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

第三集 时节(5)

3000公里外,丰收过后的上堡,干燥的秋风劲吹。老沈家的第三代,开始了一生的旅程,新生的婴儿在秋收之后满月,是宴请亲朋庆贺的时候。

满月酒,要按照历书,挑出最好的日子,菜单沿用五碗四盘的传统。肉菜的多少检验着主人家的诚意,这是稻农们盘点一年收成的时刻。春播种,夏长赢,等到秋天,颗粒归仓,儿孙满堂,这是中国人收获的季节。

最早进入冬季的是东北,大雪已经落下,土地开始封冻。李树国夫妇藏好粮食,以度过漫漫长冬。冬季,不仅是土地和作物休息的时间,也是忙碌一年的人们归家,用团聚犒劳自己的季节。春节前,数以亿计的中国人,从工作地踏上回家的旅程。他们带上简单的家当,借助一切交通工具,横跨千里,归心似箭,为的是一顿象征着团圆的年夜饭。

这是农业文明留给现代中国的印记,也是我们关于时节故事的尾声。
  江西上堡,越冬的水田已经蓄水沤肥。湖南衡阳,何连荣一家期盼新年风调雨顺。飞鱼季又至兰屿,巴布接替了爷爷的工作。在这个时代,每一个人都经历着太多的苦痛和喜悦,中国人总会将苦涩藏在心里,而把幸福变成食物,呈现在四季的餐桌之上。

从黑龙江大海林一米见深的积雪开始,当阳光直射赤道,春分时节悄然来临,寒冷尚未远离的东北离不开一锅“铁锅炖鱼贴饼子”

同一时节,向南2000多公里的浙江九狮村,春雷过后的第一拨笋,已然酝酿成熟跃跃欲出,笋干炖鸡,雷笋炒肉丝,油焖春笋,流行于江南一带的多味笋干是当地人最重要的经济来源

雷笋季节过后,更有口感更为珍贵的黄泥拱登上灶桌,一盘“咸肉蒸黄泥拱”,这是笋农们独享美味的时刻。

极致的美食只留给最勤劳的人们。江西上堡乡的农民靠着老古传下的24节气表感知季节变化,四季轮回,应季而作,应季而收,色泽新鲜的米糕“九层皮”象征红红火火的日子

万物萌发之际的鄱阳湖畔,一盘藜蒿炒腊肉或者蒿粑的美味,用以领略自然的味道

而在北方山里,至今不忘腌一罐木兰芽,蒸一餐榆钱饭;

香椿是独特的中国春季美食代表,用香椿摊鸡蛋、拌豆腐是北京房山人饭间最朴实的餐点

风雨一路向北,到达长江中下游地区,初夏时节的千岛湖民,最享受吸食螺蛳的乐趣;开化的螺蛳捕手最了解季节变化,昼伏夜出是因为女儿最喜欢吃“紫苏炒青蛳”

面积45平方公里的火山岛,台湾兰屿,是达悟族世代生息的地方,每年3月到6月,滑翔的飞鱼让整个海洋的男人们沸腾着。捕捞而来的飞鱼制成鱼干,曝晒过后成为达悟族人难得又百吃不厌的美味。

简单的食物,本真的生活,达悟人遵守着与上天和大海的约定。

然而自然并不时时眷顾人类,干旱无可避免。中国最炎热的吐鲁番,靠天山融水带来生命的奇迹,颗粒饱满的葡萄使吐鲁番成为中国最甜蜜的所在 ;

昂贵的玛仁糖,层次丰富的手抓饭,只要对自然和时序怀着不变的信任和尊重,每一道菜,每一家人,都会获得甘甜的回报。

“不时,不食”是中国人饮食最重要的特征。在四季分明的国度,不同的时节,呈现出千姿百态的美食。

本集《时节》,将通过捕捉节令美食,展现传统中国人对自然的依赖与敬畏,表达我们对气候变幻的敏锐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