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失利战役

   李先念部中原突围

 

1946年6月26日,中国当代史上一个重要的日子。这一天,驻扎在湖北、安徽、河南三省交界处的中原军区李先念部,突然从国民党三十万大军的合围中突围而出。这一事件,被中国共产党党史、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史认定为解放战争爆发的标志。史料表明,李先念部被围,来自国民党方面早已计划完毕的一个政治与军事的双重阴谋。对李先念部的围歼计划至少产生于5月10日之前,命令是蒋介石向武汉行营下达的。命令的主要内容是:出动鄂豫皖边区外围所有军队,对共军严密封锁,分进合击,彻底消灭中原地区的共军。

此时,认宣化店为中心的解放区方圆不足50公里,却聚集着中原军区数万人的部队和家属,还在四十万的百姓。此刻,在解放区的北面是国民党军第四十七军,西北面是第六十六军,而在第四十七军和第六十六军的北面还有第四十一军,东面是第四十八军,南面是第七十二军,西面是第七十五军。国民党军将这个狭窄的区域围得铁桶一般密不透风。对中原解放区形成包围之势的国民党军已是中原军区兵力的五倍以上。

6月22日,中原军区向中央发出了请示立即突围的电报,中原军区认为“局势确已发展到必须迅速主动突围的地步”,因为截获的密电显示国民党军将于近日对中原解放区动手。如中原军区部队不能及时突围,“皖南事变”的结局也许会重演。中央同意中原军区立即突围。6月26日晚,中原军区部队秘密集结后开始突围了。中原军区的突围,选择了分散进行的方式,因为大部队突围既无法达到隐蔽性,也不利于最大限度地生存。李先念和王震率领人数最多的一支从宣化店向西,那是国民党军认为最不可能突围的方向,因为那个方向山高密河流纵横。在国民党军调动部队企图围追的几天里,突围官兵以昼夜不停的急促行军冲过平汉铁路,在几乎筋疲力尽的时候到达了丹江岸边。从宣化店南面突围的王树声部由于绕了路,追击他们的国民党军走到了他们的前面。王树声命令部队强渡襄河,突围部队刚刚开始渡河,再次陷入国民党军的攻击之中。经过整整一天的备战,这支部队幸存的官兵被襄河分隔为两支。没有过河的部队由三旅旅长闵学胜带领向北突围,进入伏牛山区;已经过河的部队由王树声带领,最终进入了武当山的密林中。

向东突围的皮定钧部一开始的任务是掩护主力部队通过平汉路。突围的时候,包括皮定钧在内,所有官兵都准备为掩护主力突围而牺牲。为了吸引敌人,他们向国民党军重兵防御的方向突围而出。三天之后,当掩护任务完成时,“皮旅”已经深陷重围。但是,最终“皮旅”却是整个中原军区最先突围成功、保存最完整的部队。他们的战法是:全线猛烈出击,然后突然收缩藏起来,等国民党军开始追击时,从眼皮底下把他让过去,再接着往外插。五天五夜后穿过皖中平原,最终到达华中解放区的时候,全旅无大损失。从此,英勇的“皮旅”成为华中野战军的一支劲旅,在皮定钧率领下屡立功勋。新中国成立之后的一九五五年,人民解放军授衔的时候,在最初拟定的名单上,皮定钧的军衔 是少将,毛泽东看后在名单上批了六个字:“皮有功,少晋中。”

李先念、王震率领的突围部队在国民党军的围追阻截下,被迫分成了两股。王震部在强渡丹江之后陷入重围,部队在一个叫鲍峪岭的隘口再次被截成两半。在冲出包围圈的战斗中,719团团长吴刚、政委蒋洪钧和参谋长朱佐夫相继阵亡。就在王震部在鲍峪 岭与国民党军激战的时候,李先念部遭遇了胡宗南部队的阻击。胡宗南的整编第一师一旅横在了李先念部进入陕南的路上,而在中原军区官兵的身后,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师和整编十五师正在逼近。李先念说:“我们唯一的出路,就是拿下对面的这首山梁。”在向陡峭的山梁发起拼死冲击的时候,三十七团官兵在炽热的火网前一批又一批地倒下。这个让中原军区官兵血流成河的地方叫南化塘,位于湖北与陕西的交界处。整整四十一年后,这里竖起一座“南化塘革命烈士纪念碑”。李先念重回此地,想及牺牲在这片土地上的年轻官兵,他说:“经南化塘激战,中原突围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国民党飞机沿着中原军区部队的突围路线撒下了大量传单,说“第九执行小组及三十二执行小组业于七月二十三日到达西安,决做和平最后之努力,务请李将军接到此信后,即刻发电与九小组代表取得联系……”。7月24日,李先念看到这一传单。鉴于中原军区突围部队已十分疲惫,加之不断的战斗导致伤亡过重,李先念致电中共中央,建议利用这一机会促成暂时停战。中央同意了李先念部提出的恢复谈判的请求。8月初, 李先念部派出了谈判小组成员,他们是:中原军区干部旅旅长张文津、干部旅政治部主任吴祖贻和毛泽东的侄子毛楚雄。

中原突围拉开了全国解放战争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