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欧洲史 创始时期和古典时期  公元前750-前336年

   民主建立(下)

 

梭伦时期的雅典民主 

只有在雅典,民主才有了最肥沃的生存土壤。公元前7世纪,雅典由世袭贵族统治,在这种统治下,雅典政治逐渐变得腐朽不堪,却还是苟延残喘地拖着。雅典的民主开始于公元前594年梭伦改革。从保存下来的梭伦诗里可以看到他为自己根据雅典人的要求写的法规而自豪。他推行了根据财产划分的4个等级的公民制度,允许所有公民参加公民大会。最高两个等级的公民可以担任包括执政官在内的最高长官。他还设立了400人会议,作为公民大会的常务机关,负责准备和审议提案。以这种方式,梭伦把政治制度的焦点锁定在公民大会,削弱了贵族会议的权力,打破世袭贵族对国家政权的垄断。凭粮食产量定等级有助于农业发展。

克利斯梯尼的改革

尽管梭伦的这些改革并没有触及雅典的贵族利益,但雅典内部暴君各平民的激烈争战仍是连续不断。公元前507年,代表平民利益的克利斯梯尼登上政治舞台,在民众的支持下发动了更进一步的民主改革。雅典政治家克利斯梯尼来自著名的阿尔克迈翁家族。他的主要措施是重新划分新选区。在此之前,雅典市民团体是在爱奥尼亚人四大部落的基础上划分的,根据梭伦法规,每个部落推选100个代表,组成400人的政务会。克利斯梯尼把爱奥尼亚人重新分成10个新部落,这样的做法打破了贵族的血缘界限,分散削弱了贵族势力。许多人不满克利斯梯尼的改革,对他进行诽谤,认为他是通过新的安排增加了阿尔克迈家族的实力。克利斯梯尼新划分的10个新选区的最基层村社组织是“德莫”,每个公民都可以是阿提卡城邦140个“德莫”中的一员。从公元前507年起,他们的后裔都享有公民身份和在这些村子里居住的权力。许多这样的村庄都有自己的行政权力。如此一来,雅典的民主既体现在城邦,又体现于农村。

陶片放逐法

陶片放逐法,一般认为是克利斯梯尼创立的,最早应用于公元前487年。一年之中,如果多数公民认为有必要讨论放逐公民的话,那么这项提案就将被提上公民大会进行表决。参加会议的公民把认为应该驱逐的人的名字写在一块陶片上面,如有人所得票数超过6000,就将被驱逐出境。被放逐的人一般期限是10年。这个制度最初是出于安全考虑,把有意破坏国家民主制度,企图实行个人独裁,想当暴君的人驱逐出境;然而,实际上使用起来却成了对横行霸道、胡作非为的公民的惩罚。从有关研究可见,被陶片放逐的公民多因是和波斯人合作或者宗教犯罪。有一个案例是被逐出者和自己的妹妹通奸,犯乱伦罪被驱逐。在一个井里发现的190块陶片上都有公元前5世纪时一位有名的政治家的名字,但这些陶片上的字迹仅出于14个不同的笔迹,可以得出结论,这些陶片是用来反对某人的政治手腕。

克利斯梯尼后的雅典民主

克利斯梯尼改革后,民主政治确立,但是并不充分。自他的改革后,政治分成了各种意识形态的派别,有的政治家为了得到民众的支持,提出了更进一步的政治改革,有的政治家则向从前的贵族靠拢。公元前464年,雅典的外邦贵族领导人科蒙的民主意识也具有十分积极的民主精神。在平民派领袖埃菲阿尔特斯的领导下,他们清除了阿勒力的帕哥山聚集的前执政官势力,并把前执政官班底人员从最高两个等级中驱逐出去。当保守派变得无权无势时,改革大门敞开了,出现了更多的改革。在伯利克里执政时期,雅典民主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到了全盛时期。雅典政治对第三等级也敞开了大门,服务公职可以得到报酬,出任地方行政长官或者临时服务都可以得到补贴,意味着贫穷的阿提卡公民也可能在民主活动中更有所作为。

雅典的民主发展并没有就此止步。公元前5世纪,国家权力属于公民大会。公元前4世纪的民主又有所不同,权力下移,各种事务的判决权在于法院,法院根据制定好的法律条规作出裁决。不过,公元前5世纪的民主却能引起现代作家的想象,这段时期也是希腊文明发展最动人心弦的时期,建筑和戏剧大放异彩,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