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毛泽东(1927年至1937年)(5)

9、黎平会议实现了通道会议提出的“转兵”任务;橘林谈话,商请毛泽东出来指挥;猴场会议坚决执行了黎平会议决定的战略方针,毛泽东重新回到领导岗位已“呼之欲出”

左图:黎平会议旧址

通道会议后,博古、李德等人仍不愿放弃寻机北上,与红二、六军团会合想法。在他们的影响下,中革军委仍然提出了“迅速脱离桂敌,西入贵州,寻求机动以便转入北上”的方针。15日,红军突破贵州敌军的第一道防线,占领了黎平、老锦屏,中革军委于16日又命令红一、九军团准备渡过清水江,然后北上,同二、六军团会合。这一切说明,红军战略转移的方向问题已涉及党中央和红军的生死存亡,有必要迅速召集中央政治局会议加以解决。中央政治局于1934年12月18日在黎平举行会议,讨论长征的战略方向。会议采纳了毛泽东的建议,决定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师和建立湘西根据地的原定计划,改向敌人统治力量比较薄弱的贵州前进,在以遵义为中心的川黔边境建立新根据地。20日,中央红军即按照中革军委命令分两路西进,开始了长征以来具有决定意义的战略转变。

 

(右图:王稼祥)

黎平会议后,中央红军继续西进,准备渡乌江北上。李德对黎平会议否定了自己的意见非常恼怒。在继续前进的路上,李德仍然不甘心放弃他的错误战略方针。洛甫对此深为焦虑。他意识到,让李德继续掌握军事指挥大权,错误指挥就很难避免。他开始考虑变换军事领导人的问题。1934年12月20日,军委纵队到达黄平。在一片茂密的橘林里,张闻天、王稼祥头靠头地躺在各自的担架上。王稼祥问张闻天,红军最后目标,中央定在什么地方?张闻天说,没有确定的目标。这仗这样打起来不行,还是要毛泽东同志出来。毛泽东同志打仗有办法,比我们有办法。王稼祥对毛泽东说:“到了遵义要开会,要把他们‘轰’下来。”王稼祥当天晚上就将张闻天的想法打电话告诉彭德怀,然后又告诉毛泽东。这消息在刘伯承等几位将领中一传,大家都赞成要开个会,让毛泽东出来指挥。

 

(左图:猴场会议旧址)

中央领导人所在的军委纵队到达瓮安猴场后,为落实黎平会议确定的战略方针,克服博古、李德指挥上的错误,确定红军进入黔北地区以后的行动方向,中央政治局于1935年1月1日在猴场举行会议。会议由周恩来主持,李德等人列席会议。会议通过激烈的争论,再次否定李德等人回头东进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错误主张,重申黎平会议决定,作出《关于渡江后新的行动方针的决定》,基本结束了“三人团”对红军的军事指挥权,初步形成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军事指挥中枢,为遵义会议的成功奠定了基础。会议确定:目前最中心的任务是首先建立以遵义为中心的黔北地区根据地,然后向川南发展。为防止“左”倾路线领导人博古、李德在决策指挥中独断专行,中央政治局还决定:“关于作战方针,以及作战时间与地点的选择,军委必须在政治局会议上作报告。”这一规定,使黎平会议决议和猴场会议决定的贯彻执行获得了组织上的保证。

从1932年宁都会议毛泽东被排斥出党和红军的领导岗位后,他的意见就很难对党和红军的重大决策产生影响了。但是,长征改变了这种状况。通道会议接受了毛泽东的意见,黎平会议以中央政治局决议的形式通过毛泽东的意见,猴场会议重申了毛泽东的意见。这表明,让毛泽东重新回到党和红军的领导岗位,“已经提到中国革命的议事日程了。

10、遵义会议召开,批判了博古、李德军事上的错误;改组“三人团”,毛泽东重新回到军事领导岗位

(右图:参加遵义会议人员)

1935年1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也就是遵义会议拉开了帷幕。由于白天中央政治局和中革军委要处理战事的日常事务,因此会议一般都是在晚上召开。参加会议的人员有:中央政治局委员: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朱德、博古(秦邦宪)、陈云。政治局修补委员:王稼祥、邓发、刘少奇、何克全(凯丰)。中央秘书长:邓小平。红军总部和各军团负责人:刘伯承(红军总参谋长)、李富春(红军总政治部代主任)、林彪(红一军团军团长)、聂荣臻(红一军团政委)、彭德怀(红三军团军团长)、杨尚昆(红三军团政委)、李卓然(红五军团政委)。共产国际顾问李德和翻译伍修权。会议中途,彭德怀和李卓然因为前方又发生战斗,提前离开了。红九军团军团长罗炳辉、政委蔡树藩在湄潭一带执行警戒任务,没有参加会议。红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因在党内没有领导职务,也未出席会议。

 

左图:遵义会议旧址

这一次会议的中心议题是:(一)决定和审查黎平会议所决定的暂时以黔北为中心,建立苏区根据地的问题。(二)检阅在反对五次“围剿”中与西征中军事指挥上的经验与教训。会议主要围绕军事问题进行讨论、总结并做出决定,由党中央负责人博古主持。会议首先由博古代表党中央作《关于第五次反“围剿”总结报告》,报告认为失败原因是客观的而不是主观的。随后,周恩来作了关于军事问题的副报告。周恩来的报告提出,失败主要是军事领导上犯了单纯防御路线错误,还作了自我批评;同时对博古、李德在军事指挥上所犯的严重错误,进行了严肃批评和揭露。接着,大会先后讨论这两个报告内容。

 

(右图:遵义会议会场)

首先,由张闻天代表毛泽东和王稼祥在会上作了发言(称为《毛、张、王提纲》)。接着,参加会议的同志先后发言。毛泽东发言的中心内容是中国革命战争中的军事路线和战略问题。他批评了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初期博古、李德在军事指挥上的错误,以及博古在报告中为其错误所作的辩解。他指出,正是在军事上执行了“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主张,才导致了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造成了红军在长征中的重大牺牲。紧接着发言的是王稼祥同志。他旗帜鲜明地支持毛泽东同志的意见,严厉批判了李德和博古在军事上的错误,拥护由毛泽东同志来指挥红军。张闻天和朱德同志接着也表示了明确态度,支持毛泽东同志的意见。周恩来同志在发言中也支持毛泽东同志对左倾军事错误的批判,全力推举毛泽东同志为我党我军的领袖。 李富春、聂荣臻、彭德怀也都表示支持毛泽东同志的意见。但这次会议上,一军团军团长林彪却一言未发。

 

左图:毛泽东恢复军事指挥权

遵义会议从1月15日到17日,一共开了三天。会议最后做出下列决定:1、增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2、指定张闻天起草决议,委托中央政治局常委审查后,发到各党支部中去讨论。3、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再进行适当的分工。4、取消“三人团”,仍由最高军事首长朱德、周恩来为军事指挥者,而周恩来是党内委托的对于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会议结束后,1月18日又立即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会上中央政治局常委进行分工,决定“以毛泽东同志为周恩来同志的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在红军向扎西地区集结过程中,中共中央政治局于2月5日至9日,在扎西境内连续召开会议。根据毛泽东的提议决定由张闻天代替博古,在中央负总的责任。3月4日,中革军委决定,设前敌司令部,委托朱德为前敌司令员,毛泽东为前敌政委。3月11日左右,经毛泽东提议,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成立了三人军事领导小组,全权指挥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