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北大历史课 世界历史

希腊、罗马文明(2)  

 

狼孩与罗马城

公元前7、8世纪,意大利的台伯河出海口附近,有一群从特洛伊流亡来的人,他们在此建立一座城镇,名叫亚尔巴龙伽。国王努米托雷的胞弟叫阿姆留斯,他野心勃勃,处心积虑地想谋朝篡位。最终,阿姆留斯发动了政变,把他的哥哥努米托雷流放到城外,自己当上了国王。为斩草除根,阿姆留斯把他的侄子杀死,并强迫侄女去当祭司,因为当时祭司是不允许结婚的。他心想,这样一来,也就没有人能够与他争夺王位了。

不料,战神马尔斯却与阿姆留斯的侄女结合,生下一对孪生子。阿姆留斯非常惊恐,立即派人将其侄女杀死,又命令把这两个孪生婴儿抛入台伯河溺死。那个人来到台伯河岸,见河水不断上涨,他想,不用多少时辰河水准会把孩子冲进河里淹死,所以他把孩子放到岸边就走了。河水果然漫上来了,可是并没有把孩子冲走,因为篮子被河边的树枝挂住了。河水退去,孪生子落到地上哇哇地啼哭起来。这时,一只母狼来到河边饮水,听到孩子的哭声,便走到孩子身边,不停地嗅着。奇怪的是,那母狼不但不加以伤害,而且还用舌头舔干了孩子的身体,并将他们叼回山洞,以自己的奶喂养了他们。

不久,一个猎人经过山洞,发现了这一对孪生子,将他们带回家抚养,并打听出了这两个孩子的身世。两个孩子长大成人,最终猎人说出了他们的身世,两兄弟发誓一定要替舅舅和母亲报仇。两兄弟苦练本领,渐渐地在这一带有了威望,许多人前来投奔。最终,他们率领队伍与他外祖父的人马联合起来杀死了阿姆留斯。他的外祖父努米托雷重登王位。

后来,这兄弟俩不愿意依靠外祖父,决定另建一座新城。于是,努米托雷把台伯河畔的七座山丘赠给他们建新都。后来,两兄弟在城市以谁的名字命名上发生了争执,最终哥哥罗慕洛杀死了弟弟雷莫,以自己的名字命名新城为罗马。这一天是公元前753年4月21日,后定为罗马建城日,并将“母狼乳婴”图案定为罗马市徽。

城邦制度

公元前8世纪至公元前6世纪,古代希腊希腊城邦制度开始形成。在氏族社会组织逐渐解体的基础上,希腊各地相继形成了二百多个城邦。古代希腊城邦一般是以一座城市为中心,连带周边乡村地区而形成的独立国家,以小国寡民为基本特征。它们的国土面积一般只有百余平方公里、人口数万,最大的城邦有8000多平方公里国土、数十万人口。

古代希腊城邦在形成之初,政权一般都由原来的氏族贵族把持。原来由氏族贵族成员组成的长老议事会转化为城邦的贵族会议,掌握着决定城邦事务的大权。部落军事首领演变为城邦的执政官,负责处理城邦的行政事务。部落民众大会则转变为城邦的公民大会,在形式上保留了对贵族会议的提议进行表决的权力。这样的城邦政权组成形式被称为贵族政治。

由于社会历史条件和各自力量对比的差异,后来各个城邦的政权形式发生了不同的变化。有的城邦从贵族政治演化为民主政治,有的城邦则长期维持着贵族政治。古代希腊城邦制度的形成和发展,是当时希腊社会经济发展和文化进步的结果,反过来又促进了社会经济和文化的进一步繁荣。

希波战争

在希腊城邦向地中海沿岸扩展的同时,西亚的波斯帝国也在扩张,强大的波斯帝国征服了小亚细亚半岛上的艾奥尼亚希腊诸邦。公元前499年,小亚细亚半岛上的米利都等希腊城邦发动起义,得到雅典的支持。波斯国王大流士一世在镇压起义后,就准备进攻雅典。

公元前490年,波斯大军渡海西侵,但在马拉松战役中被人数居于劣势的雅典重装步兵击败。希腊了赢得了第一次希波战争的胜利。波斯帝国在此战后仍时刻寻找机会进攻希腊,结果在十年后,第二次希波战争爆发。公元前480年,波斯国王薛西斯一世率五十万大军再次进攻希腊。希腊各城邦也结成同盟,共御强敌。希腊联军的陆军以斯巴达人为主力,海军则以雅典舰队为主。希腊陆军在温泉关阻击波斯陆军,虽然兵败,但为希腊海军的集结赢得了时间。波斯人攻入了雅典,将全城焚毁,但希腊海军在萨拉米海战中一举击溃波斯海军,波斯人面临补给被切断的危险,不得不撤退。希腊了乘胜追击,解放了小亚细亚的希腊诸邦。第二次希波战争以希腊的胜利告终。

希波战争的进程和结局对雅典城邦制度的发展和雅典的对外扩张影响尤深,促进了雅典民主政治制度和奴隶制的发展。希波战争所造成的希腊政治格局,对于后来希腊历史的发展有重大影响。

希腊的“黄金时代”

希腊的强盛和繁荣与雅典城一位伟大的政治家的名字是分不开的。这位伟大的政治家就是伯里克利,他所统治的时期最能代表与反映古希腊强盛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学术、思想的全面勃兴和繁荣。由此,伯里克利统治时期的雅典被称为希腊的“黄金时代”,又被称为“伯里克利时代”。

公元前461年,伯里克利逐渐成为雅典的民主派和国家政权的领导人。此后,伯里克利任首席将军,成为雅典的实际领导者。伯里克利沿着梭伦的民主化倾向,一登上政治舞台,就以鲜明的改革措施代表雅典工商业奴隶主和下层自由民,扩充了海员、佣工等四等级公民权益。伯里克利的国内政策以加强民心为核心。从公元前462年改革开始,雅典公民大会在伯里克利的推动下,逐步通过了一系列的法令和措施。经过伯克里利的苦心经营,雅典的民主政体日益完备。

伯里克利的对外开放政策以扩大雅典的势力和利益为根本原则,力图在加强控制提洛同盟的基础上,抗击以斯巴达为首的伯罗奔尼撒同盟,建立雅典在希腊世界海陆两方面的优势和主权。经过努力,伯里克利主持完成了雅典与雷埃夫斯港之间的城墙修建工程,即加强了陆地的防御能力,更确保了雅典与海上的交通联系。后经过一系列的政治和军事努力,伯里克利领导的雅典在希腊半岛的势力达到顶点。

伯里克利不仅是一个政治家和军事家,而且是古典希腊文化的推崇者的倡导者。他的思想和抱负不仅是登上世界霸主的宝座,而且成为“全希腊的学校”。伯里克利的时代是希腊古典文化的时代。希腊著名的学者文人和艺术大师都荟萃于雅典,聚集在伯里克利的周围,授课讲学,寻求真善美,探索宇宙的奥秘和人生的真谛。从公元前447年起,伯里克利大规模修建雅典卫城。他动用同盟金库储存,先后建起了帕特农神庙,即雅典娜神庙、雅典卫城大理石的宏伟门厅、雅典娜尼克小庙和伊里其修神庙,此外还有附属于这些建筑的各种塑像浮雕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