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  第十四章  古代亚非文明

   [古印度文明}

 

与古埃及、古巴比伦、中国并称为“四大文明古国”的古印度幅员辽阔,将今天的印度共和国、巴基斯坦、尼泊尔、孟拉加国等都囊括其中。古印度是汇集多种文化潮流的文明古国,其独特的历史背景、别具特色的文化色彩为世界文化留下了重要的遗产。

    源于南俄草原的雅利安人于公元前1500年通过开伯尔山口,朝着印度次大陆进发。坐拥印度关键位置的开伯尔山口,全长约53千米,最窄处约600米,两侧矗立着峭壁,60-90米高,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大航海时代之前踏入印度的必经之路。无论是入侵的雅利安人,还是跋山涉水抵至印度佛教中心那烂陀寺取真经的玄奘大师,或是印度的其他征服者,都是由此入口进入。自诩高贵之人的雅利安一族登陆后,在印度大陆上开启了吠陀文明。

    吠陀文献是最早阐述古印度的文献。  “吠陀”一词是知识的意思,源于古梵文,从中衍生出了印度宗教、哲学、文学等一系列文化。包括各种知识的宗教文献吠陀,由印度人民世代口耳相传,又在这个传承的过程中不断丰富,日积月累而成。吠陀文献总共分为四部。年代最古老的《梨俱吠陀》在公元前12世纪至公元前9世纪就已经成书,但学界也认为有部分可能编撰于公元前1500年左右。  《梨俱吠陀》是“早期吠陀时代”的缩影,反映了当时的日常生活以及哲学思想。其他三部经书分别为《沙摩吠陀》《耶柔吠陀》和《阿闼婆吠陀》,它们被称为“后期吠陀”。与此同时,逐渐出现了解释吠陀的文献,包括“梵书”  “森林书”和“奥义书”,这些文献与经书一起基本反映了“后期吠陀时代”印度人民的生活境况。

    印度的等级制度历史久远。种姓制度是中国古代文献中对印度一种复杂的等级制度的泛称,中西方对此有不同称呼。这种制度在后期吠陀时代正式产生。在南亚次大陆初来乍到的雅利安人将自己称为“雅利安瓦尔那”,表示自己是品质高贵的民族,而给予当地原居民“达萨瓦尔那”的称呼,即普通“男人”的意思,这种区分也确立了自身与当地居民敌对的概念。后来雅利安人内部也进行了不断的分化,逐渐分为平民和氏族贵族。平民叫作“吠舍”,而贵族则叫作“罗阁尼亚”,前者意味氏族成员,而后者有“灼热发光”的意思,可以被引申为领袖。贵族中从事祭祀的称为“婆罗门”,是“祈祷”的意思。这种划分构成了四瓦尔那初始形状。后期吠陀时代,四瓦尔那制度正式形成后,婆罗门教出台相关文献典籍,规定不同地位以及不同成员之间各自的权利与义务。

    最尊贵的瓦尔那叫作婆罗门。他们是一些混迹于各阶层的祭司,负责祭祀和其他与宗教有关的事务。但其中也不乏一些人手握着行政大权。第二阶层的瓦尔那是刹帝利,是“罗阁尼亚”演变发展出来的阶层。刹帝利大多数是武士。就连国王也属于这个阶层,但是刹帝利不局限于王和王族,也包括掌握着国家军事和政治大权的其他人。第三个阶层的瓦尔那是吠舍,就是平民的意思。他们没有什么特殊的权利,农业、牧业和商业是他们主要的谋生手段,但作为社会低等阶层,他们需要向不从事生产劳动的婆罗门和刹帝利纳税来供养他们。他们是部落公社最基础的组成部分,也拥有参加宗教仪礼的权利,并不是地位最低的人。

    那些毫无权利的,作为最卑微的奴隶而存在的瓦尔那叫作首陀罗。首陀罗由达萨瓦尔那逐步变化而来,大多数人身上都没有雅利安人的血液,但也包括一些因为各种严重的错误被驱逐出公社的雅利安成员。但他们无一例外,都不被雅利安人的公社名单所承认,也可以说是根本不像是作为人而存在的。首陀罗被剥夺了参加宗教礼仪的权利,因此不能得到第二次生命(寓指宗教生命)。婆罗门、刹帝利、吠舍都是再生族,而相对的,首陀罗被称为非再生族,在政治、法律、宗教等方面不受任何保护。他们只能够从事各类被认为低贱的职业,一些人沦为雇工或者奴隶。所有的首陀罗都是些地位低下、饱经苦难的人,而且在当时的社会,他们得不到任何怜悯。

    后期吠陀时代瓦尔那制度形成以后,人们的社会地位取决于家庭出身,人们世代从事着被规定成型的职业,还下令禁止随便更改,而且后代还会继承自己的地位。因为地位悬殊,原则上禁止不同瓦尔那之间通婚。但在实际中,瓦尔那地位较高的男子有权利迎娶地位较低的女子为妾,但禁止地位较低的男子娶比他地位高的女子为妻。不平等制度的产生就会有不平等条约的建立,无论是法律规定还是市井中的默认框架,不同瓦尔那的人在法律上处于严重的不平等。瓦尔那制度的本质就是保护新生贵族的剥削工具。

    宗教控制着每个人的生活,吠陀文献也有着浓郁的宗教色彩。根据经文,祭祀活动大量举行,婆罗门们主持祭祀仪式,他们的地位可见一斑。婆罗门教是印度早期的宗教。在早期吠陀时代,那时的宗教还没有完整的体系,是人们的一种简单崇拜,人们对自然心怀畏惧,却又希’望它对自己施以恩泽,通过举行献祭和祈祷以求赐福平安。直到后期吠陀时代,才形成具有完整体系的婆罗门教。这时的人们所崇拜的神已不单单只是自然力的化身,而被赋予能够创造社会、改变社会的抽象意义。

    在后期吠陀时代,王权正在兴起,过去那种简单的祭祀已经不能满足国王对权威的展示。在国王加冕时一定要举行声势浩大的祭祀典礼,由此表明王权是神亲自赐予的。一些国王目标宏伟,举行盛大的“马祭”,想要成为霸王。马祭主要是国王选一匹骏马,在一年中随意奔驰,由一批战士跟随。如果马到达另一国土,当地国王进行阻挡,随行的战士就要进行回击。一年后,将此马向神献祭。献祭的形式神化了王权,婆罗门祭司们则从中获取丰厚的回报,同时神化了他们掌握神权的地位,要献祭求神的人必须通过他们。这种垄断行为更加巩固了他们的地位。

    随着政治、经济的重组变化,种姓制度也在逐渐改变,刹帝利种姓的势力不断上升,形成了新的社会局面,在这种万物皆可能改变的复杂背景下,佛教和耆那教应运而生。种姓等级划分森严,社会生产力逐步发展,刹帝利和吠舍的力量不断壮大,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首陀罗也在不断抗争。由于社会矛盾越发严峻,形成了反对婆罗门和种姓制度的思想变革大潮,佛教学说诞生了。众生皆有佛性,皆可修行成佛。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生于迦毗罗卫国,拥有慈悲之心,看到人世间处处弥漫着痛苦的味道,他于29岁时放弃了自己的优越生活,剃发修行,开始寻师问道之路。佛教主张靠自身得到解脱,反对通过杀害生灵祈求愿望,讲究慈悲为怀。与佛教崇尚的三大思想完全不同,婆罗教过分神化自己,秉持婆罗门至上、万能的原则一直在精神上统治着各大瓦尔纳。佛教反对婆罗门神化的至高地位,反对杀死牲畜的祭祀行为,既顺应了人们的思想,又与社会的进步发展相符合。当时社会生产以农耕为主,牲畜是主要生产力,对它们的伤害无异于阻止社会的进步,所以佛教亦是时代的产物。

    吠陀时代之后,印度进入了列国时代,约为公元前600年至公元前400年。此时古印度列国并举,各国纷争不断,是印度实现统一的过渡阶段,最为强大的当属恒河流域的摩揭陀国。与此同时,印度经济、文化逐渐变化,最后恒河流域成为文明的中心。印度最早的统一是在孔雀帝国时代完成的,带给佛教很大的发展空间。君主阿育王接受佛教思想,崇尚以德服人。在这种环境下,佛教逐渐兴盛,他还派人到处传播佛家思想,甚至到了一些其他国度,像埃及、希腊等。由于不断传播,所以佛教逐步成了一个国际性宗教。

    孔雀帝国时代,经济、政治和文化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印度各地不断修起了佛教建筑、佛塔。孔雀帝国维持了137年后,在公元前187年,国王被害,巽伽王朝(公元前187年至公元前75年)取而代之。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印度极不稳定,内忧外患。随着孔雀王朝的灭亡,佛教的传播受到阻碍,逐渐衰败的婆罗门得到喘息的机会,开始慢慢地复兴,并吸收了佛教和耆那教的部分思想,摇身变为印度教。

    公元前2世纪,被匈奴人击败的大月氏人逐渐迁移,占据大夏。公元1世纪初,贵霜翕侯丘就却消灭其他翕侯,实现统一,贵霜帝国建立。丘就却逐步向南扩张,领土不断扩大。贵霜帝国的第三代王迦腻色迦登位后,进人鼎盛时期,全国一片昌盛景象,成为当时世界上的四大帝国之一,罗马、安息、中国的东汉帝国与之并列。由于领土的多元化,贵霜帝国融合了不同地区的艺术文化,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在贵霜帝国的统治下,佛教再次得到发展。但是由于在此之前深受印度教的影响,在广大乡村,人们在思想上仍旧被印度教设立的法规所引导,涵盖教徒生活的《摩奴法论》是经典之作。

    公元3世纪,贵霜帝国瓦解,印度再度出现了分裂的局面,直到公元4世纪笈多帝国兴起,才再度实现统一。笈多王朝时期,由于不同文化之间的融合、发展,在各个方面,印度都达到了空前的繁荣地步。无论在文学艺术上还是宗教交流上,都有了深刻的变化,文人骚客不断涌现,组成了独特的印度文明的前身。梵文诗歌、戏剧得到了发展,  《沙恭达罗》、诗歌《云使》等巨作产生。阿旃陀石窟艺术彰显了笈多王朝艺术的辉煌,不仅壁画内容涵盖广泛,同时技法高超,是古印度艺术的一大瑰宝。与此同时,科学技术上的成就也起着里程碑的作用。无论是阿利耶毗陀得出的一年365天理论,还是十进制的出现,都为后人的研究提供了重要的资料。笈多帝国对印度教极为支持,将其尊为国教。印度教的教义也包罗万象,成为多种思想的法纪合体。直至公元5世纪中期匈奴入侵,王朝才开始一步步衰败。

    此后相继出现了公元9世纪的朱罗王朝、13世纪的潘迪亚国等,12世纪到17世纪中叶,穆斯林开始统治印度。1206年,库塔布.乌德·丁自立为苏丹,直至16世纪,这段时间称为德里苏丹时期。1526年,蒙古人领袖巴卑尔进攻德里,最终攻破后建立了莫卧儿帝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莫卧儿帝国在阿克巴大帝统治时期达到了鼎盛。阿克巴雄韬伟略,逐步进行了40年的领土扩张,将次大陆的大部分囊括到自己的领土之中,一个庞大的帝国建立起来了。其不仅地域广阔,经济也蓬勃发展,国家繁荣昌盛,跻身富强国家之列。奥朗则布皇帝登基之后,印度教的势力逐步衰落。穆斯林的统治促进了伊斯兰教的发展,逐渐吸收了大量的信徒。这跟阿尔巴时期崇尚宗教自由有着重大的关系。

    穆斯林的统治使得印度在文化方面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在宗教信仰方面,伊斯兰教吸收了众多印度教教徒,迅速发展成为第二大宗教。其他教派随之产生,比如锡克教。诸宗教和平相处,带给人们更多艺术创造的机会。相比战乱中产生的两大史诗《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穆斯林时期的创作更加宏伟祥和,在艺术上、建筑上有着杰出的成就,例如著名的泰姬陵以及伊斯兰教圣地德里红堡,它们是历史文明的产物,是社会昌盛繁荣的产物。穆斯林的统治拉开了印度谱写新篇章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