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  第十六章 资产阶级革命

 [俄国农奴制改革] 

 

在15世纪至19世纪,俄国还顽固保存着野蛮落后的农奴制。这种制度残酷地摧残着广大农奴的人格和自尊心,他们要为地主无偿地劳动,甚至被作为物品抵押债务。大量劳动力被束缚在地主的土地上,导致资本主义工业的发展缺乏劳动力。当西欧国家在加大发展力度时,俄国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却远远落在后面。为了缓和日益激化的矛盾,发展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沙皇政府于1861年开始对农奴制进行改革。这项改革虽然为资本主义的发展创造了一定的条件,但农奴制的残余依然存在,对俄国社会后来的发展产生了消极影响,从根本上消除农奴制的残余任务就落在了俄国资产阶级肩上。

    1480年,罗斯摆脱了蒙古的统治,加快了建立俄罗斯统一国家的步伐。莫斯科公国大公伊凡三世实现了东北罗斯大部分的统一。在统一的过程中,伊凡三世主要依靠中小贵族,他还以把土地分封给中小贵族作为答谢。封地制造成农民生活状况的恶化,有些地区就出台了限制农民自由的规定。国家又通过法律将农民束缚在地主的土地上,农民失去人身自由,成为封建主的农奴。此后一系列规定又加重了农奴的负担,人身自由的限制更加严酷,处境更加恶化。

    在不堪忍受的农奴制的压榨下,爆发了全俄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起义虽然给沙皇政府以一定打击,但还是以失败结束。

    到了17世纪,农奴制度进一步加强,阶级矛盾进一步激化。沙皇颁布敕令,规定地主可以在5年内追回逃亡的农奴,以后又增加到9年和10年。如果逃亡的农奴被其他主人带走,追回的期限可以延长到15年,农奴的处境更加恶化。接着又以法律的形式将野蛮的农奴制度固定下来,地主对农奴有权追回,农奴如果逃亡,主人可以无限期地追回,地主还可以审讯和拷打农奴,甚至加以判决。地主还有权干涉农奴的财产、婚姻等等。地主甚至取得了将农奴流放西伯利亚的权力,还有权将农奴放逐去做苦工,地主可以任意剥削压榨农奴,而农奴不能控告地主,如果控告地主,农奴将被终身流放。

    残酷的农奴制下,农民终于忍无可忍,以普加乔夫为首的农民起义爆发了。起义者宣布解放农奴,起义声势浩大,很快席卷了喀山、乌拉尔、西西伯树亚、车里亚宾斯克等地。沙皇对起义进行了镇压,继续强化农奴制,这激起了更强烈的反对,先进的知识分子也加入反农奴制的行列,一场轰轰烈烈的启蒙运动展开了。

    作为俄国启蒙运动的先驱,罗蒙诺索夫对农奴制提出了尖锐的批判,对农奴寄予深切的同情,他呼吁发展生产力、发展教育事业、传播科学知识、建立卫生保健等,希望以此对农民的处境加以改善。

    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发展来看,19世纪上半期的俄国已经出现大量的资本主义手工工场,并向大机器工业过渡,这对农奴制产生了动摇,加速了农奴制的瓦解。俄国的工业革命使资本主义生产关系逐渐代替了农奴制的生产关系,一些农奴获得解放,虽然数量有限,但毕竟预示着新的时代即将到来。

    对农奴制的否定、对新秩序的期盼,也表现在俄国的思想文化领域,许多文学作品讴歌自由,充满了对农奴制的抨击罗

    农奴制已经走到尽头,它已经无路可走了。往日做牛做马的农奴终于揭竿而起,在沙皇眼里,农奴已经成了一座座火药库。1855年,亚历山大二世即位后,阶级矛盾更加激化,农民的骚动与日俱增,农奴制已经成了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一大障碍。

    在各方面的压力下,也是大势所趋,亚历山大二世签署了《农民改革法令》,法令规定农民可以获得人身自由,他们享有一般公民的权利,他们可以拥有自己的财产,可以自由迁徙、婚配。可以从事工商业活动、缔结合同、进行诉讼等,地主应该承认农民的人身和人格自由,不允许买卖和交换农民。

    这项改革使2000万农民获得了人身自由,他们摆脱了对地主的人身依附关系,也为资本主义的发展提供了大批的雇佣劳动力,有利于俄国资本主义的发展。随着大工业的逐渐发展,工业革命的完成,俄国也从封建农奴制社会过渡到了资本主义社会。但因为这项改革是自上而下进行的,因此对统治阶级的利益不会造成损害,他们只是利用改革强化了自己的统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