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大事年表,快读世界历史--孙骁著

中世纪时期(2)  

 

公元395-565年
拜占庭帝国的建立,查士丁尼一世颁布《罗马民法大全》,拜占庭帝国的第一个黄金时代

公元5世纪后半期,随着蛮族的入侵,西罗马帝国灭亡了。但是东罗马帝国却继续保存了下来,在东欧地区继续着自己的统治。因为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旧称拜占庭,所以东罗马帝国又名拜占庭帝国。拜占庭帝国建立初期,西欧正处于蛮族的入侵之下,岌岌可危。但是它顶住了强大的压力,留在了下来。从公元4世纪到6世纪,近两百年的时间里,拜占庭帝国完成了从罗马制度下的帝国向东方封建制度帝国的过渡,逐渐成为了颇具实力的大帝国。

公元527年,查士丁尼即位为拜占庭帝国的皇帝。在他即位后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颁布了著名的《查士丁尼法典》,很快便使得帝国强盛起来。同时,他迅速结束了对波斯的战争,稳固了帝国东部的局势。然后积极地展开了对西方的征服战争。公元533年,查士丁尼派遣大将贝利撒留率军进攻汪达尔王国,。当年9月,贝利撒留攻克汪达尔王国首都迦太基城,汪达尔王国投降,次年彻底灭亡。紧接着,查士丁尼又发动了对东哥特王国的战争,公元535年,他出兵意大利,第二年12月攻陷了罗马城,之后两国展开了持久战,一直到公元554年,拜占庭大将纳尔西斯才最终将东哥特王国的残部彻底消灭。同时,查士丁尼利用西哥特王国内乱的机会,出兵占据了西班牙的东部沿海地区。查士丁尼征服战至此宣告结束。查士丁尼时代又被称作拜占庭历史上的第一个黄金时代。

公元610-717年
拜占庭希拉克略王朝建立

查士丁尼死后,他的王朝也逐渐地衰落下去。公元602年,王朝军队发生叛乱,叛军领袖福克斯攻入君士坦丁堡,将皇帝处死,继承了王位。他的统治并不长久,到了公元610年,一支非洲总督的舰队向君士坦丁堡出兵,反抗福克斯的统治。福克斯是个残暴的君王,一直不得人心。于是这时候城中发生了人民起义,将福克斯杀死,拥立非洲总督的儿子希拉克略为新的帝国皇帝,他就是希拉克略一世,拜占庭也自此进入了希拉克略王朝统治时期。希拉克略一世是一个很有能力的统治者,他凭借着非凡的政治手段巩固了自己的统治,之后又对拜占庭的军制等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

到了公元7世纪30年代,阿拉伯人开始崛起。短短的二十年时间中,阿拉伯人征服了半个拜占庭帝国的土地。拜占庭先后失去了西班牙、叙利亚、巴勒斯坦、埃及、美索不达米亚和小亚细亚的大部分地区。从公元673-678年这五年中,阿拉伯舰队每年都要进攻君士坦丁堡,构成了对拜占庭最严重的威胁。

公元7世纪末,阿拉伯攻占迦太基城,这标志着拜占庭在北非的领土已经全部丧失,帝国领土大大缩小。然而阿拉伯人的进攻并未到此停止,公元8世纪初,他们继续进攻拜占庭帝国在小亚细亚地区的领土。之后立奥强迫奥多西三世退位,自己当上了皇帝,他就是立奥三世,拜占庭进入了伊苏利亚王朝统治时期。希拉克略王朝统治拜占庭一百余年,拜占庭帝国在这个时期中完成了从奴隶制帝国向封建帝国的过渡。

公元8-9世纪
拜占庭帝国发起圣像破坏运动

从公元8世纪开始,拜占庭进入了封建制度大发展时期。阿拉伯人的进攻仍在继续,公元717年,他们出动水陆大军围攻君士坦丁堡。立奥三世巧妙地运用“希腊火”粉碎了敌人的进攻,使帝国转危为安。立奥三世为了保证新兴军事贵族的利益,急需大量的土地和财富来分封给各级军官。但是当时的拜占庭帝国,大量的土地掌握在教会和修道院手中。同时教会受到法律保护,享有免税和免徭役的特权。这严重地影响了国家的税收和军队的巩固。立奥三世为了改变这一情况,于公元726年宣布反对圣像崇拜,掀起了一个全国范围的圣像破坏运动。

公元730年,立奥三世召开御前会议,要求高级僧侣在反对圣像崇拜的法令上签字,拒签者立即免职。这使得圣像破坏运动迅速达到了高潮阶段。在运动中,教会和修道院的圣像、圣迹和圣物被捣毁,土地和财产被没收,大量的神职者被迫还俗。教皇格里高利三世对此也加以干涉,宣布开除立奥三世和所有破坏圣像者的教籍,立奥三世却不以为然。公元753年,立奥的继承者君士坦丁五世将运动扩大到最高峰,大量的寺院被关闭,土地和财产归于国库所有。而反对的僧侣大多被放逐和囚禁,甚至处死。

通过长期而强硬的圣像破坏运动,教会势力很快就被弱化了,王权绝对地凌驾于教权之上。同时,没收的大量土地由皇帝封给了有功的军事贵族,使得一大批新兴的军事阶层强大起来。这使得拜占庭的封建关系得到了很大的发展。伊苏利亚王朝和之后的阿摩利亚王朝基本上是在圣像破坏运动中度过的。

公元787年,伊苏利亚王朝末代女皇伊琳娜召开宗教会议,宣布恢复圣像崇拜,至此,运动的第一阶段宣告结束。仅仅二十多年后,阿莫利亚王朝皇帝立奥五世即位,他再次发起了圣像破坏运动。虽然立奥五世随后不久死于谋杀,但是接下来的继任者西奥菲斯继续了他的政策,圣像破坏运动依旧没有停止。运动持续到公元843年才彻底结束。但是在长达117年的运动时间中,教权已经变得极为弱小,运动中被没收的土地和财产也没有办法再收回。凭借运动强大起来的军事贵族已经成长为新的大封建主,拜占庭的封建化大大加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