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 第三章 两河流域的古文明

   人类文明的发祥地(上)

 

第三章 两河流域的古文明

两河流域先民创造了文字,这是对人类文明的伟大贡献。两河流域的先民,包括苏美尔人、阿卡德人、巴比伦人、亚述人,他们以文字的形式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内容涉及行政、文学、宗教等等。

人类文明的发祥地

走进西亚大地,你会发现两条大河,一条是幼发拉底河,另一条是底格里斯河。两条大河自北向南一泻而下,直至波斯湾。两河流域是一片广袤的平原,人称美索不达米亚,在希腊语中就是两河之间的意思。这片大地形似一弯新月,所以西方人把它称为沃月地带,我们称之为两河流域。

现在到两河流域旅行,会发现这里因为石油的开采而富甲天下,但回想人类文明的早期,这里却是另一番景象。那时,这里资源匮乏,征战不断,因为战乱,人们经常迁徙。但就在这片动荡的土地上,却升起了人类文明的第一缕曙光,最早的文字就诞生在这里,最早的城市也出现在这里,这片土地上诞生了许多为人类所骄傲的文明成果。取之不尽的泥土成了人们基本的生活资源,他们用泥土制造日用器皿,甚至在泥土上写字。除了泥土之外,这里还有幼发拉底河,水资源也是宝贵的,水和泥土便成就了这里轰动世界的文明成果。

讲到两河流域的文明成果,就不能不说到苏美尔人,正是他们创造了灌溉农业,这是一种全新的农业生产方式。早在公元前6000年,大规模的灌溉系统就开始出现了,到了公元前3000年,大规模的灌溉造就了两河流域的文明。现今伊拉克的南部地区,就是当时苏美尔人、阿卡德人、巴比伦人先后生活的地方。

我们要讲一个叫特罗的小地方,它地处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的交汇处。我们还要说到一个叫萨西的法国人,他率领考古队于1877年至1900年对这块仅有12平方千米的土地进行了大规模的考古活动。他们发现了三万多块泥板,上面刻有文字,刻有两千多行铭文的圆筒形印章,还有各式雕像。世界上最早的人类文明被发现了,这就是苏美尔文明。

时光回到6500年前,苏美尔人来到两河流域的最南端,他们在那里停了下来,定居下来。于是,这里有了房屋,有了家。经过辛勤的耕种,他们收获了粮食。不仅如此,他们还进行多种经营,栽种了果树,在沼泽中捕鱼。终于,他们在4900年前建立起了世界上最早的城邦国家。之后在苏美尔地区竟先后诞生了十几个城邦。城邦的范围既包括城市,也包括城市周边的耕地,还有村庄。当然,城邦要有人来管理,于是这里就有了统治者,城邦的所有事务都要由他来主持,像战争、宗教仪式、修造神庙,还有贸易活动等等。

时光匆匆而过,苏美尔人的城邦在大约四千三百年前遭到了来自北部的阿卡德人的袭击。阿卡德人的精兵强将席卷了苏美尔的城邦。一场风卷残云般的战争后,苏美尔地区统一了,两河流域第一个统一的国家诞生了,它的新首都定在北部,这就是阿卡德。建立这个王国的人是萨尔贡,他在征服了两河流域南部地区后,又把锋芒直指北方,向北,向北,一直到达今天的土耳其,还有伊朗的西部。到了他的孙子纳拉姆辛统治时期,王朝迎来了它的鼎盛。

历史上很多王朝都摆脱不了盛极而衰的命运,阿卡德也是如此。有人认为是外族的入侵导致了王朝的灭亡,也有人认为王朝灭亡的原因来自内部,是高度的中央集权和财富的弊端所致,还有把王朝的灭亡归于气候的说法。

就在阿卡德王朝消亡100年后,一个新的王朝又在两河流域出现了,这就是乌尔第三王朝,这个时期又被称为新苏美尔时期。作为新苏美尔王朝的创建者,乌尔那木本来是乌尔城的一个军官,是他将两河流域南部,还有阿卡德和苏美尔地区重新统一起来的。他的儿子舒尔吉不仅巩固了父亲建立的王朝,还把它建设成为两河流域前所未有的强大国家。在他统治时期,诞生了世界上第一部法典,这就是被后世一直传扬的《汉谟拉比法典》的蓝本。后世的很多学者误认为这部法典是乌尔那木颁布的,所以称之为乌尔那木法典。

乌尔第三王朝把苏美尔文明发展到了一个辉煌时代,它也成为其他民族效仿的典范,在其他民族建立了国家后,苏美尔文明得到了继承。前面说过在两河流域发现了大量的泥板,它们成为文明的重要载体,我们甚至在那里发现了两河流域流传最广的一部史诗,这就是《吉尔加美什史诗》。这部英雄史诗情感丰富,悲剧色彩浓郁。这些记载了史诗的泥板,诞生的年代比吉尔加美什本人所处的时代还要晚。

苏美尔人既善于学习,还擅长经商和对外交往。回望6000年前,他们的商队就行走在阿富汗、印度次大陆、小亚细亚和波斯湾,在这些地方,都会看到他们的身影。两河流域出产的粮食和鱼肉制品经由他们被运往各地,商品售出后,他们又带回所需的木材、石料和矿产,甚至还有一些奢侈品。不要简单地来看一次商业旅行,他们经营的不仅是商品,还向四面八方传播了自己的文明,那些泥板上面用苏美尔语书写的楔形文字,也经由商人的手传播出去。于是,这种文字让更多的人大开眼界。

那些楔形文字是什么时期出现的呢?答案是大约在公元前3400年,这种文字出现在了泥板上,它称得上是一种准图画文字,是楔形文字的雏形,叫作前楔形文字。真正定型为楔形文字是在几百年后。苏美尔语是第一种使用这种文字的语言。公元前2000年后,苏美尔语只用于书写,人们口头讲的多数是阿卡德语,但苏美尔语文献还存在,而且一直延续到了公元元年前后,但只是作为一种书面语,用它来写作宗教赞美诗和其他文章。

我们来看一块石碑,这是1901年在现在伊朗的苏萨地区发现的,石碑由黑色玄武岩雕刻而成,上部雕刻着一个国王,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汉谟拉比王,他从正义之神、太阳神沙马什手中接过象征权力的权杖,他的神情虔诚而郑重。汉谟拉比于公元前1792年登上王位,他是巴比伦文明最重要的缔造者。他的声望不仅来自征战的功绩,还有就是一部至今仍被人们称道的法典--《汉谟拉比法典》,它的意义在于它是迄今为上世界史上第一部完备的成文法典。

让我们近距离观看这部影响深远的法典。它的全文刻在黑色玄武岩的下半部,全文共分三个部分,即前言、正文和后记。在前言中,汉谟拉比王向世人宣告自己的君权是神所授予的,自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王。正文共有282条法律条文,涉及杀人、盗窃、强奸等罪的处罚规定,还有涉及民事纠纷的处理原则,还有婚姻的礼金和聘金的额度等等。在后记中再次对汉谟拉比王的公正加以宣扬,并希望法典在后世传扬,并诅咒胆敢破坏这部法典石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