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的毛泽东(1924年至1927年)(上)

1、孙中山及陈独秀对两党合作态度的变化,共产党中央西湖特别会议后,李大钊等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国共合作艰难起步

(左图:孙中山)

中共一大后不久,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就几次建议中国共产党,放弃对国民党的不介入态度,而在国民党内开展政治活动。1921年年底,马林在张太雷的陪同下,在桂林晤见了孙中山,对孙中山和国民党留下很好的印象,也使他相信,中国革命最好的形式,是共产党与国民党进行合作。他认为,中共力量太弱小,与工人运动又毫无联系,最好的出路就是加入国民党,只有在那里共产党才有可能发挥作用。而当时的孙中山却对马林的建议并不十分积极,孙中山对苏俄革命的经验很感兴趣,但对于一些青年知识分子刻意模仿苏俄不以为然。他认为共产党信仰马克思主义,不过是一些年轻人崇洋媚外和标新立异的表现。加之孙中山此时正充满信心地准备新一轮北伐,而此次北伐所依靠的力量,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陈炯明。所以,马林结束桂林之行后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国共合作之事并无多大动静。

孙中山没想到的是,陈炯明却在广州发动叛乱,炮轰孙中山的住地。孙中山在广州附近白鹅潭的永丰舰上同叛军对峙50多天,最后黯然回到上海。孙中山回到上海后,马林再次向他提出国共合作之事。此时孙中山正处在陈炯明叛变、事业严重受挫时期,急需外援和外力相助。中共是共产国际的下属支部,吸纳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可间接汲取俄国布尔什维克的革命经验和治党办法,得到苏俄物质上的帮助。当时的中国共产党不但人数不多,而且在全国的影响远不及国民党,孙中山不愿与中共进行平起平坐的对等合作,而只许中共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服从他的领导。

(右图:陈独秀)

对于这种并不对等的合作条件,一开始,中共表示不能接受。陈独秀绕过马林,直接写信给共产国际东方部负责人维金斯基,力陈中共不能加入国民党组织的六条理由。1922年4月,马林得知陈独秀背着自己给维金斯基写信反对与国民党合作后,为了取得共产国际的尚方宝剑,他于月底绕道荷兰回到莫斯科,向共产国际详细汇报了中国情况,并且得到了共产国际的明确支持。7月下旬,马林从莫斯科动身,8月12日经北京抵达上海,带来了共产国际执委会的『八月指示』。这个指示的基本精神,就是要马林立即着手开始让共产党员和青年团员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的工作,尽快解决国共合作事宜。

为了解决马林与陈独秀之间的分歧,中央特别会议于8月29日和30日在杭州西子湖畔举行,参加这次西湖特别会议的,有陈独秀、李大钊、张国焘、蔡和森、高君宇、马林和张太雷,共7人。会上,马林首先传达共产国际的『八月指示』,强调在国共合作的方式上,只能是共产党员和青年团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实行党内合作。对此,张国焘、蔡和森、陈独秀均表示反对。但鉴于中共二大通过了中国共产党加入共产国际的决定,中共必须服从于共产国际的指示,说到最后,陈独秀表示,如果这是共产国际不可改变的决定,我们应当服从,至多只能申述我们不赞同的意见。最后李大钊提出了一个折衷建议:只要国民党能够根据民主主义原则进行改组,并取消入党时打手模和向孙中山宣誓等效忠个人的形式,共产党可以加入国民党,以实现两党的合作。

(左图:共产国际代表马林)

西湖会议后,马林和陈独秀、李大钊赶赴上海,与孙中山洽商具体合作事宜。孙中山对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欣然表示同意,还应允取消打手模等原有入党办法,依照民主主义精神改组国民党组织。按照西湖会议的决定,李大钊、陈独秀、蔡和森、张太雷等中共领导干部,率先加入了国民党。不过,这里加入国民党的还只有少数中共负责干部,直至1923年年初,这种状况仍没有多大改变。这种状况,引起了共产国际的严重不满。就在这时,发生了1923年2月7日的军阀吴佩孚镇压京汉铁路大罢工的『二七惨案』。二七惨案的发生,使年轻的共产党人得到了血的教训,这就是无产阶级不能仅靠自己单枪匹马地同强大的敌人搏斗,要取得胜利,还必须有其他各阶级的援助,建立革命统一战线。之后,赞同国共合作的人日渐增多。

2、毛泽东进入党的『三大』领导核心,并在国民党『一大』后,成为国民党的宣传部长,国共合作正式形成

(右图:三大旧址)

1923年6月12日至20日,中共在广州东山恤孤院后街 31 号召开三大。为了迎接即将来临的国共合作,在共产国际的协调下,中共通过了国共“党内合作”的决定,即全体共产党员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 但仍保持共产党组织的独立性,也就是所谓的跨党党员。毛泽东在党的三大上地位得到了上升。由于他在湖南地区工作极为出色,陈独秀对这位早在北京就有所交往的青年相当欣赏。在中共三大报告中,陈独秀在批评了上海、北京、湖北等地的工作后,特别表扬了湖南的工运。因此,三大之后,毛泽东不仅当选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成为中央局5名成员之一(还有陈独秀、罗章龙、蔡和森、谭平山),并担任中央局秘书,直接对中央局委员长陈独秀负责,成为他的助手。这项任命实际上意味着毛泽东正式进入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核心。中共三大上,陈独秀还点名批评了张国焘:“他无疑对党是忠诚的,但是他的思想非常狭隘,所以犯了很多错误。他在党内组织小集团,是个重大错误。”因此,张国焘未能进入三大党的领导核心。

(左图:国民党一大旧址,位于广州市文明路旧中山图书馆)

党的三大后,国共合作的步伐大大加快,全体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使国民党焕发出了从未有过的朝气,全国范围的国民革命运动开始兴起。1924年1月,国民党在广州召开了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李大钊、陈独秀、毛泽东、谭平山等20余名共产党参加,李大钊还被孙中山指定为大会主席团成员。李大钊、谭平山、毛泽东等10余名中共党员被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或候补执行委员。以国民党一大为标志,第一次国共合作正式形成。国民党一大之后,当选候补中央执委的毛泽东被派到了上海的国民党执行部工作。国民党上海执行部由胡汉民、汪精卫和叶楚伧负责,而毛泽东则以胡汉民秘书的身份兼任上海执行部组织秘书。1925年7月广东政府改组为国民政府之后,汪精卫任常务委员会主席和军事委员会主席,到10月5日,汪精卫以自己事务繁忙为由,特地指名推荐毛泽东代理宣传部长职务。10月7日,从长沙返回广州的毛泽东正式就职,成为国民党中央宣传部的代理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