实行武力自卫。不久之后,双方利益在东南方向上的伊朗再次发生直接冲突。自1941年以来,伊朗被英苏军队同时占领,以便保障西方盟军在苏联境内的供给,特别是保护波斯湾的油田。

确保伊朗最终倒向西方的人应该是国王巴列维。1941年,他取代被西方视作亲德派的父亲上台执政。在美国的支持下,他在70年代末前一直把持政权。1945年底,当斯大林开始向伊朗政府施压,要求获得油田开发许可时,局势恶化了。12月,在苏联的这种支持下,伊朗分裂主义者事实上成功地在北部阿塞拜疆人聚居区成立了一个自治的共产主义政府。德黑兰的伊朗中央政府自然把这一事件视作非法割据行动,并在英国支持下,于1946年1月向联合国投诉。随后,斯大林逐步把压力升级。红军部队最终进入到伊朗腹地,并强迫首相盖瓦姆批准成立一个苏伊石油公司,支持北部的部分自治权。美国人宣布进入战略状态。事实上,斯大林最后向西方国家的联合压力妥协。从1946年3月25日起,红军再次从伊朗撤出,伊朗北部地区也失去了自治地位。

斯大林为什么会妥协?这是长期以来未有明确解释的问题。新发现的档案显示,莫斯科对于该国的处理方式类似于处理芬兰。斯大林之所以愿意撤出,主要是因为他在伊朗并未看到任何支持一场共产主义革命的基础。对于莫斯科而言,伊朗一直是一个安全问题。在莫斯科看来,无论是1979年前受到美国影响的伊朗,还是此后建立的伊斯兰『真主国家』,都是对苏联安全地带的重要威胁。

早在1945年6月,英美备忘录已经把巴勒斯坦问题视作需要解决的目标。而现在,它也显示出真实的爆炸性。在波茨坦,美国对此予以讨论的建议未被接受。直到1947年英国向联合国递交该问题的解决方案,联合国才在当年11月29日批准了巴勒斯坦的分割方案。不久后,以色列国于1948年5月14日建立。被分割的巴勒斯坦很快成为爆发持续不断冲突的区域,并且直接成为冷战的战场。西方支持以色列,而东方阵营支持巴勒斯坦人和阿拉伯国家。

除了中欧与近东外,1945年夏,苏美两国还在东亚直接对抗。尽管美国的担忧与日俱增,但雅尔塔会议和波茨坦会议仍然要求苏联对日作战。1945年夏,斯大林集结了150万兵力,在苏联 于1945年8月8日下令进攻日本占领的中国东北后,它又从北方攻入被日本侵占的朝鲜。在朝鲜,东西方部队会师。1945年8月6日和8月9日遭受原子弹轰炸后,日本投降。这迅速改变了当时的局势。如此一来,苏联试图进驻亚洲大陆并占领日本的准备失去了理由。

由于日本战败,中国在地缘政治上显示出极为重要的一面。在那里,美苏两国也开始了一场竞争。尽管中国被日本占领后受到破坏,但在1945年便迅即重启了30年代的大规模内战。毛泽东领导下的共产党人受到莫斯科的支持,在战略上占据优势,他们在日本占领期间主要在后方活动。相反,受到美国资助的国民党军队遭遇了西方的压力。此外,1945年苏联红军解放中国东北也有利于毛泽东。就地缘政治上而言,这场内战的结束明显有利于苏联,因为毛泽东在1949年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首先同苏联建立了更为紧密的联系。相反,对于美国人而言,他们『失去了』中国大陆。国民党逃到了台湾。在那里,蒋介石于1950年3月1日重掌权力,在1991年全球性冷战结束后,两岸的紧张关系仍在持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