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史纲 蔡美彪著 第十章 清朝的强盛与衰亡

   第一节 清朝的建国(下)

 

四 朋党结纳与太子废立

朋党结纳  四大臣辅政时期抑制汉臣,满汉大学士、各部尚书和部员的品级都低于满官。康熙帝亲政后,划一制度,满汉官员品级相同。满官与汉官相结纳,形成“朋党”,相互对立。

北党――康熙帝除鳌拜,依靠一等侍卫索额图的支持。重建内阁,以索额图为保和殿大学士,刑部尚书明珠授左都御史,改兵部尚书,康熙十六年进武英殿大学士。索额图与明珠各植私党,相互对立。十九年,索额图因病请辞内阁职任。明珠专擅内阁,结纳户部尚书汉人余国柱为他广收贿赂。明珠、余国柱又与满人大学士勒德洪、汉人大学士李之芳相互结纳,被人叫做北党。北党向各级官员敲诈勒索,余国柱要江苏巡抚汤斌贿送明珠四十万两,汤斌不理。康熙二十六年五月,明珠、余国柱上书诬陷汤斌。康熙帝不予采纳,九月调汤斌为工部尚书。一月后,汤斌病死。直隶巡抚于成龙密奏:“官已被明珠、余国柱卖完。”康熙帝经过密查后,诏令明珠革去大学士,余国柱、李之芳革职罢官。满汉大学士四人同时被革,朝野震动,是中枢政权一次重大变动。

南党――明珠革职后,王熙留任。另任河北正定人户部尚书管兵部事梁清标与满人伊桑阿为大学士,重建内阁。江苏昆山人徐乾学为刑部尚书,原刑部尚书江苏丹徒人张玉书为兵部尚书。朝中江南文士形成以徐氏为主的集团,号为南党。

徐乾学随即遭到弹劾,揭出北党的湖广巡抚张研曾向他行贿。康熙二十八年五月,徐乾学自请辞官,获准。其弟徐元文以户部尚书授为大学士。次年,两江总督傅拉塔弹劾徐氏子弟家人招摇纳贿,争利害民。徐文元退职回乡。左都御史郭秀弹劾南党的高士奇与原左都御史王鸿绪植党营私,招权纳贿。高士奇、王鸿绪退职回乡。徐乾学与南党失势,北党起来报复,相互攻击,越演越烈。

康熙三十年十一月,康熙帝诏谕吏部说:“近乃见内外各官,间有彼此倾乱,伐异党同,私怨交寻,牵连报复”,“如果还执迷不悟,都要以交结朋党的罪名治罪”。康熙帝力图制止朋党之争以稳定政局,优容南党以巩固对江南的统治。三十三年,又诏徐乾学、高士奇、王鸿绪进京。徐乾学病死,诏令恢复尚书官衔。王鸿绪授工部尚书,高士奇仍入值南书房。南北两党相争,双方都被指责植党营私、贪污勒索。行贿与受贿形成风气,不可遏止了。

太子党――康熙帝正后赫舍里氏康熙十三年生子胤礽,次年立为皇太子。赫舍里氏是辅政大臣索尼的孙女,索额图的侄女,生子后当时就死去。索额图在明珠败后又被起用,屡立战功,授领侍卫内大臣,统领侍卫军。索额图是功勋卓著的老臣,也是皇太子最为倚信的叔公,退休后仍拥有强大的势力。结集在索额图周围的满汉官员,被指为太子党。

康熙三十六年,康熙帝出征回京,见太子仪制与皇帝相同,所用器物都用黄色,已怀疑是索额图指使。四十二年,康熙帝下诏拘捕索额图,说是据他的家人告发“议论国事”,“结党妄行”。所谓“国事”,后来更明白地说是“索额图助允礽潜谋大事”,即助太子谋夺皇位。索额图死于狱中。被指为“结党”的满洲官员多人被拘禁或革职。康熙帝此举,全出人们的意外,朝野震惊人。

太子的废立  康熙帝有满汉后妃三十人,生子三十五人,其中十五子早殇,一子出继,实有十九子。太子胤礽是第二子。长子胤褆因是惠妃纳喇氏所生,故不得立为太子。康熙帝指责太子胤礽与索额图谋夺皇位,并无实据。处死索额图后,仍然疑虑重重。五年后又下诏罢废太子,说太子聚党羽窥伺朕起居动作,使联不知今天被毒死还是明天被毒死,昼夜不安。随后将胤礽囚禁,不得外出。又将索额图的两个儿子处死。

康熙帝年届五十,便陷于皇位继承的困扰之中。既担心皇子之间争夺皇位,又担心太子与臣僚结纳,发动政变,夺取皇权。疑心过大导致行动失常。此后,一再废立太子,囚禁皇子,杀逐大臣,朝廷陷于混乱。康熙四十七年九月,太子胤礽被废之后,皇长子胤褆立即向康熙帝建议立八皇子胤禩为太子,说相面人张明德曾为他相面,说胤禩必大贵。胤褆不得立,心忌胤礽。皇三子胤祉揭发他曾与僧人用魔法谋害胤礽。康熙帝也说他党羽甚众,到处都有他的人。胤褆参与谋位,康熙帝大怒,将胤褆革职囚禁,张明德处死。胤禩也革去贝勒,做闲散宗室。康熙帝进而追查荐举胤禩的满汉大臣,将大学士马齐拘禁。

不久之后,康熙帝又改变主意,再立胤礽为太子。说以前的事,都是由于索额图父子。康熙四十八年三月,正式宣布再立胤礽为太子,上距废太子还不满半年。再立之后,满朝都以为大局已定。一些大臣依附于太子门下,太子也结纳大臣,谋取财货,骄奢淫逸,不自检点。康熙五十年,有人告密,太子府常有满汉大臣聚会,结为朋党。康熙帝对此特别警觉,严厉查究。与太子交往的汉人兵部尚书、刑部尚书等大员被处死,牵连满汉官员多人。此案查结后,次年九月,又将胤礽废黜拘禁。再立再废,不满三年。之后,康熙不再立太子,有人奏请,就要受到惩处。

康熙五十六年十一月,康熙帝召见诸皇子及满汉大臣入宫,说他已年近七旬,要向大家吐露平生心事。期间说到他并没有忘记“立储”,即皇位继承之事,但“天下大权当统于一”。最后说,将来如有遗诏,也就是这个意思。康熙帝这时已准备沿用他父亲的传位办法,在遗诏中指定继承人,生前不再宣布。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康熙帝病死,年六十九岁。死后传出遗诏:皇四子胤禛“著继朕登基,即皇帝位”。

五 皇位传承与政权整饬

胤禛奉遗诏即位,改明年年号为雍正(1723年)。继位时已四十五岁,熟知朝政得失。登基后独揽大权,多方整顿,加强专制统治。雍正帝即位后就宣布不再立太子,把他父亲和祖父的遗诏传位办法制度化。雍正元年八月在宣诏中规定,皇帝亲笔书写继承人名,密封在匣内,放在乾清宫的匾额之后,严格保密。皇帝死后,再开匣宣示,遵照执行。被称为“密封建储”。这一办法,为以后各朝所沿用,成为清朝特有的皇位继承的定制。

雍正帝初即位,任命胤禩、胤祥、大学士马齐与吏部尚书隆科多总理国家事务。雍正二年,自撰《朋党论》,指责宗室大臣结为朋党,是“逆天悖义”。次年即撤销四大臣总理事务,下诏斥责允禩(胤改为允)等诸皇子在康熙时结党妄行。雍正四年正月将允禩削夺宗籍拘禁,八月死于狱中。被指责为与允禩结党的皇九子允禟、十子允俄、十四子允禵相继被削爵拘禁。原来依附于允禩的满洲大臣被处死。

隆科多是雍正帝生母佟佳氏的弟弟,受命总理国务,权势日盛。康熙末季任川陕总督的汉军旗人年羹尧,雍正元年授任抚远大将军,驻兵西宁,称雄一方,自行任命官属,有人说他和吴三桂差不多。雍正帝得知他曾和允禟有书信往来,怀疑他和宗室结党,又怀疑隆科多包庇年羹尧。雍正三年诏谕指斥隆科多、年羹尧“竟有二心”、“幸为邀结”,“招权纳贿,擅作威福”。次年将年羹尧革职,逮捕入京,命他在狱中自杀。雍正五年,隆科多罢职拘禁,次年死于禁所。雍正帝一举除掉最有权势的文武两大臣,朝野震惊,树立了新皇帝的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