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史纲 蔡美彪著 第八章 蒙元一统

 第二节 元朝一统 

 

一  元朝的建号与建都

忽必烈选为大汗后,便由王府的幕僚、金朝的状元王鹗撰写诏书,用汉语称皇帝。依汉制立年号“中统”(1260年)。中统五年改当年年号为至元。开平加号上都,燕京(北京)仍称中都。至元八年(1271年)十一月,建立汉语国号“大元”。“元”的意思是至大、极大。建国号的次年,定议自上都迁都中都,改名“大都”,表明这是多民族的都城。蒙古语叫“汗八里”,意思是“皇帝之城”,即国都。至元十一年(1274年)正月,忽必烈在大都御正殿接受朝贺。此后,元朝就定都在大都。北方的上都仍作为夏都,夏秋之际皇帝住在这里听政。皇帝每年来往两都之间,是元朝的特色。

忽必烈即位以来的十多年间,采纳汉族帝制,逐步改变蒙古旧俗。依汉制称皇帝,立年号、庙号、谥号,以至重建国号和都城,立后建储。一系列改革的实现,显示他所统治的国家虽然仍保留若干蒙古旧制,但总体上已不同于突厥蒙古式的草原汗国,而是依据汉族传统模式建立的中原王朝。诏书一再申明,这个王朝“纂承大统”,是殷周秦汉以来帝统的延续。

二  灭南宋  江南统一

忽必烈定都大都后,1274年六月就颁布诏书攻打南宋。攻打南宋的元军,由蒙古八邻部人伯颜统领。蒙汉陆军二十万人,七月间出兵南下。十二月到汉口,大败宋军,占领鄂州。次年初,伯颜军沿江东下,各地宋军相继投降。伯颜军进驻建康,指向临安。南宋朝廷的官员纷纷逃跑。谢太后颁诏,号召各地宋军来援临安,保卫皇室。只有驻守郢州的张世杰和赣州知州文天祥响应起兵“勤王”。张世杰到临安,七月率水军在焦山与元军作战失败。八月,文天祥到临安,谢太后已决意投降,不准出战。十二月宋朝派出使臣向元军求和,伯颜不准。1276年正月,元军兵到临安。谢太后命文天祥以丞相名义去元军营议降,被元军扣留。二月,谢太后与赵显上表降元。宋朝灭亡,上距宋太祖建国,三百一十六年。

文天祥被元军扣留,在押解途中乘机逃跑,到福州去见赵昰。其后领兵自福建攻打江西,顽强战斗,攻下兴国,进兵赣州。1277年八月,兵败被俘。元水军攻打崕州时,把文天祥押解在船上,劝他投降。文天祥作诗明志:“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在狱中作《正气歌》,关押三年后,1282年十二月,被杀害。元军在攻下临安后,又相继占领闽广和四川,江南地区归于一统。

三 大都政变 宗王反乱

大都政变  元朝灭宋,江南一统两年后,大都城里发生了刺杀宰相的政变。宰相阿合马得到忽必烈重用二十年,越来越骄纵。植党专权,广收贿赂,强占民间田产。1282年二月,忽必烈与太子真金去上都,阿合马留在大都驻守。三月十七日夜晚,一个千户王著谎称太子回都,要阿合马出迎。事先已谋划好,由一个僧人高和尚伪装成太子,纠集八十余人做随从仪仗。阿合马到来,王著从袖中拿同铜椎,打击阿合马脑,当场毙命。王著挺身就擒。

事出突然,朝野震动了。忽必烈在上都得到快报,命司徒和礼霍孙、枢密副使孛罗等蒙古大臣立即回大都查办。随即将王著、高和尚、张易处死。王著临刑,说他是“为天下除害”。忽必烈亲自过问此事,在深入调查过程上觉察到王著的行为得到汉人官员们的支持,也了解到阿合马及其子侄作恶多端。忽必烈的处理方针是对于参与谋划和知情的汉人官员不再深究。对阿合马的恶行彻底清查。清查工作进行了两年,先后处死阿合马的儿子四人,罢黜依附阿合马的官员七百四十人。一场风波,得以平息。张易、王著杀阿合马案,是元世祖忽必烈一朝发生的最大的政治事变,是汉人儒臣集团与色目官员长期冲突的集中爆发。处理不好,就会影响元朝的统治。忽必烈采取果断措施,争取汉人儒臣的拥戴,稳定了局势。

西北战乱  忽必烈战胜阿里不哥以后,蒙古宗王的战乱并没有终止。窝阔台的孙子海都占据额敏河一带,曾支持阿里不哥称汗,反对忽必烈实行“汉法”。忽必烈命他的第四子那木罕与右丞相安童镇守北边,以防海都,蒙哥子昔里吉等宗亲随同出守。不料昔里吉竟在1276年联合宗亲起兵反元,绑架那木罕,领兵东向,攻下蒙古旧都和林。忽必烈调遣南下灭宋的伯颜大军北上,收复和林,昔里吉败逃。

1289年,海都起兵围攻和林,元朝的和林宣尉使倒戈响应,漠北震动。忽必烈亲自领兵出征,海都西逃。此后,海都仍不断在西北侵扰。1293年,即忽必烈逝世前一年,命皇孙铁穆耳率大军进驻谦河,海都战败,逃遁。此后十年,海都病死。窝阔台一系的宗王才归附于元朝。

东北战乱  元朝东北地区,蒙古故乡呼伦贝尔地区至辽河一带,分封给成吉思汗的几个弟弟的后裔。成吉思汗最小的弟弟的后裔塔察儿,是忽必烈夺取汗位的最有力的支持者。塔察儿死后,他的孙子乃颜,不满于忽必烈对东北地区的处置,联合东北诸王,在1287年四月响应海都反元。忽必烈派出汉军出战,乃颜战败被擒。其他几个王也相继战败。元朝加强了对东北地区的统治。

四 统治制度的形成

元朝灭宋,统一江南,平服岭北,上距成吉思汗建国,经历了七十多年。自唐末方镇割据以来延续三百多年的各民族国家并立互争的局面,得以结束。中华民族由此形成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意义是重大的。元朝统治的疆域北至漠北,南至海南,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蒙古国原有的统治制度随着占领区的扩大,不断发生变化。汉地的旧制也经历了一再改变的过程。大约在元世祖忽必烈晚年到他的继承者铁穆耳即位的初年,才逐渐形成蒙汉糅合的较完整的统治体制。元朝建朝后,对蒙古传统的旧制,多有变动。同时,采用了许多汉法制度,如官制、兵制、法律、赋税等,都参照了宋朝的做法,并稍有改动。

海都败后,原属窝阔台后王的大部分土地,为察合台王都哇占有,都哇向别失八里等地扩张被元军打败。成宗时,作为兀鲁思向元廷臣服。术赤子拔都的后裔,占据俄罗斯公国及钦察等地区,东起也儿的石河,南与伊朗为邻。拖雷子旭烈兀后裔的兀鲁思,东起阿姆河,西接叙利亚,北至花刺子模与术赤兀鲁思为邻,南至波斯湾和阿拉伯海。如忽必烈统治汉地实行汉法一样,拔都、旭烈兀后王也不能不在他们的统治地区,适应当时的社会政治制度和宗教文化习俗,形成与元朝行省不同的独立的统治制度和行政区域,各自发展。史家或称术赤兀鲁思为钦察汗国、金帐汗国,称旭烈兀鲁思为伊利汗国即从属汗国。他们自认为是大蒙古国的一个兀鲁思,名分上认同元朝皇帝是蒙古的大汗,接受元廷的封赐。元朝称他们西北诸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