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千年恩怨

   基督教与伊斯兰教的千年恩怨(3)

  5、文艺复兴运动为西欧基督教世界注入了前所未有的活力和扩张的生机,第一次世界大战令奥斯曼土耳其等伊斯兰大国解体或消失,现代中东乱局由此发端

中世纪的欧洲是一个非常黑暗的时代。当时封建社会的精神支柱是基督教教会,上帝是绝对的权威,艺术、文学、哲学全部都是按照基督教的教义《圣经》来学习,谁也不能违背,否则会受到宗教法庭的制裁。13世纪末由意大利开始的文艺复兴运动使人们从思想上逐渐摆脱了基督教的禁锢,极大地唤醒了基督教世界的民族意识和创造积极性,这种伟大的思想文化运动为欧洲进入资本主义阶段开辟了路径。16世纪,整个欧洲被路德所发起和领导的宗教改革运动所席卷,罗马天主教会对西欧的封建神权统治永远结束。路德的宗教学说成为了新兴资产阶级进行革命的思想武器。 整个西欧基督教世界就象注入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活力一样充满了扩张的生机。

从1798年拿破仑入侵埃及时起,西方国家掀起了新一轮的征服狂潮。面对西方世界建立在现代工业基础上的巨大政治军事优势,伊斯兰世界的应战与西方完全不在同一个级别上。 拿破仑占领埃及是一个新的历史时期的标志。伊斯兰世界在欧洲基督教文明的科学技术、发达工业和军事方面先进的武器进逼下节节退守,到19世纪末,阿拉伯世界大部分地区渐渐地沦落为殖民地或半殖民地的地位。奥斯曼土耳其最终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败于协约国之手,国家因而分裂,欧洲列强掀起了一场“瓜分奥斯曼帝国遗产”的激烈争斗。1922年凯末尔领导的资产阶级革命推翻帝国,废除了苏丹和哈里发制,苏丹穆罕默德六世流亡国外。之后在凯末尔领导下,击退希腊,建立土耳其共和国,奥斯曼帝国至此灭亡。

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曾经是世界上最为宽容的帝国,它虽然信奉伊斯兰教,却接纳了基督教、犹太教等各种宗教和流派。它曾经发动过无数的对外战争,但又维持着领土之内和和平与繁荣。帝国死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帝国的遗产一直持续到了今天。它领土内成立的那些国家—伊拉克、叙利亚、巴勒斯坦,纷纷陷入了内战之中。对奥斯曼帝国的瓜分带来了百年的灾难,中东成了世界上战乱最频繁的地方。散落了一地的碎片,目前中东地区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来自于这些碎片,现代中东的乱局由此发端。

6、英法对阿拉伯统一阳奉阴违,宗教冲突日益剧烈;“伊斯兰国”(IS)通过极端恐怖活动,企图消除二战结束后现代中东的国家边界,再现伊斯兰世界的辉煌

一战之前,英国人曾向当时的阿拉伯世界领袖之一的哈希姆家族首领侯赛因.本.阿里提出要帮助阿拉伯人。根据协商,到战争结束后,英国人支持阿拉伯人脱离奥斯曼统治,建立一个统一的阿拉伯国家。这个阿拉伯国家包括阿拉伯半岛的一部分和伊拉克、叙利亚、巴勒斯坦等地。但不幸的是,侯赛因.本.阿里的谈判对手是英国人。他以为英国人会像阿拉伯人一样守信用,但这个看法却落空了。对于伊斯兰世界来说,承诺是无比重要的,一旦承诺就必须遵守。但英国在政治实践中,却慢慢地形成了另一套规则:只要没有成为双方签字的正式条约,任何谈判时的协定、个人的口头承诺等,都不承担强制履行的义务。在将侯赛因.本.阿里争取到反抗奥斯曼人的行列后,英国政府却并没有将他的要求当回事,转手将整个叙利亚许诺给了法国。在中东地区几乎没有影响力的法国,按照约定也派出部队进入了叙利亚,从英国军队手中接过了控制权。在此基础上,法国再次将叙利亚拆开,分成了大黎巴嫩和叙利亚两部分,这个地区进一步碎片化。

所谓大黎巴嫩,是相对于原来以黎巴嫩山和沿海为中心的黎巴嫩地区(可以称为『小黎巴嫩』)而言的。与阿拉伯其他地区不同,『小黎巴嫩』是一个以基督教马龙派和伊斯兰教德鲁兹派为主的地区。在阿拉伯征服期间,马龙派这个孤立的基督教派别,在『小黎巴嫩』占了人口多数。而伊斯兰教徒则大部分来自一个特殊的派别—伊斯兰德鲁兹派。德鲁兹派属于伊斯兰什叶派的一支。到了19世纪,在奥斯曼统治下,『小黎巴嫩』发生了若干次教派冲突。马龙派和德鲁兹派大打出手,引起了外部的干预,最终,一个由马龙派、德鲁兹派、正教徒和其他一些小派别组成的行政会议掌管了行政权。到法国人接手叙利亚时,法国人希望加强对这个『小黎巴嫩』地区的控制权。法国人的方法是:将叙利亚其他一些伊斯兰教占多数的地方划归给黎巴嫩,这些地方在黎巴嫩和叙利亚边界附近,以逊尼派和什叶派穆斯林为主。这就是『大黎巴嫩』的来历。随着黎巴嫩的扩大,逊尼派人口陡然间增长了八倍,什叶派人口增长了四倍,马龙派的优势地位被削弱了。法国人的做法把黎巴嫩变成了世界上宗教结构最复杂的国家。在1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马龙派、正教徒、德鲁兹派、逊尼派、什叶派林立,它们本来并不属于同一个国家,却被法国人强行合并在一起,为将来的冲突埋下了火种。

现代中东是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废墟上形成的,有很多国家的边界是根据欧洲列强的利益而划定的。但尽管如此,在独立之后,绝大多数国家都实行宗教宽容政策,穆斯林、基督教徒及其他派别和平共存。IS等对所有非穆斯林采取屠杀和强迫皈依政策,不仅违反了伊斯兰教教义,也违背了伊斯兰世界自身的文明原则。这种碎裂化和极端化的趋势,是目前中东普通民众面临的最大威胁,同时这些极端分子在世界各地发动的恐怖袭击也对全球各角落的民众造成了威胁。但是中东的主要问题在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瓦解之后,一直没有形成稳定的国际秩序,又因上世纪90年代以来西方在中东的持续干预、巴以冲突等原因,陷于一个逐渐碎片化的过程。

伊斯兰世界有两大黄金岁月,第一次是穆罕默德创建伊斯兰教以后,四大哈里发开疆扩土,直到成就阿巴斯王朝把地中海变成内海的伟业;第二次是奥斯曼土耳其平定亚非拉直到被一战打垮。所以,历史的波浪曲线似乎一直在预示着,伊斯兰世界不会一直忍受碎片化的黑暗,而最有煽动力的口号莫过于回到曾经的黄金时代,特别是回到那个属于阿拉伯人的哈里发时代。在这种背景下,“伊斯兰国”(缩写IS)应运而生。

“伊斯兰国”,前称“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缩写:ISIS), 是一个活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极端恐怖组织,2003年以前以“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的名义开展活动。该组织的目标是消除二战结束后现代中东的国家边界,并在这一地区创立一个由基地组织运作的酋长国 。2014年6月29日,该组织的领袖巴格达迪自称为哈里发,将政权更名为“伊斯兰国”,并宣称自身对于整个穆斯林世界(包括历史上阿拉伯帝国曾统治的地区)拥有权威地位。2014年9月,美国组建了一个包括英国、法国等54个国家和欧盟、北约以及阿盟等地区组织在内的国际联盟以打击IS 。

萨达姆是一位颇具野心的政治家,他掌控伊拉克后,试图要将伊拉克变成为古代巴比伦那样强盛的国家,再现昔日巴比伦的辉煌。为此,他采取多种措施以实现其梦想。1990年8月2日,萨达姆决定入侵科威特,将这块诱人的肥肉吞入腹中,以大大提升自身力量。伊拉克的行为引起以美国为首西方国家的惊恐,严重威胁他们在中东地区的利益,尤其是石油利益。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发动海湾战争,萨达姆遭到惨败,伊拉克逐渐退出中东强国的行列,他的「巴比伦之梦」陷入沦落。2003年,美国绕过联合国安理会发动伊拉克战争。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在炮火和硝烟中被美国推翻,萨达姆本人也被处以绞刑,一个充满个性和富有争议的一代枭雄就此落幕。伊拉克战争结束了伊拉克大国梦,同时也终结了萨达姆的「巴比伦之梦」。然而,种种迹象表明,“伊斯兰国”的迅速崛起,萨达姆政权旧军官起到了重要作用,伊拉克“巴比伦之梦”正借“伊斯兰国”而还魂,中东地区恢复正常仍有待时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