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欧洲史

   绪论(2)

 

革命时代

欧洲活力论并不只局限于殖民地扩张。文艺复兴激发了新思想运动,领导了对权威的挑战。启蒙运动发出了对专制政府的质疑,成为贯穿于整个18世纪的对统治者抗争的信号。美国革命的成功对欧洲有着巨大的影响,为欧洲即将到来的革命时代做好准备。

民主权力的理念产生了1789年的法国革命。法国革命的结果却把欧洲推进了战争年代,差不多60多年的革命动乱。法国军队把自由、平等、博爱的思想理念带向整个欧洲,拿破仑的成功似乎一开始就预报着对人民统治的花样翻新。然而,拿破仑战争最终却是被法国革命激发的反叛力量所结束。保守政治权力重新建立,却不可能再阻止自由解放运动蓬勃发展。同时,工业化进程催生了极大的社会动乱。促使工人们开展最初的社会主义运动,挑战现存秩序。在英国,强烈的自由主义思想推动了议会的改革进程;在法国,自由使死灰复燃的君主制崩溃垮台。其他地方,旧秩序在苟延残喘,却更加面目狰狞,改革的星火在俄国一闪即逝。只有梅特涅够得上圆滑,继续维持着中欧和东欧的现状。

某些国家的状况是不可否认的。1870年,意大利摆脱了原有的分散状态,获得统一。1872年,普鲁士领头,统一的德意志帝国浮出水面。19世纪后期,欧洲的国家体系已经是由组织良好的单一民族国家构成。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国家能够得到安定。在欧洲南部和东部地区,专制政府横行,人民只能忍气吞声。俄国的保守反动势力,只是在表面上做着经济改革的文章,但骨子里依然是专制政府的统治。在奥匈帝国,民族主义意识的强化导致了整个国家的分裂。20世纪初期,俄国和奥匈帝国,这两大欧洲强国面临着严重的国内危机。

欧洲不再是可以称雄世界的强国集合体。工业革命中涌现出的新技术使欧洲成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大陆,欧洲人洋洋得意,肆意瓜分非洲和亚洲的大部分地区,并使整个太平洋成为自己的附属国或保护地。欧洲人的狂妄自大和不可一世,终于引起了世界其他国家人民的强烈反感。

20世纪初期,一镒粉碎性打击横扫欧洲。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使1000万士兵丢失生命,四分之三的欧洲国家在这场战争中深爱磨难。奥匈帝国瓦解,俄国革命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共产党政府。欧洲经济因为失业和海外市场的损失而一蹶不振,美国以世界强国的姿态崛起于大西洋岸边。致力于欧洲奋起的努力因大萧条而破灭。希特勒和纳粹的出现使整个世界再次陷入深渊,驱赶着欧洲进入真正的全面战争。

第二次世界大战留下的是分裂的欧洲。为战胜希特勒建立起来的联盟解散,在德国,东西双方怒目相对。美国不愿意共产主义在西欧获得更多的优惠,而前苏联却决定紧握大旗,保持自己独特的政治制度。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40多年里,欧洲被铁幕一分为二,成为截然不同的两大阵营。曾经主宰世界的两个欧洲超级大国被呼来唤去。欧洲成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一部分,东欧则组织了以前苏联共产党为领导的军事联盟—华沙公约组织,对抗西方已经成立的北约。

向统一的欧洲前进

欧洲再也不能承受苦难,悲剧再也不能重新上演。两次世界大战给人们带来无限的思索,欧洲各国政府深刻反思寻找对策。1958年成立的共同市场是法国、意大利、西德、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等国为寻求共同发展、增强实力而联合组建的经济同盟。1973年,丹麦、爱尔兰和英国相继加入,紧跟着希腊、西班牙、葡萄牙和瑞典也加入进来,以寻求共同发展。富裕的欧洲和美国、日本分享了“第一世界”的贸易和文化。

东欧人看到了和西欧对立的最终结果。20世纪80年代,戈尔巴乔夫对前苏联进行的改革最终导致苏联的解体,东欧卫星国有了决定自己命运的机会。于是,东欧集团瓦解。东、西德统一,前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纷纷独立,成立了自己的国家。仍是核大国的俄罗斯,经过痛苦的选择,结束了共产党的统治。当欧洲以欧盟的形式更紧密地联合起来时,许多仍保持自身民族意识的欧洲国家依然动荡不安,如巴尔干半岛中前南斯拉夫的种族暴力。

欧洲文化越来越呈现出国际化的趋势。欧洲文明重新焕发活力,使欧洲成为“全球村”,站在世界文化的十字路口。五彩缤纷的世界文化使欧洲变得越来越绚丽多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