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欧洲史 创始时期和古典时期  公元前750-前336年

   科学和医学

  希腊科学的性质

古典时代的希腊基本没有图书馆和实验室之类的设施,对于科学的探讨与发展基本只局限于人们的对话和观察。基于此,早期的自然科学是和其他学科---哲学、神学、辩术等相交叉,混合发展的。阿里斯托芬的戏剧《云》里有这么一个事例:苏格拉底以自然科学家的身份出现,他的学问混合了很多学科,他精通“空气理论”,把时间全花在对云的评断上。这一时期人们对希腊科学家有了更为严肃的评论,认为他们在自然理论上的进步主要在于因果关系的评定和推理,并且对自然现象的宗教解释持怀疑态度。

自然科学

公元前4世纪,医生们致力于合理解释疾病的起因。亚里士多德的同僚泰奥弗拉斯托斯对植物生长颇有研究,并对植物生长现象作出了一定的解释。他对植物的分类也很有独到之处,提出以植物的器官、性质、生长环境、生长周期来为植物分类。他还根据对植物的观察,对宗教仪式上那些“切根者”和“卖药人”提出质疑,因为这些人把植物碾成粉末,认为这些粉末有神秘的治病作用。尽管泰奥弗拉斯托斯的工作具有一定的实际意义,但他却更专心于观察,对发现的问题给出合理的解释和结论。

数学和几何学

公元前5世纪—公元前4世纪,希腊建筑学突飞猛进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数学和几何学的进步。在数学和几何学方面作出杰出贡献的古希腊数学家是毕达哥拉斯。他对数字和音乐有一种浓厚的兴趣,创造发明的几何学使他流芳百世,至今大名鼎鼎。他对乐理也颇有研究,他的后继者被称之为毕达哥拉斯学派,继承了他的工作。公元前5世纪的科学发展还表现在很多方面,如埃利亚的数学家齐诺提出了有名的“阿基里斯难题”。这道难题意为:跑得快的人永远超不过跑得早的人,他经常用这套理论与人们辩论。从各方面搜集到的证据都较好地反映了当时希腊自然科学争相追赶、蓬勃发展的局面。

医学

与科学家和哲学家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还有希腊的医学从业人员,他们试图通过观察,对疾病的来龙去脉作出合理的解释,当然有时也带有神学的色彩。在《荷马史诗》里也有过对战场上伤口医治处理的描述。公元前5世纪后,被认为是“希波克拉底学派”的医学实验为希腊医学的发展提供了证据。

希腊人或许是从埃及人那里学到了医学,随着时间的推移,希腊人的医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早在公元前6世纪,希腊医生的名声就传遍了整个地中海地区。历史学家希罗多德讲过一个关于波斯国王大流士一世的故事:公元前520年,大流士一世下马时?了脚,造成踝关节脱臼。这位国王马上找来埃及医生医治,可是这些人却总不能迅速治好他的伤。于是,他又召来一位希腊医生—德摩希德斯,他当时是大流士一世朝廷里的奴隶。德摩希德斯妙手回春,很快治好了国王的伤。从此,这位奴隶在宫廷里极爱尊重,名声大振。希腊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位神医,他后来受雇于雅典宫廷。

从医者

公元前5世纪,当医生的人多了起来,最有名的医生是科斯岛的希波克拉底。公元前5世纪后期,希波克拉底的名声已经很响,他既是学问渊博的教师,又是医术高明的医生。“希波克拉底学派”从科学的角度来探询疾病的发生,由此加速了希腊医学的发展。希波克拉底一派的医生们极其强调饮食和锻炼,认为疾病的发生和外部环境的关系十分密切。古代人十分讲究医生的职业道德,对于医术的学习和实习都有严格的规定:刚开始行医的医生得在希波克拉底面前进行宣誓,称之“希波克拉底誓言”,誓词是指导医生们进行医学实践的指南,这成为提倡职业道德的最早起源。

希波克拉底的医术在《神圣的疾病》一书中有着详细的讲述。这部著作批评了对癫痫症起因作出的想当然的解释和迷信的认识。书中强调,这种病不是什么“神授之病”,和所有的病一样,是吃五谷生百病的自然现象,特别说明这种病是可以医治的。作者本人对这种“神授疾病”的解释是脑液的流动出了问题,同时,作者也认为脑液的流动也是影响人类健康的四大因素之一。

公元前5世纪的科学家们对于治学方法着重留意观察事件的发展经过,积极探究原因。作为历史学家的修昔底德对医学也有特殊的兴趣,他对瘟疫的症状和传播感染过程作了详细描述。从他的这些叙述可以推测:公元前5世纪末古希腊,为人治病已经成为一项受人尊重、蕴含丰富知识的专门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