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欧洲史 早期希腊 公元前2500---前750年

   希腊的形成

 

古希腊人对于群体的认识有着相当的高度。他们对群体利益的关心表现在很多关于迁居移民的传说里---即使一些部落分裂出去,大家的感情仍是紧紧相连,这种情感的发展始于奥林匹克竞技会

希腊最早的国家形式是城邦。古典时代和古希腊文化时期,各个城邦一旦面临威胁都会向认为与自己同一种族群体的城邦请求援助。大迈锡尼时代末期的一系列传说里,各城邦的相互援助似乎已经成为希腊人应对形势变化的手段。在希腊传说里有一个多利亚人部落迁移到伯罗奔尼撒半岛的故事。人们相信,多利亚人入侵就是迈锡尼文明崩溃的原因,或者说这就是希腊的起源。由于缺少考古学方面的语据,近年来,历史学家们对这种说法表示怀疑。考古学分析发现:公元前11世纪时的希腊有过相当一段时期的动荡不安,这与雅典人口的大量转移有关。

多利亚人入侵

传说中,公元前11世纪,多利亚人因为对大力神赫拉克勒斯和他的儿子们的喜爱和崇拜,慕名来到希腊。根据这个故事,就有了“赫拉克勒斯归来”的说法---赫拉克勒斯的后人们返回伯罗奔尼撒半岛。赫拉克勒斯的大儿子---赫莱尔斯打算领着弟兄们回到伯罗奔尼撒半岛,可是由于他的逝世使这个计划暂时搁浅,从此之后他们就居住在希腊中部地区,直到特尔斐神谕告诫他们应该回到祖先故土。于是,他们很快就开始南迁到了伯罗奔尼撒半岛。公元前5世纪的历史学家修昔底德解读了这个传说,把它解释为多利亚人占据伯罗奔尼撒的这段历史,由此可见这个故事确实有几分真实。

公元前11世纪初期,来自北方塞萨利的多利亚人入侵,占据了人口稀少的阿尔哥里德。多利亚人的入侵一直扩展到伯罗奔尼撒的大部分地区,远至克里特岛和小亚细亚的西南角,包括赫里卡尔阿斯。迈森尼亚和拉哥尼亚居民被俘成为奴隶。多利亚人在这一地区定居下来,斯巴达成了他们的中心地区,即多利亚人的斯巴达城,多利亚人也称之为斯巴达人。多利亚人的入侵,使当地居民不断地沦为奴隶,于是出现了两种人群:希洛人(奴隶)和皮里阿西人(居民,有人身自由,但不是公民)。直到公元前370年,这些奴隶和居民的地位仍在斯巴达公民之下,当时的斯巴达由丙个国王统治,都称自己是赫拉克勒斯的正宗后裔。有些传说称如今在小亚细亚西部的爱奥尼亚人就是被多利亚人从希腊内陆赶出去的希腊人。另一支没有离开的爱奥尼亚人就成了后来的雅典人,这些人一直留在希腊,并在那里扎下了深深的根基。从希腊全部的历史来看,雅典人非常为他们没有离开故土而自豪,自称为“土著人”---土生土长的希腊人。

第一次奥林匹克运动会

古代希腊人对奥林匹克运动会的重视和现代人一样。对于希腊的竞技者来说,这是让他们获得殊荣的唯一机会,比赛往往带有政治意义。由奥林匹克运动会倡导的体育竞赛对于希腊的建立和希腊城邦文明的形成具有相当意义。

最早的奥林匹克竞技开始于黑暗时代,有人认为是在公元前1000年,但是一般都把第一次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日期认定为公元前776年。和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一样,早期的奥林匹克竞技会每4年召开一次。最初50年里,唯一的竞技场地是赛跑场,竞技项目是起源于宗教节日上的娱乐活动---200英尺快跑。古希腊奥林匹克运动会最鼎盛时期的竞技项目包括:赛马、摔跤、拳击、掷标枪、五项全能运动、跳远和掷铁饼等。

希腊社会和奥林匹克运动会

奥林匹克运动会有助于希腊国家的建立,深得当时各社会阶层的喜爱。贵族和僭主(篡位的君主)全都参与运动会,只要赢得胜利就会风光无限,甚至地位也可以得到加强。在整个运动会期间,全部希腊城邦郑重承诺休战,并以立法的形式规定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发起战争,为开好运动会,所有的希腊人都会同心协力。

早期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或许属于地域性的庆祝活动,公元前8世纪时在希腊全境发展成为一种节日性的活动。运动会把非希腊人的“蛮族”排除在外,希腊人认为,这些人是不可能与精力充沛的希腊人相提并论的,希腊人认为自己代表文明、英勇和身强力壮。运动会对于希腊人来说非常重要,如果不是政治原因,不参加运动会将被认为是一种极端的侮辱。运动会对各城邦的认同也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参加运动会的个人不仅是代表着所属城邦的财富和资源,也是个人技能的展示。第一次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得非常成功辉煌,以至后来又在尼米亚、特尔菲和伊斯米亚地区都召开了类似的竞技会。到公元前6世纪,所有希腊地区都召开过运动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