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欧洲史 不落的文明(公元前2500-前146年)

  创始时期和古典时期  公元前750-前336年(1)

 

创始时期和古典时期往往被认为是希腊城邦文明的黄金时期。从古代作家的描述、铭刻碑文以及其他的考古资料里,我们可以对这些城邦的形成有一种多面的认识。这一时期,希腊的文化、历史和政治已经初步形成,其影响流传至今,对现代世界仍有着重要影响。

“创始”和“古典”分别描述的是公元前750-前479年和公元前478-前336年两个希腊历史时期。“创始”揭示了最具特色的希腊文明起源,这一时期正是城邦建立时期。神殿和宗教把居住在城邦里的人们联系起来,加强了对城邦区域的控制。城邦的地位如何,完全依据社会群体中市民的人数多少所决定,这些社会群体既能分享权利,也要承担相应的义务和责任,此时政府形式已初具规模。创始时期,由于贸易发展和新资源的发现,希腊文明一直扩展到意大利和西西里。这一时期也被认为是早期民主立宪的开始时期。

希波战争(公元前490-前479年)失败后,希腊作为独立王国的含意更为明确,这一时期也被认为是创始时期和古典时期的分界点。在希腊内陆和爱琴海群岛出现了驱逐波斯人的浪潮,这了为雅典人的扩张打开了大门。雅典人组成了得洛斯人联邦,很快就发展成帝国。在整个公元前5世纪,雅典成为建筑、哲学和戏剧创新的中心地区。不过,公元前5世纪也是一个战乱不断的动荡时期。这期间最重要的战争是雅典和斯巴达之间的伯罗奔尼撒战争。

伯罗奔尼撒战争失败后,雅典重振帝国的梦想破灭。公元前4世纪,由于雅典、底比斯和斯巴达之间长期为争夺希腊霸主地位互相厮杀,势力均被削弱。来自北方的马其顿人逐渐强大,对希腊的威胁逐渐扩大,最终在公元前338年战胜雅典人。“城邦”文化宣告衰落。

这段时期被认为是艺术的黄金时代,希罗多德、修昔底德、柏拉图等伟大学者闪烁着耀眼的光芒,那些保存至今的古代雕塑和建筑成为后人学习的瑰宝,是现代建筑取之不竭的艺术源泉。

流动的希腊人

从公元前8世纪起,希腊内陆逐渐形成城邦,那些在意大利南部和西西里的移民也逐渐形成了各种社会团体,并逐渐发展成为各种社会群体。这个殖民化过程和整个地中海地区的贸易发展相结合,对希腊城邦的经济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

移动的希腊  作为商人和水手的希腊人总是飘忽不定,渐渐的把自己和自己的群体从希腊内陆地区带到了更远的异国他乡。希腊的“殖民化”和现代欧洲以国家的名义向他国移民,在概念上并不完全相同。希腊的殖民化过程无固定形式,不受时间限制,也没有人群制约。无论是商人还是士兵,即使是那些所谓的下等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落地生根。公元前6世纪,雅典将军米太亚德斯带领着一群移民定居色雷斯半岛,从此那里成了他的封地宰邑。这片地区逐渐成了雅典人的殖民地。公元前350年,希腊在遭受日益强大的马其顿王国腓力二世的威胁时,雅典的政治家德摩斯梯尼把色雷斯半岛也划归成了雅典的财产。

各种祭祀典礼在殖民化过程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殖民者从故地的神庙圣地带来火种,在新殖民地点燃,表示新的承接。这通常也是特尔斐希腊人开始寻找殖民地的一种仪式,从中得到神的启示,随后还举行一系列的传统仪式以求神启示,他们往往把保证征途平安、确定进军方向和处理新开发殖民地人员等问题都与神的启示相联。

殖民者  当城邦的一些被剥夺公民权的人群向外迁移寻找新定居地时,殖民化过程就发生了。这些人随走随停,只要有地方可供栖身,就可能是找到了新的定居地,成了他们的殖民地。为了减少本城邦日益增大的人口压力或者是为城邦里一些不太受欢迎的人群寻找安身之处,殖民者也可以由城邦派出。公元前8世纪末期,塔拉斯人向意大利南部的迁移,并建立了一个殖民定居地就属于这种情况。当时一群被认为是非法出生的斯巴达人,因为拒绝剥夺自己的政治权力宁愿选择离开家乡来到这里重建家园。不过,斯巴达仍是他们的故乡城邦,在整个古典时期,这个殖民地和斯巴达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

殖民地  在希腊古典时期,希腊人建立殖民地的通常目的在于商业价值。塔拉斯殖民地和色雷斯半岛殖民地都是着眼于粮食供应而建立。希腊人在黑海沿岸的殖民地也是基于同样的原因。在公元前7世纪中叶,米利都人在黑海建立了第一个希腊殖民地。最早的时候,这些殖民地作为贸易地而存在,人口由希腊人和当地人组成。考古学发现,希腊移民对当地的文化有着很大的影响,在当地贵族墓地发掘出来的物品中,有很多希腊陶器和当地财宝都被当成财富作了陪葬品。殖民地的希腊人忘不了他们的故乡,他们在西西里建起了希腊神庙,念念不忘为奥林匹亚诸神寻找新的归宿。阿波罗神等许多受人喜爱的希腊诸神在殖民地神坛上得到了人们的尊崇和膜拜。

地中海的殖民化则是随希腊和邻邦贸易发展而来的。从公元前9世纪末,希腊人替代黎凡特的腓尼基人成为地中海人最重要的贸易伙伴。贸易成了创始时代和古典时代希腊的经济支柱。

贸易开始  希腊的迈锡尼文明完全以贸易为生存手段。公元前11-前9世纪期间最有特色的地中海商人是腓尼基人。他们建立了贸易站,后来又在塞浦路斯、西西里以西地区、西班牙和北非建立起殖民地,一直把他们的触角延伸到英格兰的康沃尔矿山。腓尼基人的贸易在整个创始时期都有着重要意义。然而,从公元前8世纪起,希腊人就一直在不断地进行海外扩张,尤其是那些海岸城邦。埃维厄岛的柯林斯成了地中海地区最重要的贸易伙伴。通过贸易接触,希腊人学会使用腓尼基字母,并把这种文字完善发展,成为我们现在所知道的希腊字母。

贸易站  公元前8世纪开始的希腊海外扩张,其最初的动机是为了发展贸易,寻找粮食和金属等宝贵物资,希腊殖民地往往起着贸易站的作用。西方的第一个希腊殖民地建在遥远的意大利坎帕尼亚岛上。出土的公元前7世纪的欧波尼亚陶器表明希腊人可能已经在这一地区建立冶炼厂,可以生产武器和盔甲。欧波尼亚人似乎在其他地区也建立了贸易站,如在北边叙利亚的奥兰德河三角洲和尼罗河三角洲地区都建立了“港口”。“港口”和殖民地不同,完全由贸易的交换来决定其组织形式。希腊人把各种物资带到“港口”,再由这里转运到小亚细亚各地,奥兰德河港口就是小亚细亚各岛货物集中外运的中转地。

贸易和农业改革   在雅典,政治家和诗人梭伦以立法的形式,确定了国家以经济事务处理者的身份调节各项经济贸易。大约在公元前594年,梭伦指导制订了一系列对商业活动的限制性条款,包括对出口商品的检查,以法令的形式明确规定允许出口的产品,当时只有橄榄油获准外运。

在梭伦拟定的众多法规中,其中有一条是废除小佃农人群。小佃农人群即被称之为“六一农”的人群,这些人为财主做工,把六分之五的收成上缴财主,自己只收一份。梭伦变法中,在当时最具有社会影响力的是废除了债务约束,他以立法的形式宣布所有的债契一律作废,而根据原来规定,欠债不还的公民将沦落为奴隶,这就完全解除了大多数贫穷的希腊人的后顾之忧。

他还根据人们每年生产的粮食数量把雅典公民分为4个等级,各等级的公民享有不同的政治权利,梭伦以这种方式确定农业和阶级制度的不可脱离,并使这种制度固定和延续下来。在古代希腊人心目中,商人是“半公民”,是来城邦做生意的外国侨民,有义务交纳税金回报当地。雅典人宁可当农民,也不愿成为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