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失利战役

国民党“九月攻势”,胶东解放区沦陷  

 

1947年8月,华东野战军陈栗大军出击外线之后,山东解放区兵力空虚,国民党军队发动了旨在彻底清剿山东解放区的“九月攻势”。“九月攻势”是一次声势浩大、军种齐全的军事行动。参战的陆军部队有整编第八、第九、二十五、四十五、五十四、六十四师,共六个整编师二十个旅,配属重炮十三团,工兵第二、十五团,装甲炮兵营、战车营、宪兵十七团以及四个保安队组成的胶东兵团,由陆军总司令部副总司令范汉杰兼任司令官。

此时,在山东战场上,除了胶东兵团之外,曹振铎的整编七十三师和霍守义的整编十二师部署在济南及其周围;胡琏的整编十一师和沈澄年的整编七十五师集结在莱芜和济南;周志道的整编八十三师和李振的整编六十五师一八七旅负责清剿鲁中山区;杨干才的整编二十师、刘振三的整编五十九师、余锦源的整编七十二师、王长海的整编七十七师防守兖州、徐州一线,并负责清剿鲁南山区;李良荣的整编二十八师防守临沂以及陇海铁路徐州至海州段。

胶东解放区拥有烟台、招远、海阳等十几个县,其中的烟台是当时由共产党人控制的少数几个城市和港口之一。烟台港与仍在苏军控制下的大连港货物往来频繁,共产党人在东北地区组织生产的炮弹、炸药、枪支等,都是通过大连与烟台两港之间的运输转运到内地的。胶东解放区本身还拥有十几处兵工厂和被服厂。这一切都使胶东成为支援华东和华北战场的重要军事供应基地。山东战场上的伤员也大多集中在这里休养,连同后方机关和干部家属,结集在这里的共产党人有五万之多。国民党“九月攻势“的最终目的是:截断烟台与大连之间的运输线。完全控制胶东半岛,封锁渤海湾,断绝共产党华东野战军的后方补给,断绝华东联系东北与华北的海上通道。

南麻、临朐战役之后,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陈栗大军分成外线和内线两个兵团。外线兵团由陈毅、粟裕指挥,挺进鲁西南,协助刘邓大军的作战。内线兵团由许世友任司令员、谭震林任政委,指挥第二、第七、第九、第十三共四个纵队,在山东解放区内坚持作战。国民党军队发动“九月攻势“时,内线兵团的四个纵队正处在分散状态:许世友率第九、第十三纵队在掖县、招远一带休整,谭震林率第二、第七纵队和第一纵队的独立师、第四纵队的第十师在胶济线以南的诸城地区休整。”九月攻势“令山东战场的形势又一次紧张起来。

八月二十三日,陈毅、栗裕致电谭震林、许世友:“胶东为我全军军事供应之主要基地,冀鲁豫亦部分供给,如果敌向胶东腹地进犯,对我战争供应影响甚大。因此我东兵团四个纵队及胶东、滨北之地方所有地武应立即紧急行动,齐心协力,单独负起保卫胶东基地光荣任务。”陈毅、栗裕建议:第二、第七、第九及第十三纵队,应立即靠拢于铁路附近,集中力量,求得先歼敌之薄弱一部,以打开胜利之序幕。

位于胶济路以南的谭震林对如何作战有不同看法。谭震林认为,只有通过胶济路以南的作战,才能打破国民党军对胶东的进攻。理由是:胶东的地形难以打歼灭战,现在范汉杰只知道胶东有九纵,二纵和七纵一旦北进就会暴露目标。如果国民党军集中起几个师围过来,就很可能打成正面消耗战。在刚刚结束的南麻、临朐战斗中,二纵、七纵、九纵伤亡很大,因此绝不能再打消耗战了。谭震林主张,由他率领二纵和七纵南下鲁中,打国民党军整编二十八师和整编八十三师,许世友率九纵前来会合,留下十三纵在胶东地区阻击敌人。总之,谭震林不同意在胶东内部作战。

位于胶东内部的许世友和饶漱石也处在困难之中。九纵正忙着补充新兵,恢复建制;十三纵刚由地方武装组建,战斗力未完全形成。因此,饶漱石不同意谭震林的意见,他希望谭震林率第二、第七纵队前来胶东会合,以加强胶东内线的作战实力。而陈毅和栗裕也坚持认为,必须坚持胶东内线作战。他们在给谭震林并报中央军委的电报中表示,胶东是唯一的军火、医药和各种军需器材的补充地,兵员也比其他地区丰富,如果胶东遭到破坏,对今后的战争进程影响巨大。况且,国民党军的整编二十八师和整编八十三师也不是那么好打的,即使攻击取得一定成效也不见得能调动胶东之敌。陈毅、栗裕希望内线兵团集中兵力在胶东内部作战,争取先歼灭冒进的敌整编二十五师一部或大部。

二十五日,毛泽东亲自致电华东军区政委饶漱石、副政委黎玉:“……蒋介石必在胶东方面力求速决,以便抽兵。因此,我们完全同意你们以一部位于内线,以主力位于外线,以利持久之方针。只要许谭率三个纵队位于外线,寻机打一二个小胜仗,敌即不敢向胶东深入,胶东大部至少一部可保全。”据此,许世友的第九纵队必须离开胶东南下了。但是,连日冒雨,无法行军。二十九日,中央军委来电,改变了二十五日电报中的作战设想,来电提出:许世友的第九、第十三纵队不要南下与谭震林部会合,谭震林的第二、第七纵队也不进入胶东腹地与许世友会合。同时,不同意谭震林部南下打敌整编二十八师或整编八十三师,而是让他们在诸城一线配合胶东内线的作战。

山东内线兵团分兵两处的现状没有得到解决。这种现状在国民党军重兵压境之时显然不利。胶东阻击作战就这样开始了。国民党军以火炮飞机轰炸开路,地主武装跟在后面一路狂杀。许世友的第九、第十三纵队不但要面对绝对优势的敌人,而且还身处密不透风的合围之中。九月六日,国民党军三个整编师向平度发起大规模进攻。整编二十五师在火炮和飞机的支援下,猛攻十三纵三十九师一一七团一营和二营的阻击阵地。战斗到七日下午,一营和二营的阻击阵地被国民党军突破,十三纵官兵退守平度城关。八日,整编二十五师集中主力向平度城发动攻击,平度失守。与此同时,由十三纵三十八师一一三团坚守的掖县城西阻击阵地丢失。十六日,整编五十四师一九八旅和整编二十五师的四十旅开始攻击莱阳。十八日,黄百韬的整编二十五师占领了胶东解放区的中心城市莱阳。

莱阳失守后,整编第九师进占招远以南的夏甸,整编第八师一六六旅到达夏甸以北四十公里的道头。道头一带是许世友的第九纵队主力集结地域。许世友部已经被逼到了东西仅七十公里、南北不足四十公里的沿海一角,如果道头失守就会被赶下大海。九月九日,得知国民党军占领诸城之后,位于胶济路以南的第二、第七纵队发动了攻击诸城的作战。谭震林决定乘敌未稳发动反击,以调动胶东内线的敌人,配合许世友在胶济路以北的作战。但由于敌人增援部队行动迅速,城内的攻坚作战又一时结束不了,于是下令放弃,攻击部队撤退。谭震林部的作战没能调动胶东的敌人,被压缩在海边的许世友必须突围自救。突围只剩下一个方向,就是与大海相反的道头方向。战斗进行得非常激烈,九纵官兵对道头外围唯一的制高点反复攻击未果,天色将明,再战不利,二十五师长聂凤智下令撤离。

与诸城的战斗一样,许世友部对道头的攻击也没有达到全歼守军的目的。不同的是,道头一战令国民党军整编第八师向后收缩了阵地,这使得它与整编第九师之间的距离被突然拉大了。这是许世友部突围的最后时机。他决定向敌人两军之间稍纵即逝的缝隙迅速插进去。二十二日黎明,先头部队将遭遇的整编第九师侧翼部队击溃,九纵二十六师顽强地阻击尾追的敌人,华东局和内线兵团机关人员及主力部队官兵一昼夜行军一百八十里,终于进入大泽山地区。

国民党军继续向胶东半岛的尖角压缩:二十六日占领龙口,三十日占领蓬莱,接着,共产党人控制的唯一港口城市烟台被占领。范汉杰的胶东兵团以伤亡近一万五千人的代价,先后占领了胶县、高密、平度、昌邑、荣城、招远、蓬莱、烟台等十五座城镇。至此,共产党人失去了胶东解放区的大部分地区。

饶漱石、许世友和黎玉联名致电中央军委,报告他们撤离胶东、转移敌后的理由:“内线已坚持三个星期,为减少尔后作战困难,决向敌后转移。”九月十六日,中央军委致电陈毅、栗裕、饶漱石、黎玉、许世友、谭震林,要求必须坚持胶东,不求他们打胜仗,“只要不打败仗就好”,并反复强调“一个月至多两个月,局势就会变化”。接到电报后,谭震林率领第二、第七纵队开始北上,向许世友部接近。许世友的第九、第十三纵队,留十三纵继续与国民党军周旋,九纵在胶河与潍河之间南下。十月一日,山东内线兵团的第二、第七、第九纵队终于在胶济路以北的朱阳会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