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

   第十五章  古代美洲文明 (上)

 

[美洲文明的起源]

    即使对于当代,古代美洲文明也是美丽而神秘的。它曾与世界的中心长久隔离,且如同地球是圆的一样长久不为人所知。直到哥伦布的船队西行前往东方,当踏上美洲的土地时,仍认为自己到达的是印度,以为他们开发了一条通往印度的新航路。这也是美洲的原住民至今被称为印第安人的由来。然而巧合的是,近来人类学家研究发现,美洲原住民印第安人基本属于亚洲的蒙古利亚人种,并且在美洲发现的遗迹均属于旧石器时代晚期以后,由此也可以推断,最初的印第安人是迁徙而来的,且极有可能来自亚洲。对此,根据历史与地理认知,我们可以做出一些合乎情理的推测。三万五千年至一万年前,当时的蒙古利亚人借由冰冻的白令海峡形成的陆桥,跨越了海洋的屏障,踏上了这片未被开垦的处女地。随后的500年间,蒙古利亚人-一或者说是印第安人——占据了这片大陆的每一个角落。

相较于农耕文明发源地之一的古中国,美洲文明也只稍晚了500年左右,在公元前1500年左右,以玉米为主要作物,形成了农耕文明社会。我们可以大胆推测,这与蒙古利亚人迁徙前所拥有的古亚洲文明密不可分。然而在随后的时间里,美洲文明并入欧亚大陆,发生了颠覆性的发展。直到1492年哥伦布抵达美洲大陆,除了中部及安第斯山脉地区存在一些奴隶制国家外,美洲的大部分地区仍然处于前阶级社会的不同发展阶段。因而美洲文明文化圈的划分就围绕这两个社会制度发展较快的地区展开,即中部美洲文化圈和安第斯山文化圈。它们是古代美洲文明桂冠上两颗璀璨的明珠。

[中部美洲文化圈]

    中部美洲文化圈主要包括墨西哥中部和南部、危地马拉、洪都拉斯斯、部分尼加拉瓜以及部分加勒比地区的奥尔梅克、玛雅、托尔特克、特奥蒂华坎、阿兹特克等地发展和没落的古印第安文明。主要分为前古典、古典、后古典三个时期。公元前1500年至公元前300年,是中部美洲文化圈的前古典时期。中部美洲文化在这个时间段内酝酿成型,奥尔梅克文明是这个时期的代表。

    奥尔梅克文明是中部美洲文化的摇篮,同时也是墨西哥文化的母文化,分布于墨西哥湾沿岸,崛起于公元前1500年左右,于公元600年到700年没落。现代考古发现奠尔梅克文明遗迹主要有拉文塔、圣罗伦索、特雷斯:—萨波特斯等,其中拉文塔文明主要存在于公元前1 160年到公元前5'00年之间,圣罗伦索则更早300年。与现代城市的用途不同,而更类似于雅典卫城,奥尔梅克的城市主要不是生活居住,而是祭祀。圣罗伦索遗址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祭坛,所有遗址均位于一个人工土台上,土台上没有居室的残垣。而拉文塔则位于沼泽中的孤岛上,街道呈中轴状,南北走向的轴线排列着许多石碑,包括四个巨头石像和雕刻着奇异纹路的祭坛,而居住设施据估计可容纳的居民不过一千人,推测主要居住的是祭司等神职人员以及城市管理者。

    奥尔梅克文明的主要成就表现在发掘发现的金字塔和石雕遗迹上。他们运用黏土,模仿火山的形状,建造了平顶金字塔。拉文塔金字塔被发掘的时候,更像是一个30米高、长宽约120米的土堆。而奥尔梅克人的石雕则显得更为精美卓绝,高浮雕、浅浮雕,描写刻画各种人物、动物的石雕在奥尔梅克遗迹中屡见不鲜。在墨西哥人类学博物馆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这类作品。其中最能代表奥尔梅克特色的,是13尊巨型人头像,由整块巨石雕刻而成,最大的一尊高度达到6米,重量有三四十吨。它们外形沉重而踏实,灵巧生动,表现了当时极高的雕刻造诣。而与巨石雕相反的是奥尔梅克的小泥人,由白浆土制作,上色染红,各种人物姿态栩栩如生。玉雕也是奥尔梅克人的卓越成就之一,与石雕、小泥人不同,玉雕主要用来雕刻祭教语稀,其中具代表性的是一个怀抱孩子的人像,呈端立状,具有大头的特征,人像与怀中孩子的脸呈一线状,怀中孩子的脸更像是一张美洲虎的脸。这样的孩子被称为虎人,是奥尔梅克文化的一个特征,也被推测是美洲雨神的早期形象。

    奥尔梅克人的社会已经具有早期社会分工的形态,行业主要有农业、商业、艺术雕刻行业、宗教祭司等。奥尔梅克人的农业经济社会已经小有成就,修筑了灌溉系统,并可以对灌溉系统的流量进行控制。他们拥有美浙最古老的文字和技术符号,拥有计算能力,甚至已经有了零的概念。然而他们的文字还不具备再现为语音的能力,不能认为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字。

    公元300年至公元900年,是中部美洲文化的古典时期,以特奥蒂华坎文明和玛雅文明为代表。特奥蒂华坎遗址位于墨西哥城东北约45公里。特奥蒂华坎在印第安语中的意思是众神之城。黄泉大道横贯其中,2.5公里长,40米宽,两侧分立着大量公共建筑、住宅以及神庙祭坛。东侧的太阳金字塔是美洲最大的金字塔,塔5层,66米高,基座225米长、222米宽,占地面积足以媲美世界著名的埃及吉萨大金字塔。原本应有一座太阳神庙坐落在金字塔顶,是祭祀太阳神的场所。正午,太阳直射大金字塔,毫无阴影。而在城市北端则坐落着与太阳金字塔相反的月亮金字塔,46米高,基座长150米、宽120米。在月亮金字塔南端是富人、权族居住的蝴蝶宫,也是特奥蒂华坎最奢华的地方。宫中圆柱上雕刻着精美的蝴蝶鸟身浮雕,在宫殿下方的一座神庙中,则供奉着周身长着美丽羽毛的海螺。特奥蒂华坎南端建有一座16万平方米的城堡,城堡中的羽蛇庙仅存基座,然而上面的羽蛇像依然栩栩如生,显得奇异而神秘。特奥蒂华坎占地总面积约20平方千米,在公元300年至公元600年问尤为鼎盛,推测人口曾达到20万,在当时可谓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之一。

    根据考古推测,特奥蒂华坎是一座由神权统治的宗教城市,经济、政治、管理、宗教、军事权力完全集中于大祭司。然而还存在这样的假设,大祭司并非一个最高统治者,而是一个权力集团,由不同区域的人共同组成,也是因为这样的制度,使得特奥蒂华坎能拥有千年的悠长历史。并且,特奥蒂华坎与玛雅历史有着明显区别。特奥蒂华坎并非由某人建立,而是聚落自发形成的,这是根据从未在特奥蒂华坎遗迹中发掘出针对统治者个人的历史记录这一状况推断出的。这也更肯定了特奥蒂华坎的统治者是一个大祭司阶层这个理论。特奥蒂华坎就像一颗辐射周边的恒星,是一个农业经济区的中心城,从事农业活动的人民进入城市进行宗教朝拜。

    公元7世纪左右,托尔特克人在特奥蒂华坎不远处建立了图拉城。不久后,特奥蒂华坎开始没落,于公元900年左右突然完全荒废。由此推测,特奥蒂华坎的灭亡同古罗马帝国一样,是因为外敌的入侵。

    古印第安文化中最灿烂的,无疑是玛雅文明。玛雅文明的根源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500年,而其兴盛时期也可以分为旧帝国时期和新帝国时期。旧帝国时期属于中部美洲文化的古典时期,主要分布在危地马拉、洪都拉斯等地区。新帝国时期则属于后古典时期,主要分布在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岛。玛雅文明从立法、数字、文字等领域,继承、升华了奥尔梅克文明的诸多特点。玛雅人采用二十进制,拥有零到百万的概念,而零这一概念的使用与东半球最早使用零的印度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比欧洲早约800年。玛雅人也拥有比奥尔梅克人更完善的天文历法,同样领先于当时的世界水准。玛雅人一共使用两种历法,均受到奥尔梅克人的影响,分别是宗教历法——圣年历(规定一年260天,分为1 3个月,每个月20天)和太阳年(规定一年365天,一共18个月,每个月20天,另含有5个祭日-),-其中太阳年甚至与当代历法相差无几。

    玛雅人在文字方面具有极其出色的成就,在古代各种文明长河中都无人能出其右。玛雅的象形文字由各种图案相结合而成,部分达到了记录语音和词汇的程度。在玛雅遗址的纪念碑和庙宇墙壁上,不乏不同图案的文字雕刻。玛雅人已经拥有了纸张和书籍,并曾有藏书,可惜被早期殖民者认为是邪教书籍而销毁。这是我们从现今研究玛雅文明的重要资料来源———当年在尤卡坦担任大主教的兰达教士的《尤卡坦记事》中获得的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