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欧洲史 希腊化时期

   希腊文明

 

技术   大希腊化扩张出现的新问题激发了新的解决思路。以亚历山大为例,这位国王致力于开沟挖渠,引流灌溉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的农田,防止河道淤塞。当时灌溉十分普遍,农业设备的改革创新,有了重大突破。

公元前3世纪的发明家、数学家阿基米德发明的螺旋泵运用灵活简便,方便了农田水利灌溉,还被用于橄榄油和葡萄汁的提取。生产的发展使各个城市的新产品多种多样,新的生产方式和技艺也是五花八门,各有不同。大多数的希腊城邦最重要的进口商品和互换商品仍集中于食品方面。

雕刻   社会环境的变化并不影响希腊文化的发展。建筑雕刻艺人们的足迹走遍希腊,很难说得清楚城邦之间的建筑和雕刻品究竟有多少明显区别。从亚历山大要求工匠们制作逼真,不得自作主张制作他的半身像开始,雕刻艺术的发展似乎就脱离了早期的随心所欲,变得风格逐渐一致起来,到后来发展成为一种较为个性化的雕刻风格。亚历山大的继承者们继承了亚历山大的自吹自擂,要求工匠们从各个方面展现他们的性格,反映他们的神威无比。这个时期的雕刻艺术反映了社会现实,各种雕刻艺术都有代表人物,显得个性张扬。同时,也出现了反映普通小人物的陶瓷制品。

著名的公元前2世纪帕加马大祭坛的门栋石雕是这一时期雕刻的例外。在这些石雕图案里,人们看到的是巨人和天神之战,这正是公元前5世纪帕台农神庙的墙面石雕最通用的主题。不过,帕加马石雕却超越了以精雕细刻注意细微部位见长的古典雕刻,把人物的细节特征、复杂多变的面部表情、飞禽走兽、树木花草刻画得栩栩如生,各种故事情节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些雕刻表现了古代艺术家们的精湛技巧和高超的鉴赏力。

宗教   希腊化时期,在各种宗教仪式中,也可以表现文化的扩张性和多样性,说明这一时期地中海地区各种宗教相互渗透相互融合。埃及的宗教呈现出明显的希腊化风格,托勒密一世曾要求埃及教士和雅典僧侣以亚历山大大帝为模式塑造发明一种埃及特有的新神,于是就出现了名叫“赛拉皮斯”的神。当时的作家们认为其实这就是从希腊神话中的酒神狄俄尼索斯、冥神普路托、天神宙斯及诸路神灵身上各取其一而成。

在希腊本地,各地神仙也是相互交换并融合,谁也无法说清楚源自何方。开天辟地的埃及创造女神伊希斯左看右看和希腊女神似乎并无太大区别。公元前4世纪末期,雅典掀起了保护本地神仙的热潮,重建了当地的许多神庙,对宙斯庙和各式雅典娜女神庙进行过重建或者翻新改造。

诗歌   其他学科随着创新而复苏。荷马史诗《伊利亚特》激起诗人狄奥克里托斯的灵感,从抒情诗里汲取营养,创造出一种新的诗歌流派—田园诗,以诗歌形式用多利亚方言写出自己的乡村生活体会。公元前270年,一位在王宫工作的锡拉库扎人写诗为国王歌功颂德。他写的《田园诗十七首》把托勒密王国描述成天下芸芸众生向往的圣地,又以同样的方式把宙斯吹捧成诸神老大。

图书馆  希腊的第一本书可能出现于创始期,写在兽皮或者木片上。公元前5世纪末,纸莎草从埃及传入希腊。公元前2世纪,帕加马的造纸业尤为发达,希腊人已经可以造羊皮纸。一般认为从希腊时期起,人们开始把一些大型建筑改成图书馆使用。在这一时期,亚历山大城和帕加马城建起了两座大型图书馆,这些图书馆与雅典图书馆一样,都处于十分重要的位置。托勒密王朝建立并资助了图书馆的建立,公元前2世纪,亚历山大城图书馆已经拥有70万册的藏书。这一时期,人们对古典文化的保护已经十分重视,托勒密三世曾经从雅典图书馆押重金借走了一部悲剧手稿,最终宁愿认赔也不想归还。

哲学  这段时期的哲学蓬勃发展,不过和图书馆联系不大。这一时期出现了一个哲学流派---“犬儒学派”,它的奠基人是第欧根尼,但是他的信徒却是一伙恬不知耻耍赖有名的人。第欧根尼认为诚实不应该只是想想而已,更主要的是付诸行动。他尽可能地生活简朴,远离财富。他始终住在一只大木桶里,以乞讨为生,以说话和行动的自由不羁而名闻天下。第欧根尼一生没有娶妻,见了女人就退避三舍。

被称为斯多葛派的法学家和犬儒学派的学术观点相差不多,也属于随心所欲,自由而为。斯多葛派创始人芝诺和犬儒学派一样,认为人是不可教的,天性难改。斯多葛派感兴趣的是逻辑推理、物理学和伦理学。他们认为道德就是幸福,除了美德,一切都不足挂齿,主张抑制情感,修身养性。有些斯多葛派的学者如埃皮克提图说话作文辛辣刻薄,经常用尖刻的批评对听众进行道德训示。

希腊文化在罗马  古希腊的历史和文化发展不因罗马的征服而结束。如今的观光者可以在任何一座希腊城市里看到罗马时期的大量遗址,如阿戈斯的可容纳2万人的大剧院、雅典的风塔。有钱的罗马人对这些建筑的保护修建往往是慷慨解囊,希腊的经济发展和罗马紧密相关。

    希腊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不一,人口呈现从孤岛乡村向大乡镇大城市流动的趋势。虽说罗马通过马其顿总督控制希腊,希腊其实仍是以自己的传统方式治理着国家事务。在希腊,雅典仍是希腊文明的中心,哲学家自由辩争的天堂,政治浓们在这里接受各种思想的洗礼,学得雄辩口才。古罗马政治家西塞罗就是在这里学习哲学,也是在这里被流放,对罗马权力的滥用深有体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