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大事年表,快读世界历史--孙骁著

   古典文明时期(9)

 

约公元前8-前6世纪
古希腊进入古风时代,希腊城邦形成,斯巴达雅典崛起

希腊的荷马时代延续了将近三百年。在这三百年中,希腊回归到了原始社会的形式之下,国家既无首领也无官僚机构,只有零星的城市作为堡垒而存在。然而,就是在这个时期的希腊,缓慢地开始了铁器革新和文艺复兴。

希腊的文艺复兴进程缓慢,整个荷马时代都在进行。受到古代东方文明的影响,希腊人缓慢地发展着:通过和腓尼基人的接触,他们学会了使用腓尼基字母,在经过希腊人修改后,适用于希腊语,这使得希腊开始有了成熟的文字体系;货币铸造的兴起,采石业的恢复以及造船业的进步都使得希腊的经济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手工业的发展也在陶器制造等方面有所体现;公元前778年,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希腊举行,使希腊各地的人民有了共同的节日。

公元前8世纪中期,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城市国家再一次地建立并巩固了。希腊各地的城市结合自己周边的农村,建立了小型的国家。因为每座城市都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故称为希腊城邦。希腊城邦的数量很多,其中最著名的是斯巴达和雅典。公元前8世纪中期到前7世纪中期,斯巴达对其邻邦美塞尼亚发动了两次大规模的战争,完全地征服了该地区。到了公元前6世纪后期,斯巴达已经成为希腊南部伯奔尼撒半岛的绝对霸主。斯巴达为了确保自己的霸主地位,在伯罗奔尼撒半岛上建立起了伯罗奔尼撒同盟。斯马达是同盟的领导核心。

在整个希腊半岛上,唯一可以和斯巴达抗衡的城邦国家便是雅典。无论在武力上还领土面积上,雅典和斯巴达相比都不相上下。然而雅典和斯巴达不同的是,它所施行的是原始的民主制度。公元前8世纪,雅典的统治者被称为执政官。这时的执政官各司其职,但是都具有压迫平民的性质。严重的土地兼并和债务奴隶制度致使大量的农民和手工业者破产。在这种情况下,梭伦改革开始了。公元前594年,梭伦出任雅典的执政官,开始推行改制。这次改革首先颁布了“解负令”,以法律的形式废除了债务奴役制度,解放了平民。之后不久改革了等级划分制度,原有的制度是永久不变并世袭的划分方式,梭伦将它改为按照财产的多寡来划分公民等级。最后梭伦又设立了新的政权机构,贵族统治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随着上述几项改革的实施,雅典逐渐成为了一个民主、富有、强大的城邦。梭伦在改革完成后功成身退,没有再参与雅典的政治活动。而他的好友兼继承人庇西特拉图,建立起了僭主统治,雅典在他统治时期继续施行梭伦改革的各项措施,终于走向了极盛。庇西特拉图之子希庇亚斯统治时期逐渐走向了腐朽,统治终于被群众所推翻。之后不久雅典又再次进行了克利斯梯尼改革。这次改革建立了十个新的部落选区,使得旧的氏族血缘关系无法再影响选举;成立新的五百人会议作为部落最高权力机构,使民主政治完全彻底地得到了实施;改动了雅典军队的组成,使雅典的军队战斗力得以加强;实行“陶片放逐法”,彻底地防止了僭主统治出现的可能。

经过这些改革的雅典,民主政治成为了其根本标志,同时也使它成为了阿提拉半岛上居于统治地位的城邦,与斯巴达并雄于古风时代的希腊。

约公元前5-前4世纪中期
希腊进入古典时代,希波战争爆发

希腊城邦在公元前5世纪左右已经拥有了很大的规模。虽然各城邦之间不相统属,但共有的血统、节日、文化和地域等因素使得整个希腊半岛依然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在当时的西亚地区,波斯逐渐崛起,成为了最强大的国家。随着希腊和波斯的强大,两国之间不断地出现摩擦与纷争。这使得战争逐渐成为解决两国矛盾的唯一手段。

第一次希波战争爆发于公元前492年,波斯军队从色雷斯海岸出发,水陆并进前往希腊。但是海军行进到希腊的阿多斯海角时遇到了飓风,几乎全军覆没。于是波斯只得仓促回军,未及交战就退回了亚洲地区。这次入侵使得希腊本土各邦统一起来,决心共同抵抗波斯的侵略。在希腊各城邦中,抵抗态度最坚决的便是斯巴达和雅典。希腊组成了以斯巴达和雅典为首的统一联军。

两年后,波斯国王大流士再次派遣大军入侵希腊。首先入侵的目标便是雅典和另一个城邦厄律特利亚。波斯军队战斗力强大,一战之下,厄律特利亚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城市被毁,居民沦为奴隶。波斯军队稍作休整,屯兵在了距离雅典不远的马拉松,摆出了一副不日便要攻克雅典的样子。雅典的军队是临时拼凑的公民军。波斯陆军大约有五万人,其中包括了两万铁甲骑兵。雅典的军队基本由重装陆军组成,人数不过一万。雅典处于明显的劣势。两军在马拉松展开了决战,雅典军队士气极其高昂,在清晨时分向熟睡中的波斯军队发起了总攻。波斯军队很快战败,溃不成军。整场战斗中,波斯阵亡6400人,而雅典只阵亡192人。这场以少胜多的战役使得雅典人打破了波斯人不可战胜的神话。第一次希波战争以雅典的胜利而告终。希腊和波斯进入了暂时的对峙时期。

公元前481年,希腊三十一个城邦在斯巴达集会,建立了全希腊的同盟,一致对抗波斯的入侵。大会推举斯巴达为希腊同盟的统帅,而雅典统率希腊海军。随着两国准备停当,第二次希波战争也拉开了序幕。公元前480年,薛西斯亲率海陆大军共五十多万,入侵希腊半岛。其中包括了十五万海军,上千艘战船。这支大军浩浩荡荡地沿着地中海海岸朝着希腊而来。而此时的希腊,共有十一万的陆军和四百艘战船,加上城邦的地域局限,部队极其分散,调动不易,劣势依然非常明显。

形势对于希腊异常严峻。波斯人的部队到达了希腊中部的温泉关,在这里和希腊人展开了首次大战。温泉关的守军共有7200人,其中最精锐的便是由斯巴达王李奥尼达亲自统率的三百斯巴达战士。面对来势汹汹的波斯军,这些斯巴达战士异常的英勇无畏,波斯人连续进攻数日,始终没有攻破防线。然而,很快薛西斯找到了一条通往温泉关后面的小路,并迅速派遣部队迂回到了温泉关的后方。面对前后夹击的形势,斯巴达王李奥尼达果断地下令除斯巴达战士外,所有的部队撤离关口,向后方转移。而他自己统领着全体斯巴达战士死守在温泉关上,阻止波斯大部队通过。

斯马达人的勇武在这场战争中达到了极致,不到三百人竟阻挡了波斯大军整整一日。最终李奥尼达和所有斯巴达战士全部战死,而波斯军也被斯巴达人所震慑,士气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波斯军虽然最终攻破了温泉关,但有胜利的同时也使得军队数量和士气都遭受了不可估量的损失。温泉关战争的战略影响是巨大的,它成功地让联军主力在希腊的后方完成了撤离和集结。到了这一年的秋季,希腊和波斯的海军在萨拉米湾展开了决战。战争持续了一天,波斯海军损失了三百余艘大型战船,而希腊仅仅损失了四十艘。波斯海军受到了无法挽回的损失,狼狈逃走。随着萨拉米海战的胜利,整个战局都起了根本的变化。随后的普拉提雅战役更是给了波斯陆军致命一击。希腊集结了二十四个城邦的全部兵力,由斯马达人统领,在普拉提雅地区向波斯发动了最大规模的进攻,战争持续了十二天,波斯陆军一败涂地,只有少量部队得以返回波斯。

薛西斯本人也逃回了波斯本土,接下来的战争形势趋于明朗化,希腊人追击着败退的波斯军,进一步解放了被波斯控制的小亚细亚地区沿岸的希腊城邦。波斯今次一战,再也没有能力发动对希腊的大规模战争了。两国之间于公元前449年缔结了合约,波斯承认了小亚细亚地区希腊诸邦的独立,并承诺不再与希腊为敌。这场战争才正式宣告结束。希波战争以希腊的胜利告终。希腊战胜确保了希腊诸城邦的独立及安全,希腊文明得以保存并发扬光大,成为日后西方文明的基础。波斯在这场战争里战败,对其对外扩张的气焰受挫,并逐渐走向衰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