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欧洲史 罗马共和国

   庞培、恺撒时代和内战

 

意大利人对罗马人的背信弃义愤愤不平,他们曾经在那么多的场合下为罗马人救急解难,罗马人却对他们的要求置若罔闻。他们得到的土地,比想象中少得多。在意大利的一些殖民地,移民们惹出的麻烦更是层出不穷,整个意大利的土地改革其实名存实亡。意大利人似乎一致同意脱离罗马人的统治。他们准备以意大利联邦同盟的形式替代当前的统治。公元前91年,意大利各“同盟者”城市和罗马人的战争爆发了,战争迅速蔓延至整个意大利中部、南部。这次战争是数百年来第一次矛头直指罗马。

强力将军和市民军队

公元前88-前84年,黑海本部国国王米特拉替侵犯亚洲的罗马领土。这位入侵者在许多罗马属地受到了欢迎,人们把他当成解放者而不是侵略者。罗马官员的敲诈勒索和罗马沉重的苛捐杂税,还有对地方事务的横加干涉,早就使这里的人民不堪忍受。在罗马,人们希望能授权让马略领导抗击米特拉替,但是大多数元老们却希望让努米底亚的苏拉来领兵打仗。在苏拉领兵抗击米特拉替时,马略重新回到罗马,并第七次当选执政这。但是,他还来不及清除对手,大祸就已经临头。

苏拉最终和米特拉替达成和平协议,回军罗马。公元前81年,他控制了罗马,并恢复到以前的个人独裁专制。作为唯一的统治者,苏拉重新任命了地方行政长官,剥夺了护民官的权力。苏拉杀了90多名元老院对手后,把这些人的名字公布在驱逐名单上。公元前79年,在退休之前,苏拉把士兵们全部安置到了殖民地。

公元前70年,伟大的庞培在第一次任执政官时期,恢复了护民官的权力。因为他也曾经被推选为护民官却从来没有履行职责。由于元老院内部争斗,庞培只得先屈尊去清剿威胁城市粮食供给的海盗。负责这项工作一直干了3年。后来的公元前1世纪60年代后期,庞培又把时间用在了对米特拉替的东方征战上,再后来几年他又替罗马兼并土地、寻找城市、扩大疆域。他对共和国的汗马功劳却让有些人有了散布谣言的根据,怀疑他想自立为王。富甲天下的贵族恺撒也赢得了人民的尊敬,他对贵族官僚们的花天酒地、拉帮结派和行贿受贿非常反感。公元前59年,他当选为执政官,立即开始进军高卢,在他历经10年的漫长征战中,有100多万高卢人丧失了生命,数百万高卢人沦为奴隶,高卢最终归并罗马。

债务、饥饿和暴力

在这几十年里,罗马遇到了巨大的麻烦。西班牙的造反未平,东方反抗的战旗又高高举起。公元前73年,伟大的色雷斯角斗士斯巴达克思在意大利南部揭竿而起,起义很快就从角斗士学校发展蔓延,形成一股狂潮,参加起义的不仅有角斗士和奴隶,还有许多穷苦的自由人也加入了起义队伍。罗马人用了整整两年时间才扑灭这次规模浩大的奴隶起义。

更多的罗马人在对意大利的连年征战中失去了土地,欠下的债务越滚越大,如沉重的包袱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暴力、造反和政治谋杀简直成了家常便饭。这时两位贵族官员的出现对于愤愤不平的罗马来说几乎可比作两道耀眼的光芒,令罗马人的眼前一亮。

公元前63年,卡提纳鼓动重新分配土地,解除债务。结果被持温和态度的执政官西塞罗指责有煽动嫌疑,阴谋鼓动造反。西塞罗劝说元老院对那些怀疑为阴谋分子的人执行死刑,卡提纳率领起义队伍与前来镇压的军队抗争,最后死在了战场上。穷人们转而支持西塞罗的另一个政敌—普舍尔,他是一位与庞培和恺撒都有来往的自由思想家。为了当选公元前58年的护民官,克洛第乌斯让自己成了一家平民的养子,坐上官位的克洛第乌斯立法为贫民们提供免费谷物。

最后的对抗

公元前52年,克洛第乌斯在争吵中被对手杀死。同年,共和国又一次面临分裂,庞培被任命为唯一执政官。庞培和恺撒一直是对手,尽管面和心不和地明争暗斗,但双方都竭力维持表面上的和平。两人都竭力讨好元老院,希望借助元老院争取民众,作出有利于自己的外交决定,从征战中得到丰厚的财富。可是,当恺撒从高卢征战归来,希望第二次成为执政官时,庞培却和元老院合作,使恺撒的如意算盘落了空。较量是不可避免的人,两人都宣布自己是为共和国而战—反对暴政。

公元前49年,恺撒和他的军队越过了作为自己属地界限的卢比孔河,进军罗马。内战从罗马打遍地中海,庞培领导的“共和国”军和恺撒对阵。公元前48年,庞培在希腊战败,逃到埃及后被杀,他在非洲和西班牙的支持者们也一一落网。

公元前46年,恺撒最终成了罗马的领事和独裁者。他改革元老院和行政职位,为解甲归田的士兵和城市贫民建立殖民地,这些举措使人们对他敬仰如神。公元前44年,作为领事,恺撒宣布自己为终身独裁者。这一步迈得太远,使许多暂时还不打算和他争权夺势的人坐立不安,在3月15日的元老会上,恺撒被杀。对意大利人和罗马农民的抱怨置若罔闻的元老院突然发现自己成了众矢之的。罗马各省人民发起起义,威胁着罗马帝国。奴隶造反使罗马贵族的统治摇摇欲坠;失业和饥饿使城区穷苦人也加入了造反的行列。共和国最后数十年是有枪就是草头王的英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