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

   第二章 文明的诞生

 

最早的社会活动

人类从野蛮、蒙昧步入文明,经历了漫长而坎坷的过程。文明的起源可以上溯到旧石器时代,人类在将近两百年的艰辛探索中,建立起社会组织的雏形,学会了使用石器、火种和语言,这是通向文明的三大基本技术,人类的一切文明都以此为基础。

新石器时代开始后,由于全球气候变暖,生态环境显著变化,很多大型动物都灭绝了,而小型动物和鸟类逐渐增多,人类狩猎活动的危险性相比以往有所降低,经济活动有了更多选择。这种变化促使人类对生产工具进行了一系列改良,制作出更为精细的石器工具,这些石器工具有着特定的形状,并且经过打磨,表面光滑平整,锋利耐用,可以重复使用。与此同时,各种复合工具也出现了,这些工具由两种或两种以上材料制作而成,利用了不同材料在特定用途上的优势,从而发挥更大的效果。例如,弓箭就是一种复合工具,满足了人类远距离狩猎的需要。

然而,随着人口增长和人类发展,人们的生存有了新的需求,单纯发展狩猎业已经无法满足这些需求,随之而来的就是人类在生活方式上的巨大变革,也就是农业革命。大约九千年前,西亚的耶莫地区已经有人类开始种植大麦、小麦、扁豆等农作物。约旦河谷的耶利哥和土耳其的恰塔尔休于也出现了农业生产活动。此外,东亚和中南美洲也是早期农业活动的中心地区,人们在不同的地方种植不同的农产品,这都是当地的自然条件所决定的。

人工栽培植物(农耕)和人工驯养动物(畜牧)是农业革命的两大主要标志。前者起源于采集活动,人类在采集活动中逐渐掌握了植物的特征和生长规律,并由此总结出栽培植物的方法;后者则源于人类长期的狩猎活动,与前者几乎同时出现。农业革命是人类生产活动的一次历史性飞跃,从此,人类不再听天由命地被动生存,而是开始主动地创造生存资源。这也促使人类一改从前漂泊的迁徙生活,开始了群体定居生活。

栽培植物需要一个过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事情,这就要求栽培者必须定居在植物生长的地方,村落就这样形成了。恰塔尔休于是当时西亚地区规模最大的村落,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城镇雏形,它存在于大约公元前6500年到公元前5400年之间,面积达13公顷,人口五六千。随着人们开始使用金属工具,城市正式地出现了。金属工具取代石器工具,经历了金石并用、使用青铜器和使用铁器三个阶段。大约在公元前4000年,两河流域和多瑙河流域的人类开始使用青铜器。1000年后,青铜器成为两河流域和印度河流域人类生活的必备工具。又过了1000年,冶铁技术也出现了。

自从有了金属工具,人类的农业生产活动得以蓬勃发展。为了便于种植农作物,人类开始长期定居于靠近水源和农田的地区,形成了早期聚落。随着物物交换这一经济形式的发展成熟,聚落之间的联系也越发密切。此后,人们不再满足于交换,而是渴望占有更多的资源,于是,聚落之间开始争夺水源和生活必需品,这种争夺逐渐演变为战争。最终,战胜方兼并战败方,聚落的数量越来越少,而各个聚落的规模则越来越大。

工具的进步和技术的进步促成了小规模的生产单位产生。家族作为生活单位,逐渐开始承担起生产单位的角色,生产出来的资源也属于家族。私有制就这样产生了。私有制的出现直接导致了聚落居民的阶级分化。阶级高的人拥有越来越多的权力,组成了管理阶层,其职能也逐渐带有强制性。阶级低的人受到压迫性管理,失去了各种社会权利。这样的社会现象构成了原始形态的国家。

在城市出现的同时,为了满足政治生活和经济生活的需要,文字被创造出来。人类的文明之门由此打开。

文字的由来

文字的出现源于商业活动,当人们在做交易时,交易物品的数量一旦超出记忆范围,人们就会用土块做记录。最早出现的象形文字都是刻画动物形态,人们在潮湿的泥板上书写,然后把泥板晒干。但是刻画真实事物既麻烦又浪费时间,于是人们发明了抽象符号,用以指代特定事物。

大约公元前2500年,西亚地区的居民们开始用芦苇秆在泥板上书写。芦苇秆的书写痕迹形状像楔子一样,书写出来的文字也就被后人称为楔形文字。至公元前14世纪,楔形文字已经在西亚和北非地区广泛使用。而象形文字则发源于埃及,它是由绘画文字演变而来的最古老的文字形式之一。其产生时间比楔形文字稍晚,大约在五千五百年前。象形文字通常被刻在石碑或宗教建筑的墙壁上,其作用有很大的局限性,也无法满足日益烦琐的人类交流需要。于是,埃及人又发明出便于书写的僧侣体,此后又进一步改进为世俗体。在托勒密和罗马统治时期,世俗体文字是通用的文字形式。中国人如今使用的汉字依然是象形文字,汉字是人类史上最早诞生的文字中,唯一没有消亡的文字。

随着文字的出现,书写材料便成为不可缺少的工具和载体。书写材料越是廉价,人类文明的发展也就越快。在古西亚的三角洲,泥土和芦苇随处可见,人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制作泥板和芦苇笔,书写起来非常方便。而这些材料流传到小亚细亚的赫梯王国后则变成了稀有物品,只有权位高的人才有资格使用。在尼罗河三角洲,埃及人把遍地可见的纸莎草压制成页,不仅便于书写,而且便于携带和保存。这一发明直至今日都对人类文明有着显著影响。

在中国,书写材料经历了陶器、甲骨、简牍、丝帛、金石等一系列演变,而中国人发明的造纸术则为书写材料带来了重大变革,成为影响世界文明的一项伟大成果。可以说,文明的历史就是语言的历史。如果没有语言,我们就无法得知历史上发生过的事情,无从了解各个时期人们的思想和观念。历史是前人铺设好的道路,人类只有看清了走过的道路,才能知道接下来该往哪里走,才不会在原地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