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欧洲史 创始时期和古典时期  公元前750-前336年

   公元前5世纪的战争

 

公元前5世纪,希腊始终是烽火连天的战场。许多战争起因缘于边境争端,但规模不大;希波战争,胜利的希腊进入奴隶制城邦的全面繁荣阶段,公元前5世纪爱琴海地区雅典联盟占主导统治;伯罗奔尼撒半岛战争却最终导致雅典帝国的结束。

希波战争的起源  希腊爱奥尼亚人居住在小亚细亚西部,波斯国王一直把这里当成他们的扩张目标。约从公元前546年起,希腊爱奥尼亚人就一直臣服于波斯人的统治。波斯在黑海地区和埃及的进一步扩张使爱奥尼亚人凭空多缴了许多税,并且还要被强征入伍去打仗,这使得他们愤愤不平,满腔的怒火一触即发。黑海商路被截断严重地威胁了雅典的利益,何况波斯虎视眈眈地对整个希腊不怀好意。公元前499年,米利都的爱奥尼亚人造反,废除了波斯总督,希腊城邦趁机呼吁全体希腊人增援。雅典人反应积极,派出远征军一直开进到波斯人的大本营萨迪斯,公元前498年把这里夷为平地。看到西布莉女神庙被烧毁成废墟,波斯国王大流士咬牙切齿,发誓一定要报仇雪恨。

公元前494年镇压了爱奥尼亚人造反后,公元前490年,波斯又发兵进攻希腊。波斯人征服了爱琴海许多岛屿,以武力强迫埃维厄岛投降后,在阿提卡东北海岸的马拉松平原登陆。波斯军队远远多于雅典军队,只有1万人的雅典军队和他们的反波斯同盟必须得面对2万人的波斯军队。布置好进攻线路后,希腊人冒着波斯人雨点般飞来的弓箭向前冲击。可是,波斯军队很快就突破了雅典军队的中央阵线,并且向雅典军队步步紧逼。正在这千钧一发时刻,雅典军队从两侧进攻波斯军队,使波斯军首尾不能相顾,阵脚大乱,战场上形势急转,希腊人把波斯军队围在中央,乘胜发起攻势,波斯人只得纷纷登上舰船逃跑。

这次战役失败后,波斯并不善罢甘休。公元前480年,波斯又一次点燃战火,发动了更大规模的进攻,由大流士的儿子---国王薛西斯亲自带领大约十万大军,由1200条战舰组成的浩大船队气势汹汹地向希腊扑来。起初希腊人打算抵抗,可是没有成功。斯巴达国王李奥尼达亲自带领300名壮士试图守住希腊关口—温泉关,却因为实力悬殊太大而全部英勇牺牲。波斯军长驱直入进入希腊占领雅典,但全城的人能躲的都躲了起来,留给波斯人的是一座空城。事实上,雅典人对这场战争早有防备,他们把冥冥中的神谕之言牢记在心,认定神谕中的“木墙”就是木船,用新发现的阿提卡劳瑞姆银矿挣来的钱迅速建立起了海军。乘胜追击的波斯舰队在阿提卡南部的萨拉米湾遭遇惨败,同时,波斯的步兵和骑兵也在普拉塔恩战役中被打败,波斯人被迫撤军。

普拉塔恩战役后,公元前479年,斯巴达人援助在波斯人统治下的希俄斯岛和萨摩斯岛的造反,帮助歼灭了逃离米卡尔海角的波斯舰队。当爱奥尼亚的希腊人向斯巴达人求援时,斯巴达已经退出希腊联军,雅典人把他们从波斯人的统治下解放出来。公元前499年,频繁发生的战争使人们疲于奔命,雅典人却没有放松警惕。为联合对抗波斯,希腊各城邦联合成立了以雅典为首的得洛斯军事同盟。同盟设在具有重大宗教意义的得洛斯岛上,原定目标是联合抗击波斯王的报复,但随着反波斯战争的胜利,雅典的势力越来越强大,得洛斯同盟竟然成了雅典压迫统治其他城邦的工具。雅典人继续从波斯人的统治下解放小亚细亚的希腊城邦,直到公元前5世纪的60年代中期,战争才算是有了了结。公元前5世纪中期,波斯人和希腊人达成和解协议,但是,争夺在小亚细亚的希腊城邦的战争持续到公元前4世纪初期也没有停止。在希腊致力建立大希腊的全部阶段,波斯一直是希腊面临的威胁,只是此时大伤元气的波斯已经无力西侵,希腊同盟内部雅典和斯巴达的矛盾却尖锐起来。

伯罗奔尼撒战争   伯罗奔尼撒战争是以雅典和斯巴达为争夺希腊霸主进行的一场战争,战争几乎波及希腊所有城邦。自从得洛斯联盟建立后,雅典和斯巴达的对峙就逐渐升级。与希波战争后的斯巴达相反的是,雅典人更多地插手希腊各城邦事务,致使得洛斯同盟内部矛盾重重。到大约公元前460年,斯巴达因奴隶、农奴造反导致城邦内局势动荡不安,伯罗奔尼撒同盟的四分五裂也使斯巴达统治者颇为头疼。

历史学家修昔底德认为:伯罗奔尼撒战争的起因最接近事实的解释是斯巴达担心雅典的势力越来越大。自公元前460年末,雅典逐渐失去对雅典同盟的控制,此后,伯罗奔尼撒战争爆发。公元前454年,同盟金库从得洛斯岛转移到雅典,各城邦交纳的盟金成了对雅典的贡赋。战争开始时,雅典俨然是对各城邦指手画脚发号施令的帝国老大。埃伊那、科林斯、迈加拉和波提狄亚等城邦对雅典的干涉非常不满,是导致战争爆发的又一起因。

战争进程  战争爆发时,斯巴达入侵阿提卡的意图十分明显,伯利克里劝雅典人撤退进城,坚壁清野,以防为主。之所以采取这种抵抗方式,部分原因是因为雅典城外的地形无法布军摆阵,不利于陆地上展开攻势。但糟糕的是在公元前430年,雅典城中瘟疫流行,居民病死无数,伯利克里的防守策略归于失败。战争的前5年,斯巴达人一直以夺取阿提卡为战争目标,直到公元前425年,雅典人在思弗埃特亚抓获了一大批斯巴达人质,斯巴达人才算暂时收兵。

公元前429年,伯利克里逝世,他的继任者随即面临着斯巴达的战争攻势。然而,当双方阵营中最精明强干的两位将军—雅典的克里昂和斯巴达的伯拉西达斯过世后,公元前421年,双方即签订了尼西亚斯和平协议,同意停战。公元前415年,雅典人又对西西里高兴战旗,发起了野心勃勃的西西里远征。这次远征因斯巴达派兵增援西西里而以失败告终。公元前413—前404年,斯巴达在阿提卡的地西尼亚长期驻军,致使大多数阿提卡农田荒芜,雅典人不得不从黑海运粮以解粮荒。而这时,伯罗奔尼撒人建立的船队封锁住了雅典,公元前405年,伊哥斯波塔米战役后,雅典宣布投降。

修昔底德认为伯罗奔尼撒战争集中反映了希腊社会政治中的许多焦点问题,领导权、军事策略、财政、复仇的野心和欲望等诸多因素对战争进程有着不可低估的影响,尤其是希腊城邦对农村和海洋的控制能力。修昔底德寓意深刻的著作是公元前5世纪希腊文化发展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