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毛泽东(1927年至1937年)(6)

11、遵义会议后的一段时间里,毛泽东的地位和权威并未得到充分认可;毛泽东领导红军四渡赤水、调出滇敌、巧渡金沙江,表现出了高超的指挥艺术

左图:遵义会议会场

人们一般都说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的领导地位,这主要是指毛泽东在中央决策层起的实际作用而言。从名义上讲,他在中央的领导地位和权威并不是遵义会议后立刻就明确起来的。遵义会议增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后,常委有五人:张闻天、周恩来、毛泽东、博古、陈云,会议明确“以毛泽东同志为周恩来同志的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2月5日,红军长征至云贵川三省交界的云南省威信县水田寨,中央在此举行政治局常委会议,同意中央政治局常委关于分工的提议,推举张闻天代替博古在党内负总的责任,博古因王稼祥有伤病在身代理总政治部主任。3月4日,中革军委在第二次进驻遵义后设置前敌司令部,以朱德为司令员,毛泽东为政治委员。3月中旬,在贵州鸭溪、苟坝一带,成立由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的新的“三人团”,以周恩来为团长,负责指挥全军的军事行动。也就是说,当时党内最高的军事指挥者是周恩来,政治上则明确张闻天代替博古负总责。

 

(右图:打鼓新场战斗旧址)

遵义会议后的一段时间,大家对毛泽东地位和权威的认识并非那么明确和固定。有三个例子。第一个例子是遵义会议上,政治局委员何凯丰对毛泽东说:别人都说你打仗行,我说你不行,你只不过是按《孙子兵法》打仗。遵义会议后毛泽东指挥的第一场战斗在土城失利,博古也曾嘲讽说,“看起来,狭隘经验论者也不成”。第二个例子是1935年3月10日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大家都主张去进攻一个叫打鼓新场的地方,唯有毛泽东不同意,他甚至提出,如果你们坚决要去打,就辞去前敌司令部政委职务。大家说,你要辞就辞,结果就真的举手通过了他的辞职。第三个例子是在四渡赤水过程中,林彪不满意毛泽东总是让部队走“弓背”路的指挥方式,径直向中央发电报要求换彭德怀来直接指挥。

 

(左图:四渡赤水态势)

中央红军“四渡赤水”、“调出滇军”、“巧渡金沙江”,充分体现了毛泽东军事指挥的灵活与高超。1935年1月28日,土城之战突遇数倍川军助战,为避敌锋芒,红军一渡赤水河,诱使国民党军汇聚川南,此时黔北(贵州)空虚,毛当机立断杀他个回马枪。2月18日至21日,红军秘密二渡赤水河,重回贵州,成功把国民党大部队甩开三天路程,打乱了敌人部署,再占黔北重镇遵义。3月16日至17日红军三渡赤水河再次进入川南,待敌人大军向西再次追至川南之际,红军乘敌不备主力折兵向东,在国民党重兵集团的缝隙中,于3月21日晚四度赤水,并31日南下突破乌江,成功把几十万追兵甩在北岸,兵峰直逼贵阳。正在贵阳督战的蒋介石严令云南军阀火速“救驾”。就在滇军部队昼夜兼程东调贵阳之际,红军却绕过贵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西直插云南南部。云南军阀大惊失色,一面向蒋求救,一面将云南北部守金沙江军队南下增援。这样,重兵布防的金沙江防线就空了!4月29日,中央军委发出十万火急的指示抢渡金沙江,于5月3日至5月9日,7天7夜,红军主力靠7只小船大摇大摆地巧渡金沙江北上,将国民党军40万追兵全部甩在金沙江南岸。

12、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红军不做“石达开”;翻越雪山,一、四方面军胜利会师

(右图:强渡大渡河)

70年前,太平天国领袖之一石达开率领20多万太平军,正是在大渡河边陷入清军和当地土司武装的包围之中,最后全军覆灭。蒋介石也盯住了横在红军前方的这条大渡河。蒋介石叫嚣:“让朱毛做第二个石达开!” 红军先遣队经过一天一夜的冒雨急行军,于1935年5月24日逼近了在渡河边的安顺场。先遣队连夜偷袭安顺场,只夺取到了一只木船。1营营长孙继先选出17名勇士,由连长熊尚林担任队长。17勇士上了船,在军号声中,劈波斩浪,向河心驶去。几十挺重机枪向对岸扫射,3门82迫击炮指向河北岸的敌人。敌人也集中火力向小船射击。船终于靠了岸,17勇士跳上岸,向山脚冲去。勇士们夺取了渡口工事,继续背水战斗,固守阵地,掩护后续部队继续渡河。红1营主力过河后,迅速占领了制高点,击溃了沿河下游20公里内的敌人。红军追歼逃敌途中,在下游获得了另一只木船,在河边又打捞起一只沉船。红军有了3只船,渡河速度更快。仅用了三天的时间,就把红一军团第1师和干部团渡过了大渡河。

 

左图:泸定桥

要使几万人马全部摆渡过河,大约需要一个月左右。而这时,敌人的尾追部队已向大渡河袭来,如果中央红军不能迅速全部越过大渡河,就有被分割在大渡河两岸遭敌歼灭的危险。因此,毛泽东果断决定夺取泸定桥,后续部队从泸定桥过河。泸定桥在安顺场北面160公里处。毛泽东作出如下部署:红1师和军委干部团由刘伯承、聂荣臻率领,沿河东岸赶向泸定桥;由林彪率红2师、红一军团军团部和红五军团,从大渡河西岸赶向泸定桥。西岸部队的先头团是2师4团。红4团经过整夜的急行军,在第三天早晨6点多钟,终于到达了泸定桥的西岸。他们创下了一昼夜行军120公里的纪录!泸定桥由13根铁索构成,悬于河上约二三十米的高空中,有30多米长,近3米宽。红4团团长黄开湘和政委杨成武选出22名突击队员作为先锋,由2连连长廖大珠任突击队队长。下午4时整,总攻开始。22名突击队员手持冲锋枪,背插马刀,腰挂十余颗手榴弹,冒着敌人的枪弹,扶着桥栏,踩着摇晃不止的铁索,向对岸前进。不到两个小时,红军占领了泸定桥。红军突击队员仅伤亡了3人。

打下泸定桥的第二天,中央首长率大队红军来到了泸定桥。第四天,中央红军的大部队从泸定桥上渡过了大渡河。红军飞夺泸定桥的成功,使国民党军精心部署的大渡河防御归于彻底失败。

 

(右图:夹金山)

中央红军全部渡过天险大渡河后, 6月2日,中革军委决定,绕道雅安,兵分三路迅速夺取天全、芦山,实现同红四方面军的会合。现在摆在中央红军面前的是难以想象的恶劣的自然环境。一座白雪皑皑、高耸入云的大雪山---夹金山,摆在了中央红军面前。夹金山属于邛崃山脉,横亘于宝兴县与懋功县之间,主峰4600多米,终年积雪,山上通行地段多在4000米左右,处于雪线之上。 给全军开辟道路、首先翻越夹金山的还是红4团。中午天气睛朗,但山上仍有很厚的积雪,稍不小心,一失脚就会滚下山崖。雪山是这样的奇险,举目四望,左面是松软的雪岩,右边是陡立的雪壁,中间是漫漫积雪,险峻情景,使人触目惊心。空气比山下更加稀薄,红军战士们的呼吸困难,行动费劲,每走一步都要花很大力气。终于,战士们征服了困难,红4团胜利翻过了夹金山!6月14日,毛泽东与中央其他领导同志率领中央红军主力,沿着红4团开辟的道路,克服了巨大困难和牺牲,胜利地征服了夹金山。

 

左图:一四方面军达维会师

当红4团的战士们首先征服了人迹罕至的夹金山,来到了夹金山的北边山脚时,山脚下突然响起一阵枪声。这时,一个侦察员飞奔而来,边跑边喊:“是红四方面军的同志!”与此同时,山下传来了清晰的“我们是四方面军”的喊声。顿时,整个山谷响起了一片欢呼。就这样,红4团与红四方面军先头部队第74团实现了会师。晚上,红一、四方面军的先头部队在懋功达维村的广场上召开了会师联欢晚会。中央红军主力翻过雪山后,在山下受到了红四方面军欢迎队伍的热情接待。前来欢迎的红四方面军队伍,除了88师以外,还有25师,统一由30军的政委李先念带队。李先念当时驻在懋功,中央领导于6月18日也到了懋功。红军两大主力会合了!毛泽东与张国焘通过电报约定在懋功两河口见面。6月25日下午5点多钟,张国焘一行赶到懋功北面的抚边。中央领导人迎出抚边三里之外,等候在路边的油布帐篷下。张国焘一行十余人鞭打着高头大马,飞驰而来。听到马蹄声,毛泽东等人走出帐篷,冒雨迎上前去。张国焘跳下马,与中央领导人一一握手,热烈拥抱,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八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