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欧洲史 罗马共和国

   共和国文化

 

运动和节日

罗马运动会往往在宗教节日举行,由国家和地方长官共同出资举办。最常进行的战车赛跑可追溯至王政时期,最有名的赛车场是可容纳15万观众罗马大竞技场。参加比赛的各路人马以颜色区分,分别为白色、红色、蓝色和绿色。12辆参赛车辆将绕场跑7圈后决定胜负。后来的庆祝会上又增加了滑稽剧表演和舞蹈表演,再后来又有了戏剧表演。文学戏剧常常是根据历史事件和史诗改编而成。罗马扩张时代,希腊的文学戏剧在罗马得到了普及和发展。

希腊文化征服罗马

“希腊人成了罗马的俘虏,希腊文化俘虏了罗马人”。罗马人本来对希腊文化就不陌生,征服地中海的过程中,希腊文化深度就吸引了拼杀天下的武士们。罗马统帅们在学习希腊文的同时,也学会了欣赏希腊艺术和生活方式,他们常把希腊艺人---画师、雕刻匠和铜匠当成战利品带回罗马。

首批到达罗马的诗人和剧作家们用拉丁文写出了希腊史诗式的罗马历史,把一些罗马英雄写进自己的作品中,并把希腊戏剧搬上了罗马舞台。公元前2世纪,拉丁文作家普洛塔斯和特伦斯运用希腊喜剧形式表现了罗马的宗教喜庆节日和葬礼仪式。至今,他们的作品保存得比较完好。在他们的剧本里,生活变得本末倒置,乱七八糟,如圣洁坚贞的妓女,尽给主人找来麻烦的机灵的奴隶,有些细节显得非常“浪漫”。人们内心潜伏着不安,特别是奴隶和妇女,他们并不甘心受压制和迫害,反抗的火花总是在他们内心里闪烁,但是这些只表现在舞台上。罗马人对此似乎还无所认识。

这些戏剧通常是在剧院或者神庙里表演的,罗马的上层集团竞相建造希腊式的神庙和公共建筑,用希腊艺术品装饰他们的乡村别墅,必要的话,他们甚至会全盘模仿。这股相互攀比,修建希腊式建筑的风气在公元前55年达到顶峰。这时,庞培在马尔斯原野建造了罗马第一座永久性石料剧院。

希腊人在罗马

罗马人大兴土木不仅使身为工匠的希腊人开始大规模地来到罗马,医生和艺术家也纷至沓来,避难者、奴隶、战犯等各式人群都来到罗马寻找乐土。公元前167年,历史学家波利比奥斯作为人质来到罗马。他用希腊文写出了40卷历史著作,记录了罗马的崛起及称雄地中海的过程。公元前155年,希腊哲学家们组团来到罗马,他们中有斯多葛派、怀疑论者、雅典的逍遥学者。怀疑论者卡尔内德斯在讲演中极具煽动,以人们最关心的正义和公平为话题,循循善诱地展开争论,而第二天又对同一话题说了一大堆相反的意见,同样令人信服。罗马政治的伟大人物加图首先嗅出了希腊人带来的不安,他对这些哲学家们十分反感,认为他们的摇舌鼓唇对罗马构成威胁,是危险分子,要求尽快将其逐出罗马。

历史学家和演说家们常常认为希腊化是共和国征服东方时引来的麻烦,罗马军队的腐败也是缘于东方的奢华,更有人认为是上层人士对突如其来的暴富无所适从。不过希腊文化也没有完全占上风,人们骨子里还是忘不了古老的罗马文化。和希腊文化一样,罗马戏剧也有着强烈针砭时弊、借古讽今的特点,拉丁文的作者们对自己国土上发生的事情撰写了许多文章,农业、法律、历史、哲学等方面的知识都是罗马文人十分关心的问题。加图本人就写过有关于农业的论文,他还用拉丁文写了第一本历史学著作,研究意大利社会的起源。

拉丁诗人们的文章常常以希腊风格和技巧来描述罗马的事情。共和国最后10多年里,出现的“希腊式”诗人就是用希腊方式和技巧创作,描述了罗马年轻人的日常生活和对爱情的领悟。这些作品既丰采多姿,又不落俗套,格外受到欢迎。他们的诗歌没有对严峻的现实视而不见,战争残酷和政治的腐败没落常常出现在诗人们的作品里,如今的人们仍能从中了解当时社会的男女风流韵事及人们对爱情、友谊的态度和对知识的追求。罗马诗人中最有名的是卡图卢斯,他以写政治评论和史诗式诗歌见长,他在许多诗里以神秘的勒斯波斯女神的身份对自己不如意的爱情生活长吁短叹。谣传诗人笔下的这位女神其实就是克罗迪亚的假名,克罗迪亚是护民官普布利乌斯臭名昭著的风流妹妹。

角斗士拼斗

公元前3世纪,罗马广场经常举行角斗士的血腥搏杀的表演。表演这种拼杀的角斗士来自战俘、重刑犯和职业杀手,他们相互搏斗,直至死亡。观众决定着败者的命运,有时,观众往往会救败者一命,但角斗士们却是注定要让自己的死换他人一笑。共和国时期,葬礼仪式上也少不了角斗士的身影。角斗士大多是身强力壮,他们从奴隶和俘虏中被选出来,卖到角斗士学校接受训练。每逢节日,罗马都要举行角斗赛。角斗士角斗有两种形式,人与人或者人与兽。他们以短剑、匕首、三叉戟、渔网和盾牌为武器,利用灵活的步伐和非凡的技能,为自己赢得生存的机会。

野兽相搏也是公众喜爱的娱乐之一,罗马从天下各自搜罗来各种野兽,如狮子、豹、鳄鱼、象,野兽相搏既可以是兽与兽斗,也可以是兽与人斗,往往是不幸的重刑犯充当野兽的对手。罗马人在这些搏斗里看到了他们海外扩张的硕果,这些野兽正是罗马的将军们征战抢来的战利品,他们从异国他乡带回的奇人怪兽向罗马人展示赫赫战功。与角斗士相搏的猛兽,一般在赛前都会被饿上几天,为的是使它们在比赛中更加凶猛地扑上去撕咬。奴隶主欣赏的就是这种流血地残杀场面和角斗士临死前痛苦地挣扎,以此来满足他们寻欢作乐的欲望。

为了庆祝新剧院的落成,古罗马曾经举行过一次盛大的角斗表演,表演整整持续了100天,上千只猛兽惊天动地的吼叫,震撼了椭圆形的斗兽场。场地中央,角斗士们手持短剑盾牌,与野兽展开殊死的搏斗。100天的表演中,2000名无辜的角斗士丢了性命。角斗表演在罗马持续了数百年,它成为罗马帝国强大军事力量的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