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

   第六章 爱琴文明(1)

 

《荷马史诗》与特洛伊

我们许多人都读过古希腊盲诗人荷马的巨作《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作品为我们展示了一幅伊利亚特神奇的画面。迈锡尼人对小亚细亚的特洛伊进行了大规模的远征,特洛伊也因此成了千百年来留给世人的一个谜。如今,这座神奇的古城就坐落在土耳其境内,有关特洛伊文明的谜团也在渐渐被解开。在这里我们要提到一位闻名世界的考古学家,他就是德国人施里曼,对于爱琴文明的研究和发掘,他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施里曼出生在德国北部的一座小城,父亲是位牧师,据说在施里曼8岁生日时,父亲送给他一部儿童版的《图解世界史》作为生日礼物,就是这本世界史对施里曼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通过这部世界史,施里曼对荷马史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坚信史诗中对特洛伊战争的描绘是真实的的,不是凭空想象的,他立志要献身于考古事业。于是,在1870年,他开始了一次考古发掘,此次极富传奇性。

施里曼生活的时代,正处于考古学家的历史学家的时代。经过他们的艰苦探寻,经过他们的不懈努力,许多文明的历史面目被发现,远古辉煌的历史重新展现在我们面前,令我们惊叹。施里曼和英国学者伊文思对古希腊文明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和发掘,经过他们的探索和发现,希腊的历史被提前了整整1000年。就这样,当我们再一次遥望古代的希腊文明,时空已经跨越了4000年。

施里曼对特洛伊的考古发掘,很多线索就来自《荷马史诗》。史诗描绘了特洛伊城的一些特征,比如河流的分布、大火过后留下的痕迹,特别是特洛伊靠近海边等等,这些为施里曼的考古发掘提供了城市的方位。施里曼由此将特洛伊定位在距离海岸七八公里的希萨利克附近,发掘工作从此开始,一百五十多保工人经过三年的努力,将大量的瓦砾废土清除,一座古城终于被唤醒,露出了它沉睡数千年的真面目。我们来端详它的面容,果然与《荷马史诗》中描写非常相似。

特洛伊古城就这样被发现了。施里曼没有就此满足,他要对史诗做进一步的验证,于是,他又将目光瞄向伯罗奔尼撒半岛的有迈锡尼、泰林斯等地,对这些地方进行了发掘工作,大量的建筑遗存和珍贵遗物被发现,一个失落的文明又重现了它的光芒。继施里曼揭开了古代爱琴海文明的第一层神秘面纱,更多的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也效仿施里曼,追随他的脚步,纷纷开展了进一步的考古发掘工作,以克里特-迈锡尼为中心的爱琴文明的真面目被逐渐揭开,我们看到了又一个伟大的古文明世界。古希腊神话和史诗为人们提供了线索,而考古发现则印证了神话和史诗。

特洛伊的发现激励了很多人,英国学者伊文思就是其中之一。伊文思被施里曼所激励,来到克里特进行考研发掘。1893年的一天,伊文思正在雅典街巷的跳蚤市场找寻古董,一些石头印章吸引了他的目光。这些印章来自克里特,伊文思看到上面雕刻着一些象形文字系统的符号。这些符号引起了伊文思的注意,经过对它们的研究,伊文思敏锐地意识到,他找到了揭开远古和史前希腊文明的地方,这就是克里特岛。

1899年3月,伊文思来到克里特,同行的还有对考古发掘经验丰富的同伴。伊文思招募工人,开始了对克诺索斯城和米诺斯王宫遗址的发掘工作。这项发掘工作的规模很大,一座王宫在废墟中被发现,它与《荷马史诗》和希腊传说中的米诺斯王宫非常相似,我们面前呈现了过去只有在传说中才会出现的古代文明。

克里特文明

经过考古发掘,伊文思认为爱琴文明的发源地是克里特岛。这里距离小亚细亚大约两百公里,距离埃及约三百公里,是古代东方与希腊交流的中转站。克里特文明有着悠久的历史,大约从公元前2000年开始,克里特岛上的一些地方就修筑起了城堡,并出现了阶级分化,国家就是在这个时期出现的。这一时期的建筑特别引人关注,其建筑年代大约在公元前2000年,地点在距离海岸不远的法埃斯特、玛里亚等地。宫殿象征着政治和宗教的权力,也象征着国家已诞生。

克里特文字的最初形式是图画式,此时就发展为象形文字,继而从象形文字演进为线形文字,学者将这种线形文字称为线形文字A,这种文字还没有得到成功的释读。

文明的发展不是一帆风顺的,它要经受各种考验,甚至遭受来自自然界的破坏。大约在公元前1700年,火山爆发引起地震和海啸,宫殿建筑、文明成果毁于一旦。克里特人在灾害面前他们没有退缩,就在这废墟之上,他们又开始了新的建设,经过他们的辛勤劳动,更为辉煌的宫殿矗立了起来。

克里特文明的强盛时期,大约在公元前17世纪到公元前14世纪的新王宫时期。米诺斯是最伟大的君主,由他建立的米诺斯王国是一个统一的、结构严密的国家,他把首都定在克诺索斯城。在这座城市里,我们找到了克诺索斯王宫,它坐落在克诺索斯一座山的缓坡上,那就是凯夫拉山。它占地面积22000平方米,大小宫室有一千五百多间。据计算,在最繁荣的时期,王宫连同附近的建筑群大约能容纳八万人。这里成了克里特文明很好的代表。

徜徉在克里特,我们惊叹于恢宏的建筑和几近完美的设施,更惊叹于创造这些奇迹的工匠的智慧。我们难以想象,在数千年前,就已经有了单人浴缸,并且和我们今天使用的非常接近,还有卫生间的抽水马桶、折叠式门窗的通风循环结构等等,数千年前的超前创造让今人为之肃然起敬。特别是他们设计的给排水系统,装置非常巧妙,在雨天,降水会自动对下水道进行冲洗,保证了下水道的清洁。

经伊文思的考古发掘,米诺斯王宫展现在我们面前。我们看到,在王宫宫室的走廊里,有着多彩多姿的壁画,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生活风貌,表现了很高的艺术水准。我们在壁画中还看到了国王的形象,他头戴用百合花编织成的王冠,颈上戴着项圈,手腕上戴着手镯。他正在园中散步,看上去神态栩栩如生。再看这样一幅人物肖像,画面上是一位巴黎少女,她魅力四射,楚楚动人。我们还看到了描绘斗牛的画面,这里既有男性斗牛士,也有女性斗牛士,他们在狂怒的公牛背上表演高难度的绝技。而对这幅斗牛的画面,伊文思研究认为这个传说确实是起源于一种祭礼牛戏,牛戏的表演非常危险,难度很大,很多人因此丧命。

克里特的社会经济状况也在遗址中得到反映。米诺斯王宫的王家仓库里存放有大量的巨大的缸和瓮,可见当时的农业和手工业已有相当的发展。外贸出口也很兴盛,这里生产的陶器出口到埃及和叙利亚,即使在西班牙哈西西里也有发现。我们从中可以看出,克里特的海上贸易发达,而且可以认定,它的文明是经海上贸易发展起来的。它的诞生不是孤立的,而是在吸收了埃及和西亚古文明的基础上诞生的,同时它不只是吸收,在吸收其他文明的同时,更注重形成自己独有的特点,我们从这里的壁画和工艺品中发现了这一点。

正当克里特文明辉煌之时,一场灾难降临了,克诺索斯和法埃斯特等地的宫殿同时被毁。关于这些宫殿被毁的原因,有的学者认为是锡拉岛附近的火山爆发造成的。从此,克里特文明开始了急剧的衰退。灾难约发生在公元前1350年,可以想象,昔日豪华奢侈的宫殿即刻化为一片废墟。

米诺斯王宫虽然成了一片废墟,但文明的成果却有后来继承者,他们就是好战的阿卡亚人。他们选择在伯罗奔尼撒半岛定居下来,现代历史学家称他们为迈锡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