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史纲 蔡美彪著 第四章 汉朝的重建与瓦解

 第一节 后汉的建国 

 

刘秀建都洛阳,仍用汉朝国号。史家习称为后汉或东汉。原来的汉朝又称前汉或西汉。

一、         立国诸政

后汉王朝并不是前汉的简单的继承,而是以刘秀为首的南阳豪强集团重建的新朝。新王朝不能不废除王莽依托周礼名目设立的繁琐的官制。沿袭前汉制度,有所损益,重建政体,以巩固皇权的统治。

强化皇权。刘秀称皇帝(光武帝),亲自掌管朝政。所谓“三公”(司徒、司空、司马)成为贵显的尊称,不掌实权。朝廷设尚书台,尚书令一人,尚书六人分管六曹。后汉六曹尚书分掌大权,实际执政,直接统属于皇帝,加强了皇权。

集中兵权。建武六年(公元30年)罢废各郡统兵的军官,由郡守兼领,不再练兵。地方有事,由朝廷出兵征伐。朝廷设大将军统领军兵,集中了兵权。

分封王侯。建武二年,又依旧制,分封刘姓宗室子弟为王。功臣三百六十五人为列侯,各有食邑,子孙世袭。

光武帝在位三十三年,适应五莽改制和农民起义以后的社会政治状况,不断采取措施,逐渐建立起统一王朝的皇权专制统治。新建的皇权并不是强有力的皇权,统一也不是十分稳固的统一。豪强地主的庄园寨堡遍布各地,不是政权,强过政权,州县官吏都得屈从听命。朝廷放任豪强势力的发展以换取一时的安宁。

二、边疆和战

汉光武帝传子明帝,在位十八年,明帝传子章帝,在位十三年。章帝死后,十岁的幼子和帝继位。窦太后临朝施政。这三十多年间,延续光武帝建立的统治秩序,大体保持安定。

出击北匈奴。汉和帝即位的永和元年(公元89年),大将军窦宪联合南匈奴骑兵,分路出击北匈奴,获胜,出塞三千余里。次年,窦宪乘胜追击,直到张掖郡外五千余里。北匈奴部众逃往西方,原来游牧的地区,随即被东北方的鲜卑族占领。

再通西域。王莽篡权后,与西域断绝交通。西域各国重又受到匈奴的侵扰。汉明帝永平十六年(公元73年),汉将窦固出兵击败侵占伊吾(新疆哈密)的北匈奴,在伊吾驻兵屯田。随军的文官班超率三十六人出使西域诸国,重建与汉朝的联系。班超成功地开展了政治外交活动。次年,班超联合西域诸国兵七万人击败葱岭以西的大月氏,重新打通了汉朝与西方的通道,西域诸国全都归属于汉朝。

镇压羌民。居住在今甘肃、青海一带的羌族是一个古老的民族。光武帝以后官吏暴虐,羌民不断反抗,朝廷连年派兵镇压。和帝的继承人安帝永初元年,车骑将军邓骘发兵五万人,大举出征。永初三年,朝廷再次派兵征羌。羌民不甘屈服,坚决反抗,得胜就深入内地杀掠反击。汉羌在边郡往来作战,先后延续了十五年。顺帝永和元年以后,汉廷再次出兵与羌人各部落大战,战争又延续了十年。

三、朝廷争讧

自汉和帝即位以来,再次出现外戚执政的局面。和帝是梁妃所生,窦皇后抚养,十岁继承帝位。窦太后临朝,兄窦宪总揽朝政。窦氏一家十余人,位列朝班。窦宪受命为大将军出击匈奴获胜,声威大震,权倾朝野,密谋篡位。永元四年(公元92年)宦官郑众与和帝密谋乘窦宪入朝,将他逮捕,迫令自杀。窦氏宗族全被罢免。郑众诛窦宪立功,得和帝倚重,参与朝议。随后又破例封为列侯,执掌政权。后汉宦官掌权由此开始,宦官与外戚的讧争也由此开始。

元兴元年(105年)和帝在位十七年病死,年仅二十七岁。和帝的皇后邓氏与兄邓骘策划,扶立章帝孙刘祜(安帝)即位,年十三岁。邓太后临朝,邓骘掌管朝政,并任大将军,总揽兵权。永宁二年(121年)三月邓太后病死。安帝与宦官李闰等诬指邓氏谋反,邓骘自杀。邓氏宗族全被免官。李闰封雍侯。四年后,安帝病死,阎皇后与兄阎显扶立章帝孙幼童少帝,阎氏专权仅四个月,少帝病死。宦官中黄门孙程等十九人领兵入宫,逮捕阎显入狱,拥立安帝少子十一岁的顺帝即位。宦官十九人都封列侯,号为“十九侯”。此后宦官得领兵,又得为朝官。宦官势倾朝野,形成庞大的政治集团。

汉安三年(144年)顺帝在位十八年病死,皇后梁氏无子,立宫人所生子两岁的炳即位(冲帝),梁太后临朝,兄梁冀为大将军,执掌军政。不到半年,冲帝死,另立章帝的玄孙缵(质帝), 年方八岁。一年以后被梁冀毒死。梁太后与梁冀策划,迎立袭封侯爵的章帝曾孙志即皇帝位(桓帝),年十五岁。梁冀独专朝政。延熹二年(159年),梁太后病死。年已二十七岁的汉桓帝遂与中常侍单超等宦官五人密谋,下诏除梁冀。司隶校尉张彪领兵围梁冀府,迫令梁冀自杀。宦官集团又代替了外戚集团。

后汉王朝自和帝以来的七十年间,先后换了七个皇帝,都是幼年即位,也都是外戚或宦官扶立,皇位成了他们操纵利用的工具,皇权旁落。外戚与宦官轮番执政,相互争夺,以至相互残杀。外戚家族因皇太后而兴衰。宦官集团不断扩展,自朝廷至州郡,权势越来越大。桓帝听任宦官摆布,并不勤于朝政。史称他好音乐,平时在后宫游乐,沉湎声色。永康元年(167年)十二月病死,年三十六岁,无子。皇后窦氏与父窦武等谋划,自河间迎立章帝的玄孙刘宠为帝(灵帝),年十二岁。窦太后临朝,窦武为大将军。窦武原来与太学生多有交往,熟知民意。执政后便和窦太后、太傅陈蕃密谋除宦官。还没有举事,宦官已得知消息,先发制人。参与迎立灵帝的中常侍曹节假传皇帝诏命率领禁兵杀窦武、陈蕃及尚书令以下官员。窦太后被贬出长乐宫,迁居南宫云台。宦官大举反扑,战胜外戚,权势更大了。

四、农民景况

外戚依附皇太后,宦官操纵小皇帝,争权夺利无休止。不管是外戚还是宦官,一旦掌权就肆无忌惮地大事搜刮,广收贿赂,敲诈勒索。朝廷混乱黑暗,州郡官吏地方豪强更可以放肆地剥夺农民,聚积财富。顺帝以来,走投无路的农民逃亡他乡求生存,各地涌现大量的流民。桓帝时,水旱灾荒连年,各州郡的流民多至几十万人。农民阶级不能生存下去,统治阶级也不能统治下去了。一个太学生曾对桓帝提出警告说:我担心早晚会有穷人像陈胜吴广那样起来,登高一呼,愁怨的民众就会起而响应。历史的发展证实了这位太学生的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