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大事年表,快读世界历史--孙骁著

  古典文明时期(2)

 

公元前1786-前1567年
埃及进入第二中间期,喜克索人入侵

所谓的第二中间期,实际上是埃及第二个分裂割据的时代。第二中间期时间并不得很长,从公元前1786年至公元前1567年,共有两百多年的历史。在这一时期中包括了埃及第十三王朝到第十七王朝,其中有几个王朝是同时存在的。

在中王国末期,王国的内部矛盾和外部矛盾都被激化,埃及很快便衰落下来。埃及第十三王朝建立之后,爆发了贫民大起义。暴动的结果,第十三王朝龟缩到底比斯附近苟延残喘,北方尼罗河三角洲地区出现了第十四王朝。与第十三王朝相对立。

在第十四王朝建立后不久,喜克索人开始入侵埃及。这些马背上的游牧民族逐渐地渗透进入尼罗河三角洲地区,他们擅长骑射,身穿金属铠甲,分裂的埃及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毫无招架之力。喜克索人最终在三角洲地区站稳了脚跟,建立起第十五和第十六王朝,统治着大半个埃及,与第十三和第十四王朝对立并存。喜克索人崇拜埃及的赛特神,和埃及人一样,他们的领袖也称自己为法老,并称为“拉之子”。

喜克索人不断向埃及人民提出无理的要求来满足自己的欲望,在这样的形势下,民族仇恨使得埃及人民变得团结,一致对外。底比斯人反抗的抗争,始终没有停止过。直到公元前15世纪上半叶,南方底比斯掀起了驱逐喜克索人的战争,经过多年的战争,最终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公元前1580年,第十七王朝的法老雅赫摩斯一世终于将所有的喜克索人都驱逐出境,建立了统一而强大的埃及第十八王朝。第二中间期就此结束。埃及步入新王国时期。而建立第十八王朝的法老雅赫摩斯一世,他也被认为是与早王朝时期法老美尼斯、中王国时期法老孟图霍特普二世一样,都是开辟了新时代的伟大国王。

约公元前4300-前2800前
两河流域苏美尔文明铜石并用时代,楔形文字的产生

在埃及的东方,是富饶的西亚地区。西亚地区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优势和丰富的资源,是人类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自美尼亚群山发源,日夜兼程地向着东南方向奔流而去。这两条大河流流淌的土地,被称为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又称两河平原。

在两条大河的中间地带,是肥沃的土地,气候适宜,风景如画。它分为两个部分,北部叫做亚述,南部叫做巴比伦尼亚。南部地区又分为南北两部分,北部称为阿卡德,南部则叫做苏美尔。每年的春季,冰川上的积雪融化,洪水泛滥成灾,将南部平原地区浸灌。在人类没有学会防洪技术之前,南方地区并不适宜居住。而北部的亚述山地,居住着最早的两河流域的居民,他们在旧石器时代就已经在这里生活了。

直到公元前4300年,南部的苏美尔地区才逐渐被迁徙至此的民族所开发出来,这些人就是后世所称的苏美尔人。他们掌握了农业和灌溉的技术,在肥沃的两河平原南部过着富饶的生活。那是在新石器时代的早期,人类刚刚走进文明的门槛。智慧的苏美尔人学会了熔炼金属,成为了最早进入青铜时代的古文明之一。在公元前3100年左右,早期的城邦国家逐渐出现并初具规模,到公元前2800年,在整个巴比伦尼亚地区,已经形成了数十个奴隶制城邦,主要有埃利都、乌鲁克、拉格什、基什等。

苏美尔文明并不是独立存在的。在公元前3000年左右,一支游牧民族迁徙到了阿卡德,他们被称作阿卡得人。他们说着和苏美尔人不同的语言,在巴比伦亚定居下来。与此同时,许多其他的民族也逐渐地迁徙到两河流域附近,如阿摩利人(约公元前2000年进入两河流域,后建立古巴比伦王国)、亚述人(生性好战,后建立亚述帝国)、迦勒底人(闪米特人的一支,他们于公元前1000年代初来到两档口流域南部定居)、库提人(约公元前2191年进入两河流域,后建立库提姆王国)、埃兰人(生活在两河流域的东南地区,后建立埃兰王国)等。他们聚集在两河平原的周围,不断地侵入巴比伦尼亚,在漫长的时间里与阿卡得人和苏美尔人相互影响,共同创造了两河流域的璀璨文明。

巴比伦尼亚的古老文化如同一颗闪耀的明珠,明亮了两河平原的每一寸土地。而在两河流域的众多文明之中,巴比伦的成就是最为显赫的,因此,两河流域的文明又被称为巴比伦文明。公元前4000年末,苏美尔人创造了最早的文字,这些文字由图画符号和线形符号组成。到了公元前3000年左右,苏美尔人创造出了楔形文字,他们用削成三角形尖头的木杆当笔,在泥版上写字,写出来的文字形成了自然的楔形,这就是楔形文字的由来。经过了一千多年的发展,奴隶制城邦已经走向成熟,而两河流域文明也进入了苏美尔早王朝时期。

公元前2800-前2371年
苏美尔文明早王朝时期,城邦争霸,乌鲁卡基那改革

随着早王朝时期的来临,苏美尔各邦之间为了争夺土地和霸权,展开了长期的战争。很多城邦先后称霸巴比伦尼亚,成为一时的主宰。比较著名的有基什、乌鲁克、拉格什等。在长期的征战中,巴比伦尼亚地区形成了两大军事同盟,北方同盟以乌尔和乌鲁克为霸主,而南方同盟的霸主则是基什。

         长期战争导致了严重的不良后果,城邦的阶级矛盾显得尤为尖锐。大量的平民破产或是战死,战败被俘成为奴隶。这使得城邦的经济遭到了严重的破坏。而城邦的统治者为了维持奢侈的生活,依然在不断地压榨和剥削平民。其中,在拉格什城邦,这种情况显得尤为明显。在这种情况下,贵族乌鲁卡基那趁机推翻了拉格什王卢伽尔安达的统治,成为新的拉格什王。乌鲁卡基即位之后,进行了一系列有利于缓和城邦矛盾的改革,对社会经济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然而,乌鲁卡基那的改革仅限于拉格什城邦,而且改革并没有得到显著的效果。积弊已久的拉格什城邦在乌鲁卡基那执政八年之后,被乌玛王卢伽尔扎吉西所灭亡。

         卢伽尔扎吉西称雄一时,除拉格什之外,他又陆续征服了一些其他的城邦,北方霸主基什也败于他手。卢伽尔扎吉西英勇无敌,大有一统两河流域的势头。他建立了联邦式的国家联盟,整个两河流域形成了初步的统一。然而,这种统一只是形式上的,各城邦依然拥有一定的独立性。战败的基什一蹶不振。这时候,一名叫做萨尔贡的青年趁机夺取了基什的政权,开始了寻求霸权之路。那是公元前2371年,这一年注定将成为苏美尔文明新的转折点。阿卡得王国,在这个时候登上了历史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