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北大历史课

   资产阶级革命时期(1)

 

英国资产阶级革命

17世纪中期,英国通过殖民扩张,已经变成拥有广大殖民地的海上强国。市场扩大了,财富也随之增加了,同时国内工场手工业也已经有了很大的发展。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大大增强了资产阶级和新贵族的势力。当时英国的封建经济基础瓦解了,但是保护它的上层建筑却不愿自动退出历史舞台,这成为资本主义进一步发展的最大阻碍。

到了斯图亚特王朝统治时期,国王斯图亚特、查理一世实行专制政策,在政治上、经济上、宗教上都触犯了新兴资产阶级的利益,使得社会矛盾日益尖锐,最终导致了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爆发。首先起来反抗查理一世统治的是苏格兰人民。当时苏格兰和英格兰虽然都由查理一世统治,但苏格兰内政仍保持一定的独立性,与英格兰是两个国家。查理一世把专制统治推行到苏格兰,引起苏格兰人民的愤怒,苏格兰贵族和资产阶级发动了反英战争,并于1639年攻入英格兰北部。

查理一世为了筹划军费镇压起义,被迫于1640年恢复长期关闭的议会,英国资产阶级革命也由此开始。资产阶级和新贵族联合起来,利用议会同国王进行斗争,他们要求限制王权,取消国王的专卖权,监督国王和大臣的活动。最终,查理一世挑起了内战,组织王军向议会军进攻。1643年,克伦威尔在英格兰东部募集了一支主要由自耕农和城市平民组成的骑兵,在马斯顿荒原战役、纳西比战役等战役中屡次击溃王党军。内战结束后,1649年,查理一世被送上了断头台处死。英吉利共和国时代开始。

不过在1653年,克伦威尔却发动政变,解散议会,英国由此进入克伦威尔独裁时期。克伦威尔死后,英国又重新陷入混乱。1660年,斯图亚特王朝复辟,他们推行反动政策,实行血腥报复,严重损害了资产阶级和新贵族的利益。最终在1688年,支持议会的辉格党人与部分托利党人邀请詹姆士二世的女儿玛丽和时任荷兰奥兰治执政的女婿威廉(后来的玛丽二世和威廉三世)回国执政,发动宫廷政变,推翻斯图亚特王朝封建统治,建立了资产阶级新贵族的统治,史称“光荣革命”。

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过程历时约半个世纪,交织着议会斗争和革命战争,共和与独裁,复辟与反复辟的曲曲折折。最终通过资产阶级与地主贵族的妥协而宣告结束。但是,资产阶级和新贵族却利用了自己在议会中占多数的有利条件,使议会通过了限制国王权力的《权利法案》,在英国确立君主立宪制的资产阶级专政方式,不仅为英国资本主义经济发展和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制度的建立开辟了道路,它还反映了世界历史的趋势,对欧洲和世界其他地方都有广泛的影响,标志着一个新的历史时期的到来。

《权利法案》

1660年斯图特王朝复辟后,开始倒行逆施,不仅大力压制反对派,企图恢复国王集权,而且企图在英国恢复天主教,这引起了当时英国辉格党和部分托利党人的反对,矛盾逐渐激化。

恰好此时,信奉天主教的詹姆斯二世的第二个妻子生了一个儿子,父传子继,这位未来的国王将来肯定会信奉天主教!这样,原来人们认为在詹姆斯二世死后,他的信奉新教的女儿将继位的希望化为泡影。为防止天主教承袭王位,资产阶级和新贵族决定推翻詹姆斯二世的统治。于是他们发送了一封密信给在荷兰的信奉新教的詹姆斯二世的女儿玛丽和女婿威廉,邀请他们到英国来保护英国的“宗教、自由和财产”。在威廉看来,他最关心的是如何能为他的妻子和他自己争夺英国王位的继承权,同时他也认为他入主英国可以防止英国同法国结盟以共同反对荷兰,因而接受了邀请。

为了避免当年(1660年)邀请斯图亚特王朝复辟的前车之鉴,英国决定以法律形式限制国王的权力,保证自己的权力,于是在议会上、下两院共同召开的全体会议上,向威廉和玛丽提出了一个“权利宣言”,要求国王以后未经议会同意不能停止法律的效力,不经议会同意不能征收赋税,今后任何天主教徒不得担任英国国王,任何国王不能与罗马天主教徒结婚等。威廉接受了这些要求,即英国王位,是为威廉三世,玛丽即位为英国女王,是为玛丽二世。

1689年10月,议会通过了“权利宣言”并制订为法律,是为《权利法案》。《权利法案》的制订,对英国社会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它以法律的形式确立了议会主权,国王的权利受到议会的明确限制,这也标志着英国确立了君主立宪制的资产阶级统治。

普鲁士的崛起

在复杂的近代欧洲,普鲁士曾经是一个非常小的国家,只是破碎的德意志联邦中的一员,贫穷落后,一度沧为波兰的附庸国。然而,从18世纪开始,不到100年内普鲁士迅速崛起,先是成为欧洲强国,随后又统一德国,成为一个军事强国,在一战前它的工业实力也超过了英法的总和。普鲁士是如何崛起的呢?

真正影响并促使普鲁士崛起的是四位尹君侯—大选侯腓特烈 威廉、腓特烈一纪、腓特烈威廉一纪以及腓特烈二世。这四位统治者对普鲁士的诸多建树为普鲁士的强大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而真正使普鲁士步入欧洲强权之林的,是被尊称为“大帝”的腓特烈二世。为了使普鲁士跃上强国的位置,腓特烈二世可以说采取了最直接、毫不隐藏的方式,即是战争。在腓特烈二世一生的执政中,通过两场著名的战事—西利西亚战争和七年战争,夺取了大量土地,大大增强了国力。1772年,腓特烈二世又勾结奥地利和俄国瓜分波兰,夺取了3.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除了战争外,外交的手段亦是腓特烈二世重要的方法之一,尤其是当战争的预期目标达成时,腓特烈二世会立即和敌方签下和约以及确保战果,如1742年的布勒斯劳条约即是一例;可一旦局势又转为对普鲁士不利得,腓特烈二世又立即撕毁和约投入战场。就这样,通过不断的战争和外交手段夺取地盘,腓特烈二世树立了“军事天才”的个人荣誉,他也将普鲁士变为一个军事强国。

到1786年,普鲁士已经成为欧洲强国之一。1786年8月17日,腓特烈二世去世,他被尊为“大帝”。他身后无子,由侄子继承,是为腓特烈 威廉二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