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

   第十一章  俄罗斯的建立

 

[斯拉夫传说]

    在世界文学艺术史上,柴可夫斯基的交响乐、肖邦的钢琴曲和托尔斯泰的文学作品,都是享誉世界的宝贵遗产。当我们为这些文学和艺术大师感到骄傲的同时,也为斯拉夫民族能够产生如此之多的大师而惊叹,这也驱使我们去探访这个伟大民族的历史。

    在历史的长河中,我们溯流而上,途中,我们会听到这样一个故事:在遥远的过去,有个叫潘诺的人,他是斯拉夫人的始祖,他养育了三个儿子分别是列赫、捷克和罗斯。孩子们长大后都去外面闯世界。列赫奔向西北,在那里居住下来,成为波兰人的祖先。捷克去了西南方向,在那里安了家,他的后代就是捷克人。罗斯去了北方,由此形成了俄罗斯人。

    有关斯拉夫人起源的传说和故事有多个版本,在各民族中有多种不同的说法,但斯拉夫人同宗同族的理念却是一致的。有新的考古发现表明古代斯拉夫人发源于第聂伯河、维斯瓦河流域,也就是今天的波兰、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地区,当时称维内德人、斯克拉文人和安特人,斯拉夫人的称谓是后来才有的。

    维内德人的称谓早在公元1世纪至2世纪就已经出现,罗马历史学家普林尼的史书中就提到了这个称谓,塔西佗的《日耳曼尼亚志》最为典型,书中为斯拉夫人祖先的居住地做了详细的定位。维内德人的居住地位于喀尔巴阡山脉东南到德涅斯特河之间,而斯克拉文人的居住地西起萨瓦河、东到德涅斯特河、北抵维斯瓦河。第聂伯河与德涅斯特河流域之间的地区是安特人的居住地。

    在公元6世纪至7世纪,斯拉夫人开始向巴尔干半岛迁移。公元5世纪至6世纪是一个民族大迁徙的时代,而民族迁徙也引发了无数的争端,维内德人、斯克拉文人和安特人向拜占庭帝国发起了攻势,当时他们还处于非常落后的状态,武器只有投枪和盾牌,但作战的勇猛灵活却使他们在战斗中屡屡获胜。

    斯拉夫这个称谓是在外部世界对维内德人、斯克拉文人和安特人的深入了解之后才出现的,并逐渐取代了以前的称谓。经过将近一个世纪的征战,斯拉夫人几乎占领了整个巴尔干半岛,这里原来都是由君土坦丁堡所控制。到公元7世纪,斯拉夫人分成了三支,分别位于东、西、南三面,位于西部的斯拉夫人建立了第一个国家萨莫,据说是由一个法兰克商人建立的,时间是公元623年,地点就在今天的波西米亚,这个国家只有35年的历史。

    大约在公元830年时,一个新的国家诞生了,地点大致就在原来的萨莫国境内,这个国家就是大莫拉维亚。西部的斯拉夫人于公元10世纪后期建立了一个早期国家,这就是波兰,历史上称其为大波兰公国,它的第一任大公是梅什科。

    南部斯拉夫人也建立起自己的国家,这就是保加利亚王国,公元680年在普利斯卡定都,国王是阿斯巴鲁斯。来自亚洲的突厥族保加尔人和斯拉夫人共同建立了这个国家,保加尔人后来被斯拉夫人同化。南部的斯拉夫人于公元850年建立了第二个国家,这就是塞尔维亚王国,开国元勋是费拉斯蒂米尔。

    东部的斯拉夫人也在同一时期建立起一个早期的封建国家,地点在东欧平原,这就是罗斯。罗斯当初可能因罗斯河得名,指居住在罗斯河一带的古斯拉夫部落,传说它的首领叫基伊,在第聂伯河右岸,他建立起基辅这座都城。在公元9世纪初,以基辅为中心,大约有半数的东斯拉夫部落实现了联合。这时,东斯拉夫人建国的条件成熟了。东斯拉夫人把来自斯堪的纳维亚的日耳曼部落称为“瓦良格人”,瓦良格人的参与加快了建国的进程。

[俄罗斯的统一]

    公元9世纪中叶,罗斯部落之间一直争斗不断,到后来厌倦了,不愿再斗下去,于是就请来瓦良格人,让他们来进行管理。留里克是瓦良格人的首领,他接受了邀请,来到诺夫哥罗德,成为大公。他的继任者奥列格在公元882年南下征服了基辅,以此作为国家的中心,基辅罗斯就此建成。瓦良格人的统治方法就是依赖于贡税。在这一时期,与拜占庭的贸易和战争对罗斯的经济发展起到了促进作用,同时拜占庭的文化也渗透到罗斯,对罗斯产生影响。

    罗斯和拜占庭在公元10世纪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罗斯将基督教定为国教。公元957年,基辅大公的遗孀奥丽加访问君士坦丁堡,接受了基督教的洗礼。后来,她还让儿子斯维亚托斯拉夫也皈依了基督教,而斯维亚托斯拉夫的儿子费拉基米尔在成为基辅大公后计划将基督教定为国教。他曾派出一个使团对有不同宗教信仰的国家进行访问,使团回来报告说罗马天主教的仪式中看不到荣耀等等。

    费拉基米尔认为罗斯人离不开酒,没有酒就活不下去。他觉得犹太教有欠缺,认为犹太教的神不强大,甚至不能保护自己的子民留在耶路撒冷。至于罗马天主教和希腊正教也有不足之处,因为需要一定时间的斋戒。经过一番比较,他还是觉得应定基督教为罗斯的国教,在拜占庭的东正教教堂里,使团看到了人间罕见的光辉和壮丽。费拉基米尔做出了决定,他还娶了拜占庭的安娜公主为妻。

    拜占庭所信奉的基督教主张政教合一,皇帝既是最高政治首脑,也是最高的宗教首脑。对于罗斯的历史来说,以基督教为国教标志着历史的转折,罗斯和拜占庭从此在共同的宗教基础上产生了更多的联系。大批拜占庭的神父来到罗斯,他们既带来了宗教,也带来了文化。罗斯以基督教为国教,也标志着罗斯开始融入欧洲的文明之中。但在1 054年,发生了一件对欧洲文明产生了不小影响的大事,这就是基督教会分裂成东西两部分,欧洲的文明也随之分为两部分,一方是以拉丁文为主的西方罗马天主教文明,还有一方是以使用希腊文字为主的拜占庭东正教文明。

    拜占庭文化对罗斯的影响,首先表现在宗教艺术上,具有拜占庭风格的教堂在各地兴建起来,到12世纪,在罗斯的天空下,到处都是洋葱头式的教堂圆顶,在灿烂的阳光下闪闪发光。接受基督教后,一种以希腊字母为基础的文字也随之传入,用这种文字翻译和编纂的文献和宗教著作引入罗斯,还有标点符号也出现在罗斯,让罗斯人眼界大开的还有书写材料,如兽皮纸、墨水、颜料的制造技术,还有书籍的装订技术等,对罗斯的文化发展来说,这些都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文字统一后,罗斯人创作的文学作品,以及历史、宗教、政论等方面的著作也应运而生。与文化上的大量吸取外来因素相比,基辅罗斯在政治制度上却没有照搬拜占庭的模式,没有形成中央集权。基辅大公将土地分给封邑王公,也没有关于大公位置继承问题的明确制度,国家层面的管理显得很松散,这就必然导致严重的后果。所以,到了12世纪时,基辅罗斯便分裂成很多独立的公国。

    严重的局面接踵而至,从1 1世纪开始,封建战争频繁爆发,严重阻碍了社会经济的发展,世界贸易主干线也随之改道,基辅因此失去了曾经的有利地位。严重的局面并未到此结束,新的危机又出现在眼前。1206年,一个蒙古国家在亚洲的腹地诞生了,他们以迅猛的方式向罗斯发起进攻。蒙古和罗斯两军于1 223年在卡尔卡河畔决战,罗斯不敌蒙古大军的凌厉攻势,蒙古军队进至伏尔加河东岸。1236年,成吉思汗的孙子拔都对罗斯东北部发起进攻,占领费拉基米尔,接着又进军诺夫哥罗德,于1240年占领基辅。蒙古军的攻势没有就此终止,他们于1242年开始对波兰、匈牙利和捷克进行远征,直到捷克战败后才返回伏尔加河下游,在那里建立了金帐汗国。这是一个伊斯兰教国家,以萨莱为都城,蒙古对罗斯长达二百四十多年的统治由此开始了。在金帐汗国,各公园只保留封建政权,由金帐汗国向各王公颁发封造,也就是治理公国的证书,各公国要向金帐汗国称臣纳贡,还要负担军役。

    蒙古人的入侵给罗斯的经济造成了破坏,在金帐汗国的统治下,反抗蒙古统治的斗争一直都没有停止。到了14世纪至15世纪,罗斯的经济逐渐有了起色,经济的恢复促进了政治上对于统一的呼吁。在各公国的发展中,莫斯科公国的发展特别突出。它的农业发展迅速,莫斯科河水上运输发达,通过过境贸易征收了大批捐税。手工业和商业也得到了迅速发展,城市规模在扩大,人口不断增加。莫斯科成了公国的首都,国家势力逐渐强大起来,成为完成统一的中心。莫斯科大公担当起了为罗斯争取独立和统一的重任。

    14世纪到16世纪期间,俄罗斯逐渐形成中央集权,在莫斯科的领导下,独立和统一的进程在加快,形成了绝对服从君主和忠于东正教信仰的社会意识。莫斯科大公和沙皇继承了金帐汗的绝对权力,并将全部土地作为自己的财产,以军工领地和劳役制来加强对于军事领域和政权领域的控制,这样就造成专制制度和农奴制度的形成,对国家的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1 328年,金帐汗册封莫斯科王公伊凡。卡利达为费拉基米尔及全俄罗斯大公,此后莫斯科公国的势力不断壮大。在伊凡三世时期,外族在罗斯的统治终于结束了。瓦西里三世对东北罗斯完成了统一,罗斯的疆界在扩展,一个多民族的中央集权国家形成了。瓦西里三世去世后,伊凡四世举行加冕典礼,自称沙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