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  1947--1991 一个极端时代的历史  第一章 通往冷战之路,1917—1945

   五、为冷战而动员:争夺资源

 

在1944-1945年,从地缘战略上『争夺空间』是伴随『争夺资源』的措施而同时产生的。二战结束阶段最值得关注的现象之一或许是:当美苏两国意识到近在咫尺的对峙时,虽然它们仍在结盟关系中,却不仅开始划分利益范围,而且还竭力寻求那些技术、专家以及在军事或政治上可资利用的知识。当苏联人加速研发核技术时,美国人主要关注德国的导弹专家、军事与科学精英。尽管美国机构搜罗与拘禁核科学家,但是考虑到不断发展的美国核技术,此举更多是为了让这些科学家不会流失到苏联人的手中。正如负责曼哈顿计划的美国将军格罗夫斯后来在其备忘录中提到的那样,『海森贝格是世界上最杰出的物理学家之一。在德国崩溃的那个时刻,对于我们而言,他的价值胜过10个德国师。假如他落入苏联人的手中,那么他对于苏联人而言也将是不可估量的财富』。

不过,美国人仍然对德国导弹技术抱有极为明确的兴趣。这一方面是由于德国导弹技术尤其是这种技术的负责人布劳恩在当时已经成为一种神话,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在战争最后几个月,人们十分担心尚未投降的日本人可能会利用德国技术来延续战争。此外,在战争末期,德国潜艇在大西洋有目的地为日本带去了关于导弹与喷气式歼击机的方案及其相关机械师。在1945年-1950年间,美国秘密行动计划『多云』与『回形针』把数以千计的德国专业人士带到美国。甚至到1945年6月底,按照盟军约定,美国军队应该从德国中部撤军,但他们仍然在策划把大约1500名机械师和科学家运往西方,以免让他们被苏联人利用。最终,美国从德国导弹生产核心圈中挑选出118名科学家。

为即将到来的冷战的所有前沿问题做准备已是何等紧锣密鼓,还反映在美国争夺军事性专家知识的努力中。布劳恩从战争结束到1945年9月被运往美国期间,曾经获得机会,将其关于火箭的军事运用方面的想法写在备忘录中。1946年4月,该备忘录被呈交给美国,并附带建议美国研制一种新型火箭,以便有能力携带一种自动引爆的炸弹。不过,军事专家们首先被质询德国军事方面的知识,特别是关于对苏作战出路的想法。战争结束时,美国情报部门和军事参谋部门都认为,苏联已经抢占了不为人知的高地。这显示出美国人对于苏联实力的某种高估。

对于美国人而言,也许比这些资料更具有意义的是时任德国总参谋部『东线外国军队』领导的格伦。在战争结束后的1945年5月,他被直接带给美国人。他当然明白美国机构试图知道的东西。他带来的情报信息不仅仅是美国人急需得到的有关苏联的消息。事实上,当冷战启动时,美国情报部门的70%信息都来自于『东线外国军队』部门。此外,它还加强了美国人自己已经确立起来的关于苏联的负面形象。

在冷战的这一建构进程中,美国人在政治上最声名狼藉、因而也许是最为秘密的行动,恐怕是雇佣那些被质疑的战犯。乌克兰人列别德来自二战期间同德国合作的反共『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组织』的领导层。他同时还是该组织的军事力量『乌克兰反抗军』的创始人。在政治上最引发争议的问题是,他还被质疑曾积极参与屠杀欧洲犹太人的行动。鉴于他的这种经历,冷战开始后他才被美国机构起用。1947年年中,他移交了自己的秘密情报资料。两年后,他在规避移民条例的情况下,被匿名带到美国。从此,他属于一个由德国情报人员组成的反共专家团---这是1948年起凯南领导下的有意组建起来的团体,意在展开针对苏联的研究。人们还能举出『乌克兰民族主义者组织』的其他代表为例。

与美国机构相比,当苏联人占据德国领土时,尽管它对整个军事工业都感兴趣,但是它更极度关注核技术。在行为上,美苏两国几乎毫无差别。苏联甚至在后来根据协议规定交还给西方国家的区域内(如柏林西部),也竭力搜寻所有信息,以便阻止任何军事方面可资利用的材料外流。它也成立了一系列机构,授权它们在占领区中反复搜寻的类似任务。1945年8月20日,斯大林任命情报部门最高长官贝利亚为核计划负责人。内务人民委员会首先掌控了西方并不知晓的一部分德国核研究成果,其中包括在库默斯多夫找到的核反应芯。正如他们的美国竞争者那样,这些苏联搜寻者们同样关注德国专家是否可能被对方搜获。

总计约有100名德国物理学家---绝大部分来自于核物理研究领域---最终被带到了苏联。并非所有人都必须首先经历监禁或强制性地遭受流放。如赫兹这样的纳粹政权追随者需要经历流放。而另一些人,如阿登则认为,同苏联人合作有可能推进他的特有研究。来自于勃兰登堡州莱茵斯贝格『奥尔社团』的里尔是那些被迫前往苏联的科学家之一。莱茵斯贝格曾是第三帝国铀生产的核心地带。里尔被带到莫斯科周边的埃列克特罗斯塔尔,负责建设苏联的铀工业。1949年8月29日苏联在其首次核爆炸中使用的铀,实际上来自于图林根臭名昭著的维斯穆特公司的坑道之中。在那里,强制劳工曾被迫开掘受人关注的原料。

在技术上,如里尔后来所言,苏联当时借助一份1945年8月12日题为『用于军事目的的核能』的广为传播的美国报告,即所谓『斯密斯报告』,复制了美国的生产方式。在库尔恰托夫领导下参与苏联『铀计划』的一些主要科学家,结合苏联间谍福布斯从美国研究机构中送来的信息,最后终于可以赶上美国人。从1946年起,如『秘密之城』萨罗夫的阿萨马斯附近的车里雅宾斯科开始由来自该地的囚徒进行建造。其目的是在1949年12月21日前完成导弹研制工作,以作为献给斯大林70岁寿辰之礼。不过,这一目的最终提前实现。1949年8月29日,苏联第一颗原子弹『塔迪娜』成功引爆。

虽然德国对苏联原子弹研制工作的贡献总体而言受到一定限制,但另方面,在导弹研制上的表现却完成不同。在导弹研制上,苏联的做法仍然类似于美国。在美国人撤走后,苏联科学家---其中包括当时在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监控之下,后来成为明星工程师的科罗廖夫---在1945年6月查看了图林根保留下来的德国生产资料。位于北豪森的德国飞机技术和导弹技术工厂未受破坏。它们成为在该地启动的苏联导弹生产的基础。由于这些工作必须保密,而苏联又害怕德国科学家逃往西方,所以几个月后,苏联人将这些工作移往苏联。

导弹生产和研制被安排在苏联谢列格尔湖上的高罗道姆利亚岛与莫斯科附近的泡德利比克。泡德利比克最终成为苏联 中央导弹研究所的所在地。到1947年为上,苏联已经成功地生产出德国V-2导弹的具有替代性的复制品,并取名为R-1『胜利』型。当1949年苏联发射第一颗原子弹时,随着R-14导弹开始设计,第一枚苏联运载导弹也已在设计中。不过,导弹的系列生产则要在10年之后才开始,第一枚真正成功的苏联洲际导弹R-16,直到1961年取得重大技术突破之后才得以发明。

苏联人和美国人究竟在多大程度上为其战略部署而招募了德国专家?这是一个极难重构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