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

   第七章 古希腊文明(1)

 

城邦的历史

对于世界文明发展史来说,古希腊文明是一笔丰厚而宝贵的遗产。古希腊文明在政治、哲学、文学、艺术、建筑、宗教、法律等许多方面都开一代先河。古老的雅典卫城,如今依然高高耸立,在静默中诉说着昔日的辉煌,而古希腊人创造的拼音文字体系则穿越了千年时空,让我们怦然心动,那一个个音符仿佛引发了响亮的回声。

遥想爱琴文明时期的希腊人,他们勤劳而智慧,线形文字的发明、恢宏的宫殿楼宇,都是在这一时期问世的。但就是这样一个正在繁荣兴旺的国家,却在公元前12世纪,因为来自北方的游牧民族多利安人的入侵而香消玉殒,古希腊不得不重回原始社会状态。公元前11世纪至公元前9世纪,希腊经历了一段漫长的黑暗岁月,城市消失了、文字消失了,一切都倒退到了蒙昧和贫困的状态。

古希腊人真正走出阴霾是在公元前8世纪至公元前6世纪,他们的目光转向地中海,海外殖民热潮风起云涌。在希腊半岛,在地中海和黑海沿岸,他们建起数百个城邦。这一时期社会生活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最高权力由公民集体掌握,军事统帅和王的权力被削弱,到后来被消亡。这一时期的城邦通常以一个城市为中心,包括周围的农业区。这种城邦成为古希腊文明的基本特征之一,对国家的发展走到了特殊的作用。我们研究古希腊文明史,实际上也是在研究城邦的历史。

古希腊的国家中要数斯巴达面积最大,但也只有八千多平方千米,人口二三十万。其他还有数千个小邦,面积也就相当于今天的一个个村落。在各个城邦中都有公民大会这个组织,它由全权公民组成。城邦中的公民都享有一定的权利,但不是所有的公民都享有全权。对于外来的移民和奴隶来说,他们没有任何政治权利,不能参加城邦里的任何政治活动,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是在外邦享有自由身份的移民有一定的经济权利,奴隶只是会说话的工具,是主人的私有财产,他们在政治、经济、思想和文化等方面不享有任何权利。

古希腊城邦实行集体领导,所有事宜投票表决,崇尚法治。城邦拥有体制化的常设公民大会,贵族或民选 议员的议事会和具体行政部门这三级权力机构。在古希腊城市结构中,公民集会与日常活动的场所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再说城邦的军队组成。这是一支由全体公民组成的公民兵,每有战事发生,即可组成军队上战场,战争结束后立即解散。在这里,没有职业化的雇佣军。斯巴达和雅典这两大城邦的军队就是这种公民兵制度的突出代表。

接下来我们就要讲到战争状态,这是公元前490年至公元前480年的事情,全希腊都投入到抵抗波斯帝国侵略的战争中。比较著名的战役是公元前490年的马拉松战役和公元前480年的萨拉米斯海战,这两场战役决定了战争的胜利方。以希腊贫穷公民为主体的陆海军在战争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在对抗波斯人入侵的战争中,雅典和斯巴达发挥了主要的作用。在这场战争中,希腊人获得了胜利。

对比古希腊城邦和古代埃及、两河流域、印度社会,这里没有众多拥有产业的大宗教团体,他们的宗教活动由民选的公职人员主持,而城邦之间的神庙则由邻近的各国负责管理。在城邦内部看不到城市对乡村的统治和剥削的现象,这是因为统治者并不以城市为居住的中心,城邦的公民大多住在乡村,这些乡下的公民与城市的公民享有同等的权利,他们无须向城市缴纳赋税。

在希腊城邦制度中,影响最大的就是它的民主制。需要注意的是,这种民主制并不完美,因为所谓民主也只是赋予了一部分拥有公民权的人,对非公民和奴隶则意味着暴力和压迫。但是,我们拿同一历史时期的各个制度做比较,会发现,在专制横行的古代社会,古希腊的民主制相对来说是最好、最进步的制度。它是一种新型的集体统治模式,公民在政治、经济和文化等方面所享有的权利,对当时社会来讲是非常少见的。你知道英语中民主一词从何而来吗?答案就是从古希腊文德摩克拉提亚演化而来,它的原意就是人们掌握政权。

那么,古希腊的民主政体最先诞生在哪里呢?根据目前的研究,从古代雅典的遗迹看,应该诞生于此,然后才扩展到古希腊的大部分城邦。在这里我们要讲到梭伦改革,这是一件具有历史和政治意义的大事。改革的背景是这样的,公元前6世纪初,雅典社会内部贫富差距加大,这一现象严重危及城邦社会的稳定。执政官梭伦进行了改革,以公民大会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以民众法庭作为最高审判机关,所有希腊公民都有权参加。梭伦改革使希腊历史进入古典时期。接下来克里斯提尼于公元前6世纪对此进行改革,将部落氏族贵族残余的特权废除掉,雅典的民主制度基本得到确立。公民大会作为雅典的最高权力机构,体现着公平和公正的原则。

在雅典,每年要举行40次公民大会,其中有10次的主要议程就是对现任的公职人员进行考核,如不合格立即罢免。这样算来,一个官员在一年之内要经过10次检查,这种对公职人员的考核制度在世界上是非常少见的。古希腊的民主政体对官员的任期也有非常严格的规定,一个公职人员当选后,任期只有一年。任期满后还想继续任职的,就要再次进行选举。对现任的公职人员发现问题绝不留情,即使立下功勋的将军也不例外。在第六任主席团任职期间,雅典还增加了一项,当发现公民中可能有人对民主构成明显的威胁时,主席团就要召集一次特别的公民大会,与会人员将他们认为对民主构成威胁的名字刻写在碎陶片上,再把陶片投进一个陶瓮中。如果投赞成的票数过半,就可将这个人进行放逐,被放逐者将被流放国外10年,10年后可返回并恢复公民权。

国家公职人员的选举被安排在第六任主席团离任后,要选择一个吉日举行。选举高级军职人员以举手表决的形式进行,其他数百个官职则通过抽签选出。比如执政官的产生,首先选出500名候选人,他们依次从一个陶罐中取出一粒豆子,豆子分黑白两种,先抓到白豆的9个人即成为当年的最高行政官员。不分出身和贫富,所有的公民在运气或者神意面前人人平等。在大会休会期间,国家事务由500人议事会负责,还要掌管国库的钥匙,实际就是担任国家最高领导人。法律规定,每人只能担任一次执行主席。雅典一方面在加快民主制度的进程。同时还在对外扩张,以寡头统治为特点的斯巴达等城邦对此持反对态度。

我们走进斯巴达,看看这里是怎样一种社会形态。在斯巴达实行的制度有别于雅典,全体公民集体生活、集体作战,他们共同剥削压迫希洛人,因为这些人的身份是国家奴隶。斯巴达人反对物质享受、反对文化娱乐、反对商品贸易。这里的陆军非常强大,他们称霸于伯罗奔尼撒半岛,对于雅典的政治经济扩张绝不容忍。于是在公元前431年,雅典和斯巴达爆发了战争,这就是伯罗奔尼撒战争,许多希腊城邦被卷入这场厮杀。在公元前404年,伯罗奔尼撒战争终以雅典的失败宣告结束,雅典的民主政治开始衰落。

纵观古代世界史,许多国家在进入文明社会后,都留有原始民主的痕迹,但由于专制制度的建立和巩固,这些痕迹渐渐被抹掉。要说有例外,那只有在雅典才能找到答案,因为只有雅典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没有将社会引向由少数人主权的贵族制、寡头制和个人专权的君主制发展的方向,而是将原始民主在新的历史时期继承和发扬光大,使这种政体在两个世纪中成为大多数希腊国家的政体形式。虽然在公元前336年因为马其顿王国的兴起并称霸希腊,希腊古典时代和民主政治随之终结,但它给人类文明史带来的曙光依然在照耀着人类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