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的毛泽东(1924年至1927年)(中)

3、中共四大上,毛泽东落选中央执行委员会;蒋介石通过『中山舰事件』及『整理党务案』,正式登上了国民党党权、军权、政权的巅峰

左图:中共四大纪念馆

1925年1月11日至22日,中共四大在上海召开。不过,这时的毛泽东却不在上海。原来,此前国民党上海执行部的内部斗争已逐渐公开化,国民党右派叶楚伧等刻意排斥毛泽东,甚至“用尽办法”要赶跑毛泽东。此时,毛泽东又积劳成疾,遂于1924年12月请假回湖南养病,因而无法出席中共四大。中共四大召开时,出席的代表有陈独秀、蔡和森、瞿秋白、谭平山、周恩来、彭述之、张太雷、陈潭秋、李维汉、李立三、王荷波、项英、向警予等20人,代表当时全国994名党员。大会选出了新的中央执行委员会,遗憾的是毛泽东没有能够当选。新当选的中央执行委员共9人,他们是陈独秀、李大钊、蔡和森、张国焘、项英、瞿秋白、彭述之、谭平山、李维汉;候补执行委员5人,他们是邓培、王荷波、罗章龙、张太雷、朱锦堂。至于新的中央局,则由陈独秀担任中央总书记兼中央组织部主任,彭述之任中央宣传部主任,张国焘任中央工农部主任,蔡和森、瞿秋白任中央宣传部委员。

(右图:孙中山视察中山舰)

中共四大之后,革命的形势发展很快,但1925年3月孙中山病逝后,国民党内部的分化也在加剧,一股反共逆流正在滋长。1925年6、7月,国民党新右派戴季陶等,反对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要求已加入国民党的中共党员『脱离一切党派,作单纯的国民党员』。同年11月,国民党内的老右派邹鲁等人,利用为孙中山守灵的机会,在北京西北碧云寺自行召开所谓『国民党一届四中全会』,非法宣布取消共产党员的国民党党籍,解除鲍罗职务,形成了西山会议派。而且,国民党内部逐渐形成了一个以蒋介石为代表的新右派集团。五卅运动后,蒋介石的反共活动开始表面化,最突出的事件就是他在1926年3月制造的中山舰事件。蒋介石于20日凌晨下令逮捕共产党员、中山舰舰长李之龙,解除中山舰武装,派兵包围省港罢工委员会,收缴工人纠察队的枪械,拘押保卫广州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师党代表中的共产党员等。事件发生后,苏联方面竟然采取了完全妥协的态度。本来,党内一些同志如陈延年、毛泽东、周恩来等,均建议苏联顾问对蒋介石采取强硬态度,剥夺其兵权,开除其党籍。但是,由于中共没有足够的军事力量可以与之抗衡,只得接受了蒋介石这一结果。

 

(左图:担任黄埔军校校长时的蒋介石)

这年5月15日至25日,国民党在广州召开二届二中全会。会上,蒋介石打着协调国共两党关系的幌子,提出了一个《整理党务决议案》,要求中共将加入国民党的党员名单交出;中共党员在高级党部任执行委员时,不得超过各该党部执行委员总数的三分之一;中共党员不得充任国民党中央机关之部长等。《整理党务决议案》获得通过后,原来担任国民党中央各部部长的共产党员只得辞职。在这次全会上,由于汪精卫已离职出国,在蒋介石一手导演下,『八面观音』谭延?任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主席兼国民政府主席,半身不遂的张静江任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执行委员会主席,蒋介石自己则担任了中央组织部长兼军人部长。6月5日,蒋介石又通过国民政府任命,担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7月6日,又担任了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主席。至此,蒋介石正式登上了国民党党权、军权、政权的巅峰。

4、国民革命军正式北伐,蒋介石利用共产党的妥协退让,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蒋记南京『国民政府』粉墨登场

(右图: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在广州誓师北伐)

1926年7月9日,国民革命军正式出师北伐。北伐军兵分三路,分别以两湖、江西、福建为进军目标。北伐军一路攻城略地,进展顺利。至1926年年底,北伐军已占领了两湖、江西、福建,取得了重大胜利。在北伐战争不断胜利的鼓舞下,工农运动尤其是湖南、湖北、江西、河南的农民运动蓬勃开展。1926年11月,北伐军占领南昌。正在此时,南方革命阵营的分裂开始明朗化了,蒋介石逐渐撕下了其两面派伪装,露出其反共真面貌。1927年2月21日,他在南昌发表演说,公开反共,自称『我是中国革命的领袖,所以共产党员有不对的地方,有强横的行动,我有权干涉和制裁的责任及其权力』。3月6日,在他的指使下,驻江西赣州的国民革命军新编第1师诱杀了赣州总工会委员长陈赞贤。3月10日,他亲赴九江,指使青红帮分子捣毁左派占优势的国民党九江市党部和九江总工会。3月23日,他又在安庆指使暴徒捣毁国民党左派领导的省党部、总工会和农民协会。

 

(左图:毛泽东参加汉口特别会议)

那么面对日益反动的蒋介石集团,中共中央的反应和对策又如何呢?1926年12月中旬,中共中央在汉口举行特别会议,其主要议题是解决中共与国民党的关系问题。毛泽东以中央农委书记的身份参加了这次会议。这是在革命关键时候召开的一次会议,本应制定如何防止国民党右转,将革命引向新的高潮的具体政策。可是,以陈独秀为首的中共中央,竟然为国民党右派对工农运动的攻击言论所左右,公然提出要反对所谓『左稚病』。这时,一部分党内同志反对陈独秀的右倾政策,如毛泽东认为应进一步发展农民运动,掌握农村一切权力,适时分配土地;瞿秋白提出无产阶级应注重争夺革命的领导权。但是,这些正确的建议并未为中共中央所采纳。

(右图:412反革命政变)

共产党的妥协退让,坚定了蒋介石叛变革命的决心。1927年3月底,蒋介石到了上海。在得到帝国主义和江浙财团的支持,又得到了李宗仁、白崇禧桂系势力的配合,及流氓头子黄金荣、杜月笙等用青红帮分子解除上海工人武装纠察队武装的保证后,决定在上海『清党』,向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举起屠刀。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突然发动反革命政变,一大批的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惨死在蒋介石的屠刀之下。接着,江苏、浙江、安徽、福建、广东、广西等省也相继『清党』。4月18日,蒋记南京『国民政府』粉墨登场,公开与武汉国民政府对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