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欧洲史 罗马共和国

  早期共和国和等级斗争

 

结束独裁  塔克文的任意妄为渐渐让贵族们自生反感,他们煽动平民造反,但罗马平民并不认为自己被贵族煽动,而将其解释成是为贞妇卢克利希亚鸣冤叫屈。卢克利希亚是罗马有名的贵妇,她的丈夫柯拉丁是国王的亲戚。一天夜晚,趁着国王和所有的贵族都在外征战,国王的儿子塞克斯塔斯悄悄地来到了罗马附近科拉提亚的卢克希亚家,强奸了这位贵妇。卢克利希亚请来自己的父亲,并唤回了丈夫要他们发誓为自己复仇。父亲和丈夫的安慰没有平息卢克利希亚的愤怒,她认为自己的名声受到了侮辱,自杀身亡。

柯拉丁找到国王人侄子布鲁图商议,布鲁图与国王有杀父之仇,一直以来装疯卖傻,等待机会复仇雪恨。柯拉丁和他一拍即合,两人开始招兵买马准备进军罗马。卢克利希亚的忠贞感动了罗马民众,民众早就痛恨“高傲者塔克文”的横行霸道,人们纷纷响应,加入布鲁图的队伍。当“高傲者塔克文”回到罗马时,发现城门紧闭,守城士兵对他怒目冷对。塔克文的统治被推翻后,罗马城选出了两位执政官—布鲁图和柯拉丁。据说这次事件发生于公元前509年,人们习惯上认为共和国就成立于这段时期。

早期共和国  罗马早期的贵族统治倾向于新式的共和制度。公元前509年罗马与迦太基订立协约,确定罗马在拉丁的领主地位。不过,好战的罗马人在数十年里一面反复地对拉丁人发动战争。据传说,罗马人得到了双子星神祗卡斯特和波吕丢刻斯兄弟的帮助,在战场上大获全胜。公元前493年,罗马人和拉丁人重新签署协议,规定双方地位完全平等,允许双方人民实行贸易往来和相互通婚,还可以进行移民搬迁。这两个民族至少保持了长达一个世纪之久的和平局面。这期间,罗马周围的山地人对罗马步步蚕食,夺走了不少罗马的土地。罗马很快把拉丁土地的一半丢给了沃尔西人,并且不断受到北方萨宾人和东边高原部落埃奎人的袭击,就连罗马内部也时常会出现混乱。与此同时,北方距离罗马不过16公里的维伊城,一直与罗马处于混战状态。

公元前5世纪刚过去二十多年,罗马与国外的贸易基本陷入停滞状态。大约有75年的时间,罗马没有再建造任何大型建筑,神庙香火清淡,艺术品的数量和质量大幅度下降。事实上,原因不应全归咎于政治因素,因为同样的现象也出现在埃特鲁斯坎各城、拉丁姆和意大利南部地区。但是周围山地部落对罗马的袭击,反映出当时汹涌澎湃的移民潮对整个意大利的局势造成了灾难性的动荡不安局面。

“等级斗争”  在这些阴云密布的年代里,罗马的贵族统治阶层身处两派夹缝中,一边是罗穆卢斯第一届元老院的100位元老后裔所组成的贵族少数派,另一边则是大多数的平民派。贵族少数派控制着各种宗教机构和和各种政治权力。共和国建立伊始,平民们还可以决定执政官入选。到公元前480年,这一权力就完全被贵族们垄断。公元前450年,第一部罗马法典《第二铜表法》公布,其实质是维护贵族奴隶主的私有财产,其中一条法规就是禁止平民和贵族通婚。

公元前494年,罗马面临外敌侵袭的紧张局势,平民们以拒绝为罗马参战来反对这些不平等的法规。他们从城外驻防的山岗上撤退到原来的大本营,直到贵族妥协让步,满足了他们的要求后才重新回到阵地。在罗马法规里,只有很少一部分对平民有利,其中有一条是选出能够代表民意的护民官。护民官最初是两人,后来增加到10人,任期为一年。从某些方面来看,护民官具有一定的权力,以保护平民不受贵族官员的侵犯。直到公元前367年,经过不懈的抗争,平民终于重新获得参与选举执政官的权力,从那以后,一些对平民有利的法案得到通过。公元前287年,平民会议法规开始实施。

平民大会的护民官们尽管能传达处于城市底层民众的呼吁和声音,可是,在动荡不安的公元前5世纪,农民和工匠们的生活并不好过。政治上的让步没有让平民们有所得益,不过有证据表明,在公元前367年,通过了明确的免除债务的法律,农民们得到土地的权利有了保障。最重要的是,公元前326年债务奴役制的废除,使罗马公民不再因为欠债而无奈卖身为奴,划清了自由民和奴隶的界限。这条法规反映了公元前4世纪罗马穷人的悲惨状况,也明确无误地让他们明白了只要大胆地喊出自己的心声,就有可能得到回应。为了解决土地问题,罗马人除了选择向外扩张,似乎没有别的出路。罗马的统治者把目光转向整个意大利,开始思考怎么样建立新的殖民地。

罗马民主吗?  在罗马,只有男性自由民才有选举权,而且还得不到平等对待。在部落大会上选出下级行政长官,每个部落有一个席位,共有15个乡村部落,留给城市居民4个席位,由此带来的结果是事情的发展往往有利于比较保守的乡村部落。执政官和高级行政长官由森都里亚会议选出:森都里亚会议即公民大会,由100人组成,五个等级的选民们分成各个“选举分”。最有钱的阶层最有特权,选举一旦得到多数人赞同即行结束,最下层选民投票往往起不了任何作用。2世纪后期采取了秘密投票方式(把被选举人的名字写在铜板上),普通公民的投票意愿似乎能得以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