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欧洲史 罗马共和国

   罗马和意大利的政治与不满

 

腐败和竞争

罗马帝国获得的财富是巨大的。强迫西方各个省份交纳的税收非常巨大,还有战争赔款、成千上万的奴隶和大量的战利品。公元前146年从迦太基得到的战利品足以支持修建规模浩大的水利建设—引水渡槽,这是共和国耗资最巨大的建设工程。

然而,大部分财富被上层统治集团攫入囊中。当时的罗马社会,合法攫取非法钱财手段丰富多样,因为只有财富才能证明荣誉和特权。在各省的总督和他们的办事人员中,贪污成风,贿赂盛行。

上层人士们相互攀比展示财富、炫耀赢来的政治好处。他们也大兴土木,修建公共设施,建设自然景观,在生活上追求奢侈。保守的元老们见不得这种张扬,试图通过法律抑制奢侈的私人娱乐和豪华衣饰。他们也通过调控公共管理部门来缩小贫富差异,不准官官相护,部门串通,并对执政官任期实行调控。

罗马的生意人多来自特权市民阶层,他们在罗马的市政建设、工业建设和各省税收的运作中大显身手,但是却和元老院的关系日趋紧张,这些生意人愤愤不平于法庭对他们的排斥,因为只有元老才有资格参与审判。

土地危机

上层人士的不满,是不能与日益高涨的下层阶级的仇恨相提并论的,特别是军队士兵有苦难说,憋着一肚子的火,乡村农民们也怨声载道。罗马从连年征战中得到了新的领土,而罗马士兵却长年征战在外,驻守边疆,与家人天各一方,致使农田荒芜,不得不卖掉。公元前2世纪,一部分富人拥有的田地已经远远超过了法律允许的范围。曾经拥有土地的农民得而复失,有了走投无路的感觉。

不仅是罗马人民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为罗马打过仗的意大利人也失去了他们的土地,成了罗马的臣民下属,不再是并肩作战的盟友。意大利人的日子也不好过,遭受到罗马的抢劫、迫害、干扰似乎都成了理所当然。被压迫阶级向护民官寻求帮助,这一时期的护民官的权力明显增大。

提比略 格拉古斯

阿非科拉乌斯的孙子—格拉古斯在公元前133年被选为护民官。他打算立法迫使大地主放弃超过法律限制的公共土地。把这部分土地分给穷人,减轻乡村人的贫困。在他的演讲里,提比略称他将为那些“为了他人幸福而战,牺牲的人”谋利。

提比略的方案遭到了许多元老院议员的激烈反对,力劝另外一名护民官否决制止这个提案。提比略干脆把这位护民官赶出了办公室。他成功地把自己的建议告诉了民众,建立起土地委员会开始重新分配公有土地。同年,帕加马的阿塔鲁斯国王把他在亚洲的国土和他的财产留赠给了罗马。提比略提出把这片新获得的土地分给人民,为殖民者提供物质支持。他的对手们恼羞成怒,到处散布反对他的谣言,想把他赶走,但他们的阴谋失败了。在第二年选举护民官的公民大会上,元老们挑动暴徒打死提比略,并把他的尸体丢进了台伯河,他的300多名支持者也死于非命。

盖尤斯 格拉古斯

公元前123年,在提比略遇难10年后,他的弟弟盖尤斯当选为护民官。盖尤斯发誓继续改革。在通过法令进一步实行土地改革,分配土地,建立新殖民地,资助粮食,限制军务,在骑士阶层中任命法官,严惩贪污受贿的罗马官员。他还提出给拉丁人罗马公民的资格,给意大利人选举权,不过罗马贵族受贿的罗马官员。他还提出给拉丁人罗马公民的资格,给意大利人选举权,不过罗马贵族执意要保护自己的特权,盖尤斯的这些提议没有一项被通过。像当年反对他的哥哥一样,元老议员们恨不得置盖尤斯于死地而后快,政治上的分歧往往以暴力结束。公元前122年,盖尤斯被元老院派来的暴徒追杀,受伤后的他,命人将自己杀死在罗马城外。

马略的军队

    公元前2世纪,最受人爱戴的政治家马略开始进行新改革。公元前107年,他公开谴责上层统治集团的奢侈腐败,并以传统募兵的方式召集军队,打败了北非努米底亚古国朱古达国王,第一次当选执政官。战争结束后,他把他的士兵,那些罗马人和意大利人安置在了殖民地。因此赢得了民众的支持,建立起一支对他忠心耿耿的军队,士兵们发誓为他而战,却绝非是为国尽忠。公元前104年,日耳曼人前来进攻时,罗马人又一次选他做了执政官。5年后,他成功地抗击了日耳曼人的进攻,第三次当选为执政官,在罗马共和国的历史上,他的连任是史无前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