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  第十四章  古代亚非文明

   [古非洲文明]

 

撒哈拉沙漠如今是地球上最大的沙漠,面积达到960万平方千米,几乎跟中国一样大,占满非洲大陆的北部地区。但是很久很久之前,这里却是河流广布、水草丰美的地区。这里诞生的非洲文明,从石器时代早期开始,就一直是世界灿烂文明的组成部分。甚至有学者认为,拥有7000年历史的源远流长的古埃及文明也是由黑人所创造的,因为从埃及数位法老所遗留下来的画像看,他们都是典型的黑人。

    然而因为气候演变和人类无休止地采伐,公元前3000年左右,撒哈拉沙漠地区的河流水量逐渐减少,然后土地开始陷入难以挽回的干旱化与荒漠化。原本湿润的泥土变成松散的沙粒,被热带的风到处吹送,一直蔓延到红海与大西洋的周围。这片不毛之地实在太过广阔,以至于阻隔了非洲南北部之前原有的往来,让它们变得相互隔绝。于是北方的埃及文明继续往北发展,向地中海沿岸的世界寻求联系;而南部非洲并没有任何地理优势能够与北方的文明保持交往,于是那里的国家与民族越来越闭塞,外部世界的丰富多彩变成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天方夜谭。

    在古非洲文明的形成过程中,非洲的存在与东西方文明一直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它几乎是孤立而封闭地成长起来的,所有文化都是在当地独特的地理环境与历史条件下诞生的,很少受到其他地区文化的影响,只有在骆驼作为跨越沙漠的交通工具被引入非洲之后,才有极少的商队到达这片土地。

    16世纪到19世纪,非洲一直作为欧洲资本主义的殖民地而存在,经历了惨痛的掠夺与洗劫。黑人在白人眼中缺少人权,被押上运奴船,售卖到各国充当廉价劳动力。19世纪末,列强瓜分非洲进展到一个白热化的时期,一千多名英国士兵攻克了非洲西部的几内亚贝宁城,将这座著名的黑人古城中的珍贵艺术品洗劫一空,然后一把火焚毁了它。这些黑人创作的艺术品后来都流入了欧洲市场,它们大多数都是由铜、象牙等原始而易得的材料雕刻而成,既有人像,也有动物像,但都天然朴实,造型别具一格而不失精美,惊叹了整个艺术界。因为当时欧洲对非洲和黑人的态度是鄙夷与不齿的,他们不愿意相信这种肮脏的民族也可以诞生杰出的艺术,理性之光也从未照到过那片炽热的土地。非洲本土住民的雕塑,在之前都以简陋的木雕形式为他们所认识,铜雕还是第一次被发现,更何况这些铜雕的创作手法不再是以前粗糙的写实,竟然变得精巧而典雅,形体栩栩如生,情感淋漓尽致。于是当时的欧洲人充满偏见地认为这些艺术品是文艺复兴之后,奉命游历世界传播文化的传教士到了西非之后制作的。

    然而,此后又有许多珍贵而古老的艺术品不断在非洲被发现,给了考古学家们许多关于非洲历史的线索。在尼日利亚贝努埃高原诺克村周围,总共出土过一百六十多件赤陶人头像,它们的表情安详,似笑非品,当时的制陶技术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在尼日尔河中游和贝努埃河下游,还挖出过许多供日常使用的石器和铁器。考古学家们仔细研究了这些古老的物件,发现曾有一群居民在这片区域居住过,并且发展出了一种独特的文化。他们应该是今天尼日利亚某些居民的遥远祖先,而后者的雕塑技艺也传承自他们,这才推翻了欧洲人原先的论断,贝宁雕刻完全是非洲土生土长的奇迹。

    西非以尼日利亚为例,其文化发展主要有以下几个阶段:诺克文化,公元前5世纪到公元2世纪,代表作是赤陶雕塑;伊格博—乌库文化,公元9世纪到10世纪,代表作是铜器,形状雅致,表面镶嵌了形状复杂的菱形或圆形绳子;奥沃文化和努佩文化,14世纪到15世纪,这个时期的文化由多种艺术混合淬炼而成;伊费文化,13世纪到15世纪,这个时期陶制和铜制的雕塑对人类形体的把控已经非常精准,体现了一定的解剖学基础,而在情感流露方面也非常出色,就算与欧洲同时期文艺复兴的艺术作品相比也不逊色;贝宁文化,15世纪至18世纪,是西非艺术传统发展的最后阶段,气派恢宏奢华,宫廷感十足。

    南部非洲的历史缺乏任何有形史料的记载,但是在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南边两百公里左右,矗立着一座规模庞大的石头城堡,它被一片开阔的丘陵所包围。整片建筑大约占地24公顷,是一个面积广阔的组合体,由三组建筑构成:山顶围城、山谷围城和大围城。各部分相辅相成,不可分割,但都有各自的特色,而且建造工艺十分高超,石块与石块之间被砌得严丝合缝。山脚下有一条石道通向围城,走到石道尽头,还需要经过一条仅能由一人通行的窄道,由两块巨石夹成,算是这座城堡的防卫工事,如果有外敌进犯,一夫当关就可以万夫莫开。山顶有一道用花岗石砌成的高墙,墙下开了一扇小石门,也是仅容一人经过,石门里面就是山顶围城。

    它四面被城墙所包围,受到严格的保护,像一座堡垒。西边的城墙上放置着四座烽火台,因此被认为尊贵的国王和王后才有资格居住在这里。这种围城在工艺上非常难造,需要技艺精湛的石匠先分别将大块花岗岩修成恰当的形状,然后再规则地一块块拼合砌筑。石头城的围墙固若金汤,经历了几百年的风吹雨打,依然高耸。而且人们惊讶地发现,在石块之间并未使用任何物质用以粘连,却连最薄的刀片都难以插入,可见其构思之精巧。在围城中间有一片地势开阔的谷地,散布着一些花岗岩砌筑的小石屋,可能是供下人居住的。此外,这片建筑的排水系统也非常先进合理,可以迅速排出下雨的积水。

    围城中还有当时的人遗留下的印记,比如一系列的古代文物,其中最珍贵的是叫作“津巴布韦鸟”的一座40厘米高的石鸟雕塑,鸽头鹰身,引颈高歌,翅膀显现出急欲高飞而紧贴躯体的样子,可能当时的人民崇拜这两种鸟类。里面甚至还有一些来自中国的青瓷和陶器,烧制年代约为14世纪至15世纪。在两块青瓷大花瓶的底部碎片上,  “大明成化年制”的字样清晰可辨,说明这个非洲古国和中国在很久以前就有过贸易往来。“石头城”被当地人称为“大津巴布韦”,就是后来津巴布韦国名的由来。而鸽头鹰身的“津巴布韦鸟”如今也成为他们国家的象征,在国旗和硬币上都可以见到这种图案。石头城这种围墙众多的石构建筑物并不是绝无仅有的,在非洲的南部广泛存在。林波波河南岸原住民文达人的建筑式样就跟津巴布韦的石屋建筑非常相似,他们直到今天还住在这样的建筑里。

    修筑石头城毫无疑问是一项浩大的工程,但是至今人们对它的来历仍没有定论,甚至连建成的年代也很模糊。德国地理学家卡尔·奠赫是将此处遗迹公之于世的人。1 87 1年,他来到南非,被这座大型石制建筑所震撼。称它是文明人来到远古时代的创作。然后欧洲人才开始了解石头城,世界各地的学者和探险家们听说了非洲内陆的深处竟然坐落着这么一座雄奇伟岸的石头建筑,纷纷前来考察与探险。对它的由来也有许多不同的推测,有人认为是阿拉伯人建造了这座城池,还有一种说法是地中海沿岸的腓尼基人在公元前南下非洲建造的。专家认为,石头城最有可能是历史上某个帝国的王宫,居住着尊贵的国王,然而更多详细的历史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被淹没了。这里的确曾经拥有过辉煌的时代,然而不管发生过什么,可能是日益严重的干旱,可能是突然的沙尘。暴,可能是自然灾害引起的严重饥荒,让人们最终决定舍弃曾经生存的家园,留下石头城默默驻守在寸草不生的荒野中,等待重新被人发现。

    考古学界认为这座建筑被废弃不过三四百年,却一直无法发掘出关于它的设计者和建造者到底是谁的秘密。而随着考古技术的发展,碳-14终于为大家困惑已久且争论不休的问题揭晓了答案,这片石构建筑区域最古老的部分早在公元4世纪就已经建成了,建筑师是一支班图人的部落。他们是非洲最大的民族,后来这支部落在当地定居,人口持续增长,属于南班图的绍纳人就到了如今津巴布韦中部的地区建国了。

    安稳的定居生活,稳定发展的种植业与畜牧业让招纳人的生产力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人们生活有了保障,衣食无忧,就有余力进行艺术创作和建筑搭建。又经过几百年的财富积累,绍纳人的国力始终在稳步上升。这一片石头建筑正是当时的非洲人民劳动力富余的证明。此外,他们还野心勃勃,瞄准了向富饶的金矿产地马佐埃河和非洲高原的东部地区扩张。当时,那里有负责与印度洋周围国家贸易往来的口岸索法拉,以及往来必经的沿途商业驿站,这些全都被绍纳人一手掌控了。所以石头城的遗迹当中才会有丰富的来自世界各地的珍贵商品。

    国力的强盛推动了匠人技术水平的提高,也让统治者们想要更加恢宏的宫殿。他们已经拥有了足够的财力和劳动力,以及能够设计出让他们满意方案的匠人,这些都是造就大规模石头城堡不可缺少的条件,尽管几百年后它会成为遗迹。津巴布韦在历史上衰落的原因至今仍是谜团,非洲文明与历史总是扑朔迷离,主要是因为这片古老的热带土地上缺乏系统的文字,只有简单的象形文字或是图腾。非洲黑人也没有记载某年某月某件大事的习惯。

    然而缺乏文字记载并不足以证明一个文明的落后性与封闭性。人类要进行信息的传播、文化的传承,除了诉诸文字外还有许多别的方式,比如利用口头语言代代相传。非洲的许多文化都是这样传承下来的,虽然这里的人民能够记住很多琐碎的历史,但肯定有更多的内容被埋藏在时空之中无从寻觅,这是所有缺乏纸面系统文字的文明的共通性。但是那些流传下来的内容已经足够广博了。部落中的歌者与诗人谱写了长篇的史诗、神话、不朽的英雄传说,酋长和长老们则记忆下部落中发生的重大事件、灾害、宣战与入侵、从这片土地到那片土地的迁徙、王国的易主与新酋长登基。负责口传历史的长老几乎是部落中的一个专职职位。

    各种具体的物件在非洲也是文化传承的工具,面具、服装等都具有其特殊的符号性内涵。面具是非洲的独特艺术形式,种类、样式、材料都五花八门,大部分是由木头雕刻而成的,但也有皮革缝制或是金属熔铸的,小的遮盖半脸,大的甚至可以覆盖全身。他们用天然的染料把面具涂成鲜艳的颜色,或肃穆,或狰狞,艺术手法高超,感染力极强。一般在祭祀、祈福或是巫术仪式上使用,据说戴着面具的人可以与祖先、鬼魂、神?沟通。非洲黑人土著的服饰也十分烦琐,他们热衷于将千奇百怪的东西装饰上去,像是贝壳、珍珠、鸟儿鲜艳的翎羽、动物的尾巴,甚至人骨,于是他们的服饰就看起来千姿百态,非常有视觉冲击力。非洲人喜欢颜色鲜艳的饰物,甚至不惜在自己的皮肤上大面积地文身,或是以通过伤害肉体的方式装饰自己。文身和人体装饰有时候还是部落与民族的象征,比起审美,符号性才是他们更重要的内涵。主要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在脸上或者身上文上某种纹路,另一种是在身体各个部位涂抹染饰符号。非洲还有许多民族会在嘴唇、耳垂、鼻孔扎出许多小孔,佩戴相应的金属饰品,还有夸张的会用盘子拉伸下嘴唇,或者在脖子上挂上金属环导致其伸长,并以此为美。

    此外,黑人非常擅长舞蹈和音乐,他们拥有天生的节奏感。舞蹈是他们代代相传的文化,他们的舞蹈就像非洲的气候一样热情洋溢,节奏动感,场面宏大,舞蹈是民族之间和部落内部交流的重要方式。舞蹈分门别类,适用于各种不同用途,种类丰富,而且与黑人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在嫁娶、祭祀、宣战等时刻都要跳。今天,它们则成了世界艺术共同的瑰宝与养料,各种风靡一时的舞,像是迪斯科、爵士舞等等,全都有黑人舞蹈的影子。而黑人的音乐也有相同的特点,即节奏感极其强烈。这个民族擅长打击乐器,鼓的种类相当丰富繁多,又被统称为非洲鼓。演奏者在打鼓的过程中还会加上自己拍手和跺脚的声音,让节奏更加层次鲜明。除了娱乐和艺术性之外,鼓点在非洲还作为一种特殊的交流方式而存在,在各个村镇中都装有用来在危急时刻动员居民的通话鼓。

    然而在近几个世纪,西方殖民帝国对非洲进行了非人的破坏,开展了四百多年的奴隶贸易,非洲人口因为贩卖和屠杀大规模减少,许多口耳相传的历史都失传了,这既是非洲文明的损失,也是世界文明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