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  1947--1991 一个极端时代的历史

   第三章 世界的分裂,1948-1955(2)

 

朝鲜发生的军事冲突再次表明核武器在冷战中所具有的特殊意义。与此同时,该冲突还特别证明,美国对抗共产主义的战略应该不会冒险引爆核战争。1950年11月美军抵达鸭绿江后,遭到包括20万中国『志愿军』在内的朝鲜军队的大规模抵抗,被迫折回到三八线以南。此时,麦克阿瑟仍然把美国核武器的使用作为紧急情况下的不时之需。但是,他并未违背杜鲁门的决定而去使用它。其间,人们知道,毛泽东已经预测到美国人可能会轰炸中国城市。但对他而言,把美国从朝鲜赶出去的可能性也让这次出兵『物有所值』。

实际上,1951年1月,朝鲜—中国联军重新占领汉城。在这种情况下,麦克阿一般认为,战争已经变成持续推进业已开启的『解放战争』的序幕,并进而寻求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而杜鲁门去停止了这场冲突的升级。1951年4月11日,他下令解除了麦克阿瑟的职务。为什么不仅要避免核战争,还应该避免同中国的冲突?对此,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拉德利将军明确指出:『红色中国不是一个追求世界霸权的最强大的国家。开诚布公地来说,以参谋长联席会议看来,我们应该避免以此假设出发的战略而被拖入到错误的战争---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去反对错误的敌人。』

在此之后,朝鲜半岛的军事冲突变少了。冲突演变为部分造成大规模伤亡的阵地战。1951年7月,第一次停战谈判开始,但直到1953年7月27日才停火。在付出了数百万牺牲者后,在板门店达成的停火状态又恢复了三八线。直到今天,所谓『非军事区』还维持着冷战的最初特征,而德国与越南的非军事区已经消失很久了。它是一块超越了正常生活、被双方在宣传上进行利用、使彼此在军事上得到保障的『死亡区』,它虽然跨越用铁丝网保障的边卡,但却从未可能被跨越。在地表之下,韩国人在朝鲜战争后的数十年中不断发现了所谓的侵略通道,它们从北方直抵南方。根据韩国的估计,这些通道可以在一个小时内最多让三万名士兵从北方涌向南方。

尽管朝鲜战争看上去令人失望地一无所获,但从全球来看,远东的这场冲突却对冷战产生了巨大影响,使之获得了动力。特别是它加速了两大阵营的构建。直到冷战结束后很久,两个国家才协商建立了一个共同的经济区---该经济区按照德国模式,应该缓慢地导向正常化的目标。然而此外,在1953年停战状态之后,两个朝鲜族国家显示出它们仍然是全球冲突可资利用的对象。假如朝鲜半岛的紧张趋势增强,那么来自任何一个阵营的经济援助几乎都会自动地增加。

二、阵营的形成

对于冷战双方而言,1948-1949与1950-1953年的两场危机提供的教训都是清晰明了的。无论对于己方帝国的危险,还是对于敌方统治的缓慢延伸,两边现在都会果断地予以回击。1950年9月,杜鲁门签署了一份冷战方针文本,这份国家安全委员会第68号文件后来成为50年代美国影响最大的行动纲领。这份文件规定,应对军事冲突的战略同应对冷战的战略别无二致。早在第一次柏林危机期间,西方便已商讨启动防御联盟的事宜。1949年4月9日,在英国、法国与比荷卢三国于1948年缔结的布鲁塞尔军事互助协定的基础上,成立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它随后成为全球性军事互助条约体系的样板。首先是11个西欧国家和美国相互协商,同意把任何针对签约国的攻击行动视作攻击所有签约国的战争行为。1952年,该组织扩大到土耳其和希腊。1955年联邦德国加入其中。1982年,西班牙成为冷战期间的第16个也是最后一个签约国。冷战后,原来的东方阵营国家也被融入其中,这被许多观察家视作西方取得这场冲突胜利的显著标志之一。

正是朝鲜战争及其产生的恐惧感,使得北约扩容要比设想的速度快得多。其中,首先受益者是刚刚成立的联邦共和国。1948年后,英国人已经考虑过西德的防御作用,特别是丘吉尔早在远东冷战开启之前便已提出统一欧洲的设想。为此,阿登纳总理努力克服国内不断增强的对于『重新武装』的批评,在朝鲜战争爆发后不久便提交了西德的军费方案。与此同时,联邦政府开始筹建一支『联邦边防军』。然而这些举动最终被推延了,其原因一方面是可以理解的法国人的恐惧心理,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当时人们试图通过北约理事会成立一支各国共同参与的『欧洲军队』---德国军队也包含在其中。然而,这个由法国总理普莱文参与设想的『欧洲防务共同体』却未在法国国会得到通过。

在经历曲折、向1948年成立的『美洲国家组织』学习后,『西欧联盟』终于出现。联邦德国在加入该联盟后,于1955年成为北约成员国。与此同时,联邦德国几乎获得了完整的主权。1956年,联邦国防军正式成立。此后不久,联邦共和国也加入到西欧的政治经济联合体中。1957年《罗马条约》和签订为冷战期间成功崛起的『欧洲经济共同体』奠定了基础。它对于东方的吸引力也表现在1991年后:在数年之间,不少曾经的东方阵营国家都加入其中。

1955年,中东欧也建立了国家集团。在那里,第一次柏林危机和朝鲜冲突产生了类似的影响。1955年5月14日,《华沙条约》签订。根据该条约,以苏联为首的中东欧国家在面临武装攻击时,有义务彼此保持『友谊、合作与相互援助』。正如北约那样,华约也拥有追求霸权的目标。此外,更进一步的冲突发生在中苏之间。由于中苏冲突的影响,从1966年起,华约无法达成针对越南的共同声明。即便在亚洲,1950年的朝鲜战争也加速了军事和政治同盟的成立。它们同样是通过双边协议而实现的。

在1954年作为北约的平行组织而成立起来的另一个反共保障同盟『东南亚条约组织』,不如其在大西洋的类似组织那样成功。这个东南亚条约共同体像其榜样那样成立了自己的『委员会』,并在其之下设置了各种民事服务机构。但是它更多地被内部成员之间的内斗所拖累。当1972年巴基斯坦布托领导下的左翼改革派政府被推翻后,迟至1975年,法国、泰国和菲律宾都退出了该组织。1977年,该组织完全解体。1967年成立的『东南亚国家联盟』是更为成功的后继者。它最终可以超越东南亚,囊括韩国。在1979年越南入侵柬埔寨后,它首先发展成为一个安保联盟,尤其针对中国。

尽管美国遭遇各种挫折,但是它在全世界范围内仍然成功地安排了数个多边条约体系。与此相反,苏联却未取得成功。除了针对中东欧的《华沙条约》外,莫斯科只签订了各种双边协议。早在华沙条约组织成立之前,苏联与蒙古于1946年签订了互助条约。1950年,苏联同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签订了互助条约。不过,该条约在十年后中断。1955年,苏联又得以同阿富汗签订了一个类似条约,因为阿富汗的邻国巴基斯坦此时加入了西方阵营。25年后,这份同喀布尔的条约产生了一个极为重要的后果,即它成为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