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失利战役

 金门失利(下) 

 

24日十八时,攻击金门的第一梯队部队:244、251、253团和246团3营,共八千人登船待命。二十时,萧锋听到了他最不愿听到的消息:今天下午胡琏兵团在大金门登陆一个团,在小金门登陆一个团。但是,第十兵团表示:攻打金门的决心不变,今晚出击计划不变---“我们要和胡琏抢占金门岛”。尽管兵团指挥部获得的情报,与胡琏增援的实际兵力相差很远,但终究是察觉到胡琏已经增援金门岛了。等待渡海作战的官兵显然对取胜信心不足,这种信心不足很大程度上来自敌情不明。82师党委当即召开会议,参加会议的钟贤文师长、王若杰政委和龙飞虎副政委一致认为,大金门岛上援兵已到,出战对我不利,应该向上级建议暂缓攻击。但是,师党委的一致意见最终还是没被反映到军里。战后,钟贤文师长说:“从当时的情况看,即使我们打了电话,上级也不会同意。”

24日21点30分,近三百只木船载着第一梯队八千名官兵冲进波涛汹涌的夜海。八千人的率队干部是:团长邢永生,参谋长朱斐然,政治部主任孙树亮率领244团,副团长刘汉斌率领246团3营,起渡地点是莲河和大嶝岛的阳塘;团长刘天祥、政委田志春、副团长马绍堂、参谋长郝越三和政治部主任王学元率领251团,起渡地点为大嶝岛的东蔡和双沪;团长徐博、政委陈利华和参谋长王剑秋率领253团,起渡地点是后村。按照计划,各部队在海上会合,然后联合登岛。但是,船只刚一出海,战斗序列即被打乱,只能靠船工的经验各自向金门岛靠拢。大金门岛在漆黑的夜色中出现了,船队遭到守军炮火的猛烈拦截。午夜时分,没被击沉的船只先后撞上金门岛的龙口、胡尾乡和古宁头滩头,战斗随即开始。

萧锋急令大嶝岛上的炮兵团开炮,掩护第一梯队抢滩登陆。而金门岛上守军也开始了更加猛烈的炮轰。凌晨二时,244团报告,抢滩成功,要求炮火延伸射击;253团报告他们也即将开始抢滩。但是,以后的几个小时内,大金门岛上火光闪闪,炮声隆隆,却不见各部队报告进展情况。第28军指挥所里气氛紧张。凌晨三时到六时,三个小时内,登陆部队在金门岛北岸,从东到西突破了大约十五里左右的滩头,占领了部分要点。251、253团按照预定方案向纵深发展,直指金门县城。在金门岛的西面,253团团部和三营已经控制古宁头滩头阵地。天亮了,登陆部队各团先后恢复了与前线指挥所的联系。从整体上看,第一梯队的登陆是成功的。

但好景不长,接下来传来的都是不利的消息:251团3营在岛的西部安岐附近遇到守军的猛烈反击,战斗进行得十分艰苦。在253团方向,先头部队二营在埔头以南与守军激战,团里正设法组织后续部队支援二营,但是组织后续部队的兵力已捉襟见肘。更严重的问题发生得出乎预料。82师指挥员并没有跟随第一梯队出发。也就是说,登岛各部队现在没有统一的战场指挥。原来在出发时,因为244团的船不够,于是,244团邢团长竟请求82师的指挥员把他们乘坐的那两条船腾出来,而82师的指挥们竟然答应了。邢团长的部队驶向了大海,把师长、政委和参谋们留在了海滩上。师长钟贤文后来说,“因为当时设想,第一梯队的船很快就会返回,不出四五个小时,不等天亮,我们师指挥所就能跟随第二梯队登上金门。”但是,第一梯队的船一条也没回来。

船只没有回来运载第二梯队的原因,除了被金门岛守军炮火击中,船只或受损或沉没以及船工伤亡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第一梯队在涨潮时靠岸,为了避免在抢滩中出现更多的伤亡,每一条船都随着上涨的海水尽量前驱,但是部队登岛之后大海退潮了,所有的船都被搁浅在金门岛的滩涂上,不但在下次涨潮之前不能动弹,而且很快就在守军的炮击下燃烧起来。战斗进行到此时,攻取金门岛的部队暴露出极度缺乏渡海作战的常识:首先,第一梯队的重要任务不应该是“向纵深发展”,而是要全力开辟登陆场和坚守登陆滩头阵地,待后续部队登岛后才可向纵深推进。其次,对于渡海登陆作战而言,关系胜败的重要因素,是第二梯队能否迅速地实施后续登陆。如果后续部队无法登陆,那么登陆作战就不会有取胜的希望。28军忽视了可以预见的、有固定规律的潮汐涨落,而这一忽视造成了作战中的一连串灾难。船只无法返回,第28军前指所有的人都手足无措。

萧锋和李曼村紧急研究补救措施,临时指定登岛的251团团长刘天祥统一指挥部队作战,同时命令第二梯队各部队赶快找船,并且请求兵团在厦门帮助搞船。与此同时,第一梯队各部已经陷入守军的全面反击中,敌人正在恢复海岸防线,以防止第二梯队登岛。仅从登岛各团团长的报告上分析,增援金门的国民党军部队比想象的多很多:244、251团当面守军是第十二兵团第18军118师;沿着海岸线攻击而来的是第18军11师和第19军18师;253团当面守军是第19军14师。直到25日中午的时候,第十二兵团指挥部对金门敌情依旧不甚清楚。

终于又搞到了几条船之后,就是否增援的问题,第28军前指内部发生分歧,有人说:“不能再添油似的增援!敌人兵力那么多,增援上去一两个营能解决什么问题!”也有人建议说,如果有船能开过去,不如接登岛部队回来,接回多少算多少。晚19时半,叶飞司令员来电:“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派兵增援。”接着,兵团从厦门方向开来一条机动船和几条木船。大约能运载四个连的兵力。夜色中,增援的官兵上船了。四个连,对于增援来讲兵力实在是太少了。代理营长梅鹤年带领的两个连,由于船只在中途被风吹散,在古宁头登陆的只有四个排。孙云秀团长带领的两个连,于26日凌晨二时在古宁头以东海岸登陆。看到增援部队,退守古宁头海岸的官兵短暂兴奋之后便是沉默:不但来人太少根本无济于事,而且他们终于知道大部队已无增援可能。

26日,大金门岛上血光迸溅。早晨的时候,登陆官兵只控制着金门岛北部古宁头附近的林厝、北山和南山三个村庄,范围不足两平方公里。他们依靠村庄里的石头房屋与国民党守军逐屋抵抗,几小时之后,南山和林厝村丢失,残存官兵退守北山和海边。11时,国民党第十二兵团司令官胡琏亲自到前线指挥。与此同时,第十兵团政治部主任刘培善由厦门到达第二十八军前线指挥所。但此时,第十兵团已拿不出任何办法。这时,金门岛上的战斗已基本平息。下午十五时,253团发来最后一次报告:敌人三面进攻,情况严重。话说到此,一声爆炸,自此,第二十八军、第十兵团与登上大金门岛的官兵失去了联系。

今天,我们所能知道的大金门渡海登岛作战的第二十八、第二十九军各团指挥员的情况是:244团团长邢永生,25日中午负伤,26日被俘,十一月因叛徒告密,团长身份暴露,遂被害。244团参谋长朱斐然,登岛前渡海时即负重伤,25日上午被俘,被押送台湾后牺牲。244团政治部主任孙树亮,26日被俘,被关押于台北内湖集中营,1950年被遣返回大陆。251团团长刘天祥,28日晨负重伤被俘,绝食而死。251团政委田志春,27日晨被俘,被关押于台北内湖集中营,1950年初被害。251团副团长马绍堂,27日晨被俘,被关押于台北内湖集中营,1950年被遣返回大陆。251团参谋长郝越三,27日夜阵亡。251团政治部主任王学元,25日下午阵亡。253团团长徐博,在大金门岛的山中藏匿三个月之久,于1950年一月被俘,关押于台北内湖集中营,一个月后被害。253团政委陈利华,在转移中于27日失踪。253团参谋长王剑秋,26日负伤被俘,关押于台北内湖集中营后下落不明。246团副团长兼参谋长刘汉斌,25日登岛抢滩时阵亡。246团团长孙云秀,28日转移至大金门岛的中部,被敌发现,拼死抵抗后拔枪自尽。金门岛一战,我军官兵阵亡六千人,被俘约三千人。金门岛一战,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在解放战争中损失最大的一仗。胡琏向蒋介石报告,金门岛守军伤亡九千人。蒋介石说,台湾安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