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毛泽东(1927年至1937年)(7)

13、两河口会议,毛、张初次较量;松潘战役失利,张国焘开始争权;沙窝里的斗争,中央再次让步

左图:红军长征两河口会议旧址

1935年6月26日上午,在两河口村的一座关帝庙里,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主要谈目前的行动方针。会上,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提出了下一步战略方针问题。他认为,两军会合后,新的战略方针应是集中主力向北进攻,创造川陕甘革命根据地。 张国焘表示反对北上建立川陕甘根据地的战略方针。他认为,康西有800万人口,如能以松潘、理番、懋功、西康为后方发展根据地,消灭胡敌当更有把握。 毛泽东接着发言,明确表示同意周恩来的报告,反对张国焘的计划,并从理论和部署上对北上进行了论述。朱德等领导都表示同意北上战略方针。张国焘看众人意见均为北上,只好表示同意中央关于北上建立川陕甘革命根据地的方针。张闻天最后作了总结性发言,并指出,要实现北上这一战略方针,首先要进攻或控制松潘。 张国焘的战略计划被中央否定后,徐向前、陈昌浩也频频来电请示,倾向于北取松潘的方针。张国焘只得先向北进计划靠拢。6月28日,根据两河口会议精神,中共中央政治局发布《关于一、四方面军会师后战略方针的决定》,宣布了夺取松潘,创造川陕甘苏区的战略方针。

 

(右图:松潘城坚固的城墙)

7月下旬,红一军团和四方面军的4军、30军从几个方向对松潘外围守敌发起进攻,打算一鼓作气拿下松潘。红军攻打了十天,没取得多大进展。一些阵地来回拉锯,得而复失。红军长征以来,重武器都丢光了。只有步枪和很少的机枪,在碉堡面前就无计可施。强行攻坚只能白白牺牲战士的生命。权衡利弊,红军总部下令停止进攻松潘。松潘战役停止后,红军的形势更为严峻:北上的大路被胡宗南挡住,西边的阿坝草原是一片荒无人烟的旷野,南边的退路又被四川军阀阻塞。看来只剩一条路----去走那荒凉神秘的松潘草地。而就在此时,张国焘开始了争权活动。7月9日,张国焘以中共川陕省委的名义,致电中共中央,提出徐向前任副总司令,陈昌浩任总政委,周恩来任总参谋长。7月18日,陈昌浩在张国焘的策动下,竟然径直向张国焘、徐向前发电并转朱德,建议张国焘任中革军委主席、朱德任总前敌指挥,周恩来兼总参谋长。 7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在芦花召开了扩大会议,主要讨论组织问题。会议决定:张国焘为红军总政委,徐向前、陈昌浩为前敌总指挥部总指挥和政委,博古为总政治部主任。

 

(左图:沙窝会议旧址)

就在中革军委准备进行夏洮战役的关键时刻,张国焘利用红军各部队准备的间隙,要求中央召开政治局会议,检讨党的全盘工作和当前军事问题,要求中央从红四方面军中选拔一些新人参加中央政治局会议和中央工作,并起草了一份这些人员的名单。张国焘此举无疑是向党中央开了一个“天价”,使其向党中央争权的活动达到了顶峰。 为求得共同北上计划的实现,抵制张国焘的错误方针和行为, 8月4日至6日,中央政治局在毛儿盖南的沙窝寨子召开会议,历史称这次会议为“沙窝会议”。会上,朱德等人相继发言,强调必须提高党在红军中的威信,认为这是增强红军战斗力的关键。针对张国焘要求清算中央政治路线的问题,多数人发言表示同意遵义会议对这个问题所作的结论,即中央的政治路线是正确的,没有粉碎敌人第五次围剿的主要原因是军事路线上的错误,经遵义会议已得到了纠正。在讨论组织问题时,为了顾全大局,中央做出了一些让步,决定增补陈昌浩、周纯全2人为政治局委员。这样一来,中央政治局正式委员由原来的8人增加到了10人。

14、红军分左、右两路北上,毛泽东担忧;左路军屡屡受挫,右路军合作融洽,毛儿盖会议确定行动方针

(右图:长征时的张国焘)

在徐向前等人催促下,张国焘总算答应走了。他也认为毛儿盖地域狭小,不宜久留。但他打算和中央分开,免得在一起吵个没完。毛泽东等也十分赞同。按照夏洮战役计划,红军部署又作了一些调整。8月12日,在中央和前敌总指挥部的领导下,右路军的红一、三军团,4军、30军,军委纵队、红军大学陆续开始行动,向班佑、巴西地区进发。左路军在红军总司令部率领下,红五军团,9、31、32(原红九军团)、33军及军委纵队一部,向阿坝地区前进。8月19日,张国焘、朱德率左路军开始行动。董振堂的五军团为左路军的先头部队,由查理寺探路向班佑前进。大部队和红军总部依次向阿坝进发,没有一支部队来向右路军靠拢。毛泽东心里突然闪过一阵忧虑:他的五、九军团都跟张国焘走了,还能再回来吗?早知要分开,当时为什么不叫五、九军团迅速向毛儿盖集中,共同北上呢?

 

左图:阿坝红军长征遗迹

从分开的那天起,左路军的命运就显得多灾多难。青海军阀马步芳害怕红军由阿坝进军青海,委任阿坝土官杨俊扎西为西北“剿匪”第一路第五纵队麦桑支队司令,命令他组织部落藏民,自备马匹武器,在阿坝地区阻击红军。杨俊扎西已经与红军多次交战,阿坝是他的老巢,自然要拼死抵抗。8月中旬,左路军先头部队31军93师由康猫寺经龙日坝向阿坝进发。当93师到达党格哈里玛山西南30里地方,同杨俊扎西率领的2000藏族骑兵相遇。红军初战不利,被迫后撤。待后续部队赶到,火力密集展开,猛打一通,才将藏骑击退。这时,另一路的9军25师和5军从马尔康、大藏寺出发,翻过安得山。山高路险,9军行军中摔死了30多匹马,损失了许多物资。他们在四寨与93师会合后继续前进。8月19日,25师击溃藏族士兵,占领查理寺。同日,5军军长董振堂率部由查理寺向班佑探路前进。

 

(右图:毛儿盖索花寺会议旧址)

与左路军相反,右路军正在积极准备北进。徐向前、陈昌浩的前敌指挥部与中央合作得很融洽。自从中央8月15日致电张国焘要他“专力北向”,张国焘仍率左路军向阿坝进发。8月18日,徐向前、陈昌浩致电朱德、张国焘,汇报他们已经开始北上,劝告张国焘“如阿坝已为我占,则左路军大部不应深入阿坝,应从速靠紧右路,速齐并进,以免力分”。8月19日,张国焘给徐、陈回了两封电报,说:“右路与左路联络困难,左路若不向阿坝攻击,将无粮并多番骑扰害。”总之,不管谁劝,张国焘就认准了阿坝,哪里也不想去。是以主力经阿坝向青海,还是北上经班佑入甘南向东发展?中央再次面临抉择。于是1935年8月20日,中央政治局在毛儿盖索花寺再次召开会议,研究讨论行动方针。朱德与张国焘在左路军,没有参加会议。会议强调了两点:一、北上洮河流域,然后坚决向东发展。二、左路军应迅速向右路军靠拢,一同北上。陈昌浩发言表示完全同意毛泽东的报告。王稼祥、凯丰、林彪发言一致同意毛泽东的报告。徐向前也表示拥护中央的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