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

   第十五章  古代美洲文明 (2)

 

玛雅文明旧帝国时期最重要的城市是位于危地马拉佩腾地区的热带雨林中的帝卡尔。帝卡尔占地约500平方千米,有围墙,中心地区约16平方千米,现存3000多座建筑遗址,推测最兴盛时期的帝卡尔拥有约5万居民。与特奥蒂华坎相似的是,金字塔也同样是帝卡尔的显著特点。帝卡尔的金字塔成对出现,分立道路两侧,其中四号金字塔高70多米,是古代美洲的最高建筑。帝卡尔的金字塔顶端大多是神庙,神庙之上又有高十几米的顶冠存在,使得金字塔更显得细高而挺拔。除了帝卡尔,旧帝国时期的玛雅人还在帕伦壳、科潘、奇里瓜、乌斯马尔等地建立了雄伟的城市与繁荣的文化。绝大多数玛雅文明遗迹中,均有精美的石碑雕刻出土,用非常具有特色的绿色火山石雕刻而成,5米至10米高,中部是主要人像,雕刻精美华丽,栩栩如生,令人赞叹。

    然而在公元9世纪末,玛雅人因不明原因突然终止了一切活动,迁徙至尤卡坦半岛,也就是玛雅文明的新帝国时期。在尤卡坦半岛,玛雅人与墨西哥中央高原的托尔特克人接触,发展出了全新的特点,以羽蛇崇拜尤为突出。新帝国时期的代表城市是奇琴伊察。奇琴伊察的金字塔与帝卡尔细高挺拔的金字塔迥然不同,显现出敦厚稳重的特点。奇琴伊察的一切都围绕着天文历法展开,城中到处与历法暗合。奇琴伊察城中最著名的莫过于在2007年被评选为世界新七大奇迹的库库尔坎金字塔。塔高30米,正方形塔基边长56米,9层,四面修筑有通往塔顶的阶梯,阶梯将每面的9层分为18个部分,暗合太阳历的18个月;阶梯91级,四面共364级,加上神庙口的一级台阶共365级,代表365天。阶梯边墙底端雕刻的羽蛇头像,在每年春秋分时节,太阳西下时,在特定角度观察会发现一条发亮的巨蛇沿塔身而下的蛇影奇观。

    除了库库尔坎金字塔外,奇琴伊察还拥有一座自己的天文观象台,是一座特别的圆形建筑,被西班牙人称为蜗牛塔,可惜如今顶部的观测室已经部分坍塌损毁。奇琴伊察还拥有古代美洲最大的球场,看台长166米,长方形场地,边墙上有着如同篮球筐似的石环,玛雅人用肘、腰和膝盖击打实心橡胶球入环得分。这种体育运动在当时有着全然不同的严肃意义,它是节日中宗教仪式的重要组成部分,失败一方的队长将因此失去生命,为祭祀神?献出自己的头颅,从奥尔梅克时期起便是如此。奇琴伊察还拥有一口著名的圣井,  《尤卡坦记事》中记录有古印第安人将少女和财物投入圣井中祭祀羽蛇神的事迹。致力于奇琴伊察考古的前美国驻尤卡坦领事汤普逊曾亲自潜入圣井打捞文物,并证明了圣井与祭祀羽蛇神之间的关联。

    公元前900年至西班牙人殖民美洲,这段时间是古代美洲文明的后古典时期。托尔特克文明和阿兹特克文明是除玛雅新帝国外,两个后古典时期的代表文明。阿兹特克曾是一个居无定所的民族。他们的主神曾降下神谕,一只老鹰衔蛇站在仙人掌上的地方,便是你们的居所。1325年,在特斯特克湖中的岛上,阿兹特克人见到了这一景象,于是他们将特诺奇蒂特兰建造于此,这也是如今墨西哥城的前身。直到西班牙人远渡重洋来到美洲,阿兹特克人仍然统治着墨西哥中部,当时的特诺奇蒂特兰占地13平方千米,拥有人口20万以上。建立在特斯特克湖旁的特诺奇蒂特兰建有十几千米长的防洪堤和两条饮用水渡槽,三条十多米宽的堤道直通湖岸。在特诺奇蒂特兰的中心大广场,更建有四十多座金字塔神庙。阿兹特克人建立了帝国,但并不强势管理各地。他们像奥尔梅克人一样,在各地征收赋税而不驻派官员,让各地保留自己的生活方式。

    阿兹特克政教合一,皇帝集神权与王权于一身。实行公社土地所有制,并拥有奴隶制度。特诺奇蒂特兰的五个城区中,均设有市场,货物繁多,人流不息,代表了阿兹特克商业上的成功。而阿兹特克的生产行为仍然以农业为主,主要粮食作物是玉米和豆类,主要经济作物是在我国仅供观赏的龙舌兰。阿兹特克人食用龙舌兰,或用龙舌兰酿酒,龙舌兰的纤维可以制作绳索,叶子可以用来覆盖屋顶。

    象形文字、书籍、地图、天文历法、信仰羽蛇神、实行人祭等,是阿兹特克文明与其他中部美洲文明共同的特点。一面巨大的阿兹特克石历如今被保存在墨西哥人类学博物馆中。它于1790年被发现,中央雕刻着太阳神像。周围的四个方格代表着已失去的前四代太阳和其代表的世界。

[安第斯山文化圈)

    蒙古利亚人从亚洲携带文明迁徙而来,在广袤的南美洲土地上,无疑也有许多文明的兴衰起落。然而其中林林总总,最为耀眼的无疑是印加帝国。印加帝国可谓是南美洲土著文明的巅峰和最典型代表。而作为辉煌的印加帝国的前身,在如今的秘鲁、玻利维亚等地的沿海和山区遍布着许许多多的其他印第安文明遗迹,如查文、纳斯卡、莫奇、瓦里、蒂亚瓦纳科、奇穆等,不一而足。

    南美洲文明的源头可以追溯到公元前8000年的第一个人居地奇尔卡部落。农业文明在当时的奇尔卡部落才刚刚萌生源头,他们仍然以采集和狩猎作为主要食物来源,但已经开始栽培少量豆类作物。而代表南美洲文明起源的另一遗迹是交叉手庙,它因为其中交叉手臂的塑像和图案而得名,年代更在四五千年前。整座神庙完全用黏土建造,与中部美洲文化圈中的奥尔梅克遥相呼应。

    而安第斯山文化圈中的查文文化,恰恰与奥尔梅克文明有着诸多相似之处。查文文化因为其最重要的遗址查文德万塔尔而得名,现今考古学家推测它发端于公元前1500年,在公元前400年至公元前200年达到巅峰。查文文化的璀璨明珠查文德万塔尔是绵延的古代庙宇群落,位于海拔四千多米的山脉之上。如同奥尔梅克一样,查文德万塔尔也仅仅是一个祭祀中心而非生活居住城市,其中的居住人口不过三千。然而那里出土了许许多多来自远方的特产,如秘鲁南部的朱砂、智利北部的青金石、厄瓜多尔沿海的大风螺等,令人惊讶。在查文德万塔尔主庙的’正前方,一个方形广场位列于前,广场被层层台阶环绕,显得宁静而开阔。在主庙的左侧还有一个圆形的小广场,凶猛的美洲虎、持着利刃的武士,形态各异、栩栩如生的各式石雕围绕着这一圆形小广场。走下小广场,沿着旁边的台阶向上攀登,两组地下巷道便展现于眼前。两组巷道距离地面大约有两米的距离,穿插纵横,交错相通,以其中存放的一座巨大的方尖石碑最为引人注目。该方尖石碑年代可追溯到公元前8世纪,高4米,形形色色的人物被雕刻其上,体态各异,雕工精美,为现代艺术史学家赞叹。

    而位于秘鲁南部沿海的帕拉卡斯文化,则在纺织工艺上独占鳌头。帕拉卡斯文化兴起于公元前10世纪,没落于公元5世纪。其纺织业工艺的成就着实令人叹为观止。在当时的历史工艺条件下,帕拉卡斯人的纺织物中可以分辨出一百九十多种不同的颜色,色彩斑斓,华美艳丽。在帕拉卡斯文化遗址中,发现了不少的木乃伊,木乃伊身上大多穿着彰显帕拉卡斯精妙的纺织工艺的华服,无论是在纺织、刺绣还是印染等方面,均显示了帕拉卡斯文化超越时代的印染工艺。

    在大约相同的位置,公元前200年至公元600年间,纳斯卡文化兴衰于此,推测纳斯卡文化可能正是在帕拉卡斯文化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然而与帕拉卡斯文化不同的是,纳斯卡文化在陶艺上表现出了极高的造诣。纳斯卡文化以砖红或橙色的陶器作为底色,用红、黄、褐、紫、黑、白、灰等诸多不同的色彩描绘了神怪、花草、鸟兽等不同的主题。即使属于不同的领域,纳斯卡文化也继承了帕拉卡斯文化在纺织工艺上色彩斑斓、做工精美的特点。看似简单的陶器,经过分析之后可以发现,仅仅表面涂釉就可能有8-10次之多,纳斯卡陶器复杂精湛的工艺可见一斑。与大多数古代美洲文化迥然不同的是,纳斯卡文化并没有修建宏伟的神庙,让纳斯卡文化闻名于世的是他们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水利工程-一纳斯卡地画。在秘鲁西南沿海250平方千米的原野上,纳斯卡地画位列其上,猴子、蜂鸟、章鱼、蜘蛛、蜥蜴,种种抽象图案只有在日出时分附近的高山上才可以清楚地看到,而烈日当空时便消失不见,实在让人匪夷所思。再考虑到施工难度与当时的工业技术水平,难怪人们会认为这是人力所不能企及的,将它列为世界古代第八大奇迹,更有甚者认为它是天外飞仙的造物,是不明飞行物的停机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