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欧洲史 创始时期和古典时期  公元前750-前336年

   历史

 

历史学的起源  最早的希腊历史学家是米利都的赫卡特修斯,他在爱奥尼亚的造反中影响最大。在其著作中,他以大量坦率热诚的话来阐述自己的历史学观点:“我写下的这些事,对我来说是真的。希腊人的故事许许多多,有些很荒唐,我也如此认为。”

希罗多德的研究  希罗多德的写作年代大概是在公元前440年,他为自己著作取名《历史学》,涉及了事件的调查、询问、研究的整个过程,历史学由此开始。希罗多德继续并延伸扩展了自己在历史学方面的兴趣。旨在校正、更新、超越赫卡特修斯,希罗多德把自己的研究主题定义在波斯帝国的发展和对希腊收缩扩张的方方面面。他以希腊人和非希腊人之间的混战为起点开始叙述事件。调查审视列举了双方由来已久的绑架、勒索事件,希罗多德分析了波斯和希腊城邦战争的起因发展和爱奥尼亚造反事件。希罗多德还对妇女在社会和政治事务中所起的作用进行讨论。他以记事为主述说历史,在古代希腊历史学家中比较独特。

希罗多德的书基本上是对历史事件的叙述,偏重于探求事件起因,对这一系列的跟踪调查的描述,导致他的著作似乎是纠结于细枝末节的讲述,给人以离题的感觉。希罗多德常对这些故事的真实性发表意见,暗示说这些故事重要的不是在于这些事件是否真实,而是在于需要用这些事件来说明解释某种现象。当谈到斯巴达国王克里奥蒙尼自杀时,希罗多德列举了3种原因,每种原因看上去都有因果关系,似乎都有可能是发生的事实。希腊人认为国王是依靠行贿的手段骗取斯巴达王位,因此他的死亡是神对他的惩罚;雅典人则认为这是因为他没有敬拜阿提卡的埃尔修斯神庙的结果;阿戈斯人责备说这是对他在阿戈斯亵渎圣物的报应。可见,各种理念和风俗的记录基本也就成了希罗多德对实际历史事件的记录和解释。

人类学家希罗多德  希罗多德的著作还常常就所叙述的事件发表一些人类学观点,介绍这些事件涉及到的人群的生活习惯和地方风情。在有关历史的书中,他集中讨论了波斯国王王流士对塞西亚游牧部落的征服。这个部落民族的足迹遍及多瑙河东北部至俄罗斯南部,甚至还到过黑海北部。希罗多德在书中对这个部落的人的生活方式和风土人情作了更多的描述。希罗多德还曾描述过一个热爱和平,不戴头巾的民族—阿尔吉皮爱亚人。他描述这些人以采摘树上的果实为生,那些树结的果实如豆般大小,有石头般坚硬的核。并且,这些部落人栖居于树上。希罗多德对这些故事的描述为另一个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探求提供了基础。

修昔底德  修昔底德是一位雅典将军,公元前424年出逃在外,从那以后他开始搜集伯罗奔尼撒战争的材料进行研究,留下了一部没有完成的著作。他对伯罗奔尼撒战争只描述到公元前410年。修昔底德的历史学研究倾向于“循环论”,认为人类由于不善于接受经验教训,以至于老是重复地犯错误。

据说修昔底德读希罗多德的历史著述时感动得痛哭流涕。究竟是因为欢乐还是悲伤,后人不得而知,但是希罗多德对他的巨大影响却是清楚可见的。修昔底德保留了希罗多德著作的主题—探究权力的建立和毁灭—和希罗多德不一样的是,他把涉及女人的事都从他的书里剔除了。最令人心动的区别在于修昔底德不想让历史学留有宗教和神仙鬼怪的痕迹,热衷于以人性的政治信仰或者政治特点来解释说明人类的行动和事件进程,并寻找挖掘更多的事件起因,但是修昔底德的这种认识使他忽视了礼拜仪式对人的精神起到的推动作用。

著作内容  修昔底德的历史学研究开始于希腊早期历史,引导读者认识夺取海上霸权的重要,海上实力关系到公元前5世纪希腊帝国的安危。作者在书的序言里把政治和战争结合在一起,随后继续发挥,从两条线分析论证了影响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各种因素。

    修昔底德对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论述更多地涉及军事。这些讲述分别进行却又首尾相连。他把公元前415-前413年损失惨重的西西里西征自成一节单独讲述,虽然没有联系其他历史事件,却同样强调文章的主题---海战的重要、人性的贪婪、扩张和教训。修昔底德作品的重心非常严肃,集中反映了一个主题---战争。他以有文可查的事实为证据,集中焦点于事件的因果关系,所选用的说明事例与将要认证的主题密切相关,很多事例为后来的历史学家所引用,波利比奥斯也引用过这些事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