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  第十五章  古代美洲文明

   [安第斯山文化圈)(下)

 

而纳斯卡文化的北面,还有一位邻居———莫奇人。莫奇人拥有数十万人口,势力范围远超纳斯卡文化。历史、考古学家推测莫奇是一个以军事为主的帝国,以战争为历史主旋律,是一个热血而好战的民族。塞露布兰科是莫奇的主要文化遗址,太阳金字塔和月亮金字塔建造其中,体积巨大,体现出古代美洲特有的平顶金字塔特点,而塔身土坯上的制作者标记说明了它们来自于不同的地区。在月亮金字塔的周边曾出土一座制陶工场,发掘出的陶土器皿堪称印第安文明的代表,向我们展示了在西班牙人来到美洲之前的美洲生活的惊鸿一瞥。莫奇人的陶器不仅仅是一种生活器皿,同时兼具了塑像的功能。而这些塑像并非祭祀神像,造型五花八门,如人像、人头像、动物、家具、船只、房屋等等,内容更是让人目瞪口呆。手持利器的战土和颈上戴着绳套赤身裸体的奴隶俘虏的陶像占了其中的大部分,推测其中不仅有象征着战争和胜利的部分,更有人祭过程中的刽子手塑像;其中部分陶像表现了性生活和生育,体现了当时社会阶级中社会性别角色的区分;更有部分陶像描绘的是身患各种疾病的病患,活灵活现,专家甚至可以借由陶像辨别所描绘的是什么疾病。莫奇文化的陶像展现的不仅仅是莫奇在制陶工艺上的杰出成就,更充分表达了莫奇高度发达的社会文化。

    接着往内陆探索,在更高海拔的地区,蒂亚瓦纳科文化在这里留下了他们的遗迹。蒂亚瓦纳科文化位于海拔四千米左右的高原上,是一个当之无愧的高原文明。高原文明总是给人带来神秘莫测之感,蒂亚瓦纳科文化也同样拥有可以媲美纳斯卡地画的太阳门。太阳门由整块的原石巨石打磨而成,约三米高、四米宽,重近百吨,其上雕刻着繁复而神秘的雕像。它的神秘不止于工艺与造型。每年秋分时节,沿着太阳门的中轴,太阳徐徐升起,每年秋分的第一缕朝阳必然从太阳门的正中射入。太阳门可能正是代表南美建筑典型的巨石建筑的起源。不规则的巨石被堆砌起来,却天衣无缝,在不使用任何黏合剂的情况下,再薄的刀片也无法伸入其中的空隙。

    曾与印加王国并存的奇穆王国疆域南北横跨一千多千米,直至1465年才被印加王国征服。奇穆王国以精巧卓绝的手工业著称,编织、木刻、金银饰品,无不精美绝伦。奇穆王国拥有完善先进的水利工程,行政管理体系初步建立,完善且层次分明,拥有森严的社会等级制度体系,贵族的权利和尊严神圣而不容侵犯。奇穆王国的都城,一昌昌城,被考古历史学家们誉为城堡之城。昌昌城是世界上现今发现的规模最大的土砖城遗址,鼎盛时期的昌昌城拥有10万人口,城市面积约有20万平方千米。昌在奇穆语中是太阳的意思,昌昌城即为太阳之城。奇穆王国的每一位国王都会在昌昌城建造一座城堡,并在死后葬入其中。每一座城堡都被分割为诸多功能区,有祭祀仪式举行的地方,有灵柩安置的地方,也有居室和储藏间等。如今发掘的昌昌城被划分为十个城堡区域,十个城堡被构造复杂的高墙分隔。砖块建筑的高墙上覆盖一层平滑表面后,奇穆人就可以在上面雕刻,以便达到装饰墙体的作用。而装饰墙体的花纹主要有两种,即写实手法与抽象手法,表达的主题主要是鸟、鱼以及一些小型哺乳动物。

    而上述诸多,都不是安第斯山文化圈最重要的文化发源地。在的的喀喀湖面前,其余诸地都要黯然失色。的的喀喀湖是世界上最大的高原淡水湖,面积8830平方千米,海拔3812米,平均水深达到百米,最深处更是有250多米。它无疑是安第斯山脉文化圈桂冠上最闪耀的明珠,印加王国由此发源。甚至时至今日,当地的印第安人依旧保持着原始的生活方式,展示着古老而深刻的印第安文明不为人知的伟大和寂静。

    生活在的的喀喀湖的乌鲁族印第安人用当地的特产香蒲芦苇草,在湖面上堆建起一个个喜人的浮岛,乌鲁族人便世代在上面生活。香蒲芦苇草是乌鲁族人最重要的生活资源,不仅是搭建浮岛的材料,对于建造房屋、船只也必不可少,甚至青嫩的芦苇根也是乌鲁族人餐桌上必不可少的部分。乌鲁族人保持着古老的生活习惯,男渔女织,男性个个都是捕鱼好手,而女性则对纺织工艺信手拈来,人人都可以编织出艺术品级别的带有浓浓印加风情的纺织品。岛上有限的资源使得他们仍然保持着以物易物的交易方式。乌鲁族印第安人就这样保持着原始而淳朴的民风,在美丽的的的喀喀湖上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在印第安文化中,的的喀喀湖是圣湖,印加的先祖、太阳神的儿女迈塔·卡帕克和玛玛·库卡出生于此。他们按照太阳神的旨意离开圣湖的的喀喀,前往库斯科,在库斯科建立了印加帝国的都城,并一步步建立了庞大雄伟的印加帝国。在印第安语里,库斯科是世界肚脐的意思,即世界的中心。印加帝国的疆土被称为塔万廷苏约,在印第安语中的意思是四方一统。塔万廷苏约南起亚马孙平原和查科地区,北至厄瓜多尔,横跨四千多千米,总面积更是达到了两百多平方千米。而对于印加帝国的人口估算,专家观点不一,提出了两百多万到六百多万的几种不同说法。印加帝国在文字、历法等方面的发展不如中部美洲文化圈,而印加帝国的社会组织结构、国家体系则是中部美洲文化圈所不能企及的。

    印加帝国的印加王迈塔·卡帕克被认为是太阳神的儿子,通常称呼其为印加。印加帝国由许多不同的民族组成,后来被其中的克丘亚民族征服统一,印加的王位才最终成了帝国统治者的代名词,并只有印加的后代可以继承。印加王有众多妻妾,而印加帝国的王后是逐塔,卡帕克的姐妹、同为太阳神儿女的玛玛,库卡。印加帝国被划分为四个大行政区,每个行政区有一个地方长官。社会管理的最基础单位被称为艾柳,是一个扩大化的家庭概念。土地实行私有制,归艾柳所有,而土地的产出被分为三份,在地方长官的监督下,一份归印加王,一份归贵族,剩余的一份归艾柳。在这些制度中,我们可以看到省份行政区域、户籍、赋税等种种现代行政制度。

    而在当时,制约这样行政管理的主要因素是印加帝国辽阔的疆土。辽阔的疆土使得行政管理的实施显得并不强力有效,印加王对帝国的掌控力也受蓟了影响。为了应对这些问题,印加帝国建立了完善的公路网,其中有两条主要干线横穿南北。印加的公路网络总长度达到了4000多公里,路宽在4.5-7.5米之间,并且建设了百余座桥梁,每隔7.2米设置一个里程碑,每隔20公里设置一个驿站。驿站为过往旅客提供食宿。这样的设置为军队的紧急转移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使得印加王的王权得到极大的加强,任何叛乱都可以快速肃清。同时,查斯基(印加帝国的信使,为印加王传递帝国各地信息)在帝国境内传递信息也变得轻而易举,使得行政令变得更具时效性且行之有效。

    印加帝国没有文字,采用典型的结绳记事法。因为军事需求,印加帝国具有非常精巧的石城、要塞修缮工艺。他们采用和蒂亚瓦纳科相同的方式,用形状不一的巨石堆砌巨石建筑,不使用黏合剂,表面也不加装饰。这样的建筑显得野性而有力,同时刀片也难以插入的石缝又充分体现了工艺的精巧,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萨克萨瓦曼城堡。萨克萨瓦曼城堡位于库斯科城北三公里的小山上,有2 1个棱堡和3层城墙,每层城墙高18米。所用的巨石中,最大的宽度达到5米,长度更是达到了9米,山顶的阅兵场是每年6月24日太阳祭的举行地。

    安第斯山王冠上的明珠——印加帝国首都库斯科,位于比尔加诺塔河上游一处海拔3410米的高原盆地中。山岭之间,巨木繁茂,这是印加帝国的发源地,也是今日秘鲁库斯科省的省会城市,还是秘鲁最重要的旅游胜地。在今日的库斯科城中,依旧可以看到印加帝国时代的样子,街道、宫殿、庙宇、特色的房屋建筑穿插在城市之中。城市的中心是武器市场,是印加帝国尚武的象征。而武器市场的周边是一些殖民者的印记,包括一些西式拱廊和天主教堂。在广场的东北方,是最著名的印加神庙—一科里坎查。科里坎查在印加语中的意思是黄金院落。然而走到遗址所在地,我们只会看到一座天主教堂,走入教堂之中,才会发现别有洞天,我们熟悉的印加巨石建筑出现在眼前。

    而根据16世纪西班牙史学家维加的记载,当时的科里坎查绝不辜负黄金院落的名字。整座庙宇的墙壁和地面都由金片覆盖其上,庭院之中并非种植着稀有的植物,而是黄金制造的玉米、植物及神态各异的各种动物的塑像。西班牙人的殖民入侵使神庙被毁,金片被剥离,塑像被搬走,并在神庙原有的基石上建起了圣多明戈教堂。圣多明戈教堂如今早已在两次地震中夷为平地,而依照巨石建筑建造法建造的地基和围墙下端却安然无恙。经过两次重建,神庙和天主教堂如今呈现出共生的形态。大殿中神殿的规制和雄伟依稀可见,太阳神庙、月亮神庙、星神庙的位置仍可辨认,而金太阳残片还时时提醒着过往的人们:科里坎查曾经的辉煌和在殖民统治下的苦难。

    库斯科城西北一百余公里外,雄伟的维尔卡班巴山耸立于此。乌鲁班巴河如一条咆哮的巨龙,从维尔卡班巴山间奔涌而出。一座隐秘的印加古城藏匿其问。这里是印加人最后的抵抗力量的藏身之所,最终为何被他们遗弃也将永远是一个谜。西班牙人统治秘鲁的300年问,也从未发现它。直到191 1年,耶鲁大学的一位历史学教授才最终发现,向世人揭开了它尘封多年的面纱。它就是世界新七大奇迹之一一著名的马丘比丘。马丘比丘海拔2280米,一面靠山,三面环水,两侧的悬崖高达600多米,是印加帝国在1440年至1500年才建造的新城。面积约13平方千米,根据遗址推测,曾拥有居民一千余户。如今的马丘比丘已是残垣-断壁,但正是从这些残垣中,我们仍可窥见当时马丘比丘的兴盛繁荣。

    辽阔的美洲大陆当然无法仅仅由两个文化圈就能概述所有。中部美洲文化圈和安第斯山文化圈均以其特有的文明形态为我们展现了古代美洲历史文明的惊鸿一瞥。即使时至今日,我们仍然未破译美洲文明的所有种种,如纳斯卡地画,又如太平洋上那座智利所属的复活节岛,这座毫无生机的小岛上面六百余尊整块火山岩打造的巨大人头像也是印第安文明的产物吗?神秘的起源,繁盛的过往,衰落的辛酸,不解的隐秘.这其中的种种使得古代美洲文化相较东半球的历史文化更为吸引人。一代代的历史考古学家前赴后继,希望破译美洲文明,究其本源,发掘不为人所知的隐秘和伟大。而一代代艺术家也由于古代美洲文明的启发影响,创作了一部部巨著、一幅幅名作、一段段天籁。古代美洲文化绝对不会因为殖民的创伤就永远沉寂。与之相反,它会以一种更具活力的姿态在这里继续繁荣兴盛下去。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古代美洲文明被尘封、被潜藏的种种终将被一一揭示,那或许是我们不可期的一天,但是对于这一伟大的文明,希望可以怀着敬畏的心态,怀着淡淡的期许,等待它在世人面前揭下神秘的面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