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失利战役

 晋察冀部队大同集宁战役

 

1946年内战初起的时候,国民党军在晋察冀的作战意图是:占领承德和冀东地区,分割晋察冀解放区、晋绥解放区与东北解放区,集中兵力夺取共产党占领的张家口市。而中共中央给晋察冀和晋绥解放区部队下达的任务,恰与国民党军的部署针锋相对:夺取平绥路、同蒲路和平汉路,占领大同、太原、石家庄和保定。这是一个以占领交通线上的主要城市为目标的庞大作战计划。但至少在那个历史瞬间,这一计划是严重脱离了敌我力量对比的现实。

1946年6月发动的晋北战役,其作战目的就是:切断同蒲路北段的交通,割断大同与太原之间的联系,并相机夺取大同。当时,无论是中央军委还是贺龙本人,都不想与作战力很强的傅作义部直接作战,甚至力图与傅作义保持自抗战以来建立的温和关系。晋北战役的作战目标是阎锡山,如果能够达到战役意图,共产党人至少可以占领晋北地区。为此,晋绥军区组成了晋北野战军,周士第任司令员,廖汉生任政委。晋北野战军相继攻占了朔县、宁武、崞县三座县城。阎锡山被迫决定放弃部分县城,遂命令原平、忻口、定襄、五台等地的守军全部撤到铁路线上的重要据点忻州。即使此时,忻州已成孤城,然而晋北野战军对这座县城的攻击,仍以失利告终。

大雨倾盆,河水暴涨,道路泥泞。为了攻击顺利,贺龙增派了两个团以加强兵力。此时,忻州守军已达八千多人,由第十九军副军长于振河和日军一个名叫今村的少将指挥。忻州因为是太原的门户,故日军占领时环城墙修筑了密集的钢筋水泥碉堡,每座碉堡可容纳一个排的兵力,火力配备十分强大。从架设着双层电网的城墙到碉堡之间,是又宽又深的外壕和护城河,外壕里有暗道与碉堡相连。外围开阔地设置了大量的绊雷、拉雷和触发地震。30日晚十九时,攻击忻州的战斗开始了。大雨令炮兵无法向前运动,步兵用油布裹着炸药,端着步枪开始了冲锋。外围战进行得艰苦而残酷,攻击部队在付出巨大代价之后,依旧没有明显的进展。攻击忻州的战斗停止了十天之后,8月11日晚,对忻州的第二次攻击打响。晋绥部队终于突破守军外围阵地上的几个要点,然后在这几个要点上展开了反复的冲锋和反冲锋,但是战场上始终处于胶着状态。天亮的时候,晋绥部队因难以取得进展再次撤出战场。

晋北战役结束了。对于原定战役目的来说,晋北野战军仅仅控制了太原至大同之间的部分铁路段。忻州之战的结局没有引起共产党方面足够的警觉,他们随之将夺取大同当作了新的战役目标。晋察冀军区与晋绥军区的战役设想是:第一步拿下大同,然后集中三个纵队出击平汉铁路,最后向正太路攻击,目标是另一座大城市—石家庄。攻击大同的部队是:晋绥军区三五八旅,晋察冀军区第三纵队七旅和八旅、教导旅的两个团、炮兵团,冀晋军区第一军分区的两个团、第五军分区的一个团。组成大同前线指挥部,由晋绥野战军副司令员张宗逊为司令员,晋察冀军区副政委罗瑞卿为政委,晋察冀军区第三纵队司令员杨成武为副司令员。

7月31日,外围战斗开始后,攻击部队当日就切断了怀仁至大同的铁路。8月14日,攻击大同城关的战斗开始。攻击部队连续攻克大同西北方向的两个军事据点,东北面攻占了白马城和卧虎湾,南面攻占了智家堡,并一举攻进了大同机场。部队开始挖坑道,并从四面同时攻击大同城垣。由于外围守军全部退回了城内,大同城防兵力充沛,火力凶猛,工事坚固,攻城部队在初步攻击中就已显露出很可能“久攻不下”的迹象。就在这时,9月3日,傅作义出兵了。傅作义的六个师、四个纵队及一个保安旅和一个炮兵团分北、中、南三路向集宁发起进攻。此时,聂荣臻部对大同城的攻击还在艰苦而缓慢的进行中。傅作义的重兵增援令取荣臻陷入两难的境地:如果坚持对大同的攻坚,从目前的战斗进展看,没有任何把握在傅作义部到达之前拿下大同;而一旦傅作义的援军到达战场,攻城部队必将面临十分危险的处境。如果放弃对大同的攻击,整个战局将在顷刻之间迅速恶化,后果对于晋察冀和晋绥解放区同样不堪设想。那么,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留一部分部队继续保持对大同的围攻,迅速调集主力部队北上迎战傅作义。但是,从大同前线转去打援的部队刚刚出发,前面就传来一个坏消息:卓资山阻击线已被傅作义部突破。卓资山失守,令聂荣臻感到了事态的严重。

共产党官兵穿着单衣从四面八方火速向集宁疾进。此时,傅作义部已经开始了对集宁的攻击。集宁守城部队只有三个团。9日,晋察冀和晋绥主力的先头部队经过上百里的急行军赶到集宁城下。11日,晋察冀军区陈正湘的第四纵队赶到了,阻击作战于这天晚上打响。混战时刻,杨得志的第一纵队也到达战场。12日早上,傅作义发现集宁的外围要点已经相继丢失,他的部队正处在既要阻击又要攻城的两面作战中。这时候,聂荣臻部主力实际上已经把傅作义的三个师分割包围了,如果以连续作战的气势对傅作义部发起最后攻击,将其主力部分歼灭是极有可能的。但是,12日整整一个白天,聂荣臻部没有组织大规模的攻击,这让傅作义得到了宝贵的整顿部队的时间。

12日傍晚,聂荣臻部的反击再次开始。已经重新部署兵力的傅作义部在空军的配合下攻进集宁城的西南角。集宁城内的部队因兵力不足,逐渐收缩到难以支撑的地步。杨得志的第一纵队奉命向城内增援,结果,集宁战场上出现了聂荣臻部和傅作义部同时往城里打的局面。傅作义部冲进城后立即成为守军,与企图增援的第一纵队展开了激战。这时候,傅作义的精锐部队101师到达了集宁附近。大同前线指挥部命令:暂时停止对集宁的总攻,主力迅速集结向西,前去歼灭增援的101师。这是一个无论如何在当时还是在如今都难以理解的军事命令。

临时改变作战方向,令部队仓促间开始移动,事先没有必要的侦察,道路和地形陌生,各部队行动没有达成一致,结果攻击101师的行动不但没有取得效果,反而让集宁城下的傅作义部迅速恢复了阵地,并开始策应101师的战斗。13日中午时分,跟随101师东进的新编32师和新编骑兵第四师也相继靠近,开始对共产党军队猛烈的合围攻击。战场形势急转直下,聂荣臻部由攻击转为阻击,当阵地全部被突破后,部队不得不紧急撤退。13日晚,聂荣臻部放弃集宁。集宁的失守和主力的受损导致大同已无法攻克。16日聂荣臻部撤围大同。大同、集宁战役的失败,是共产党人在战争初起时经历的切肤之痛。参战部队不但在兵力、武器、弹药和物资上损失巨大,晋察冀和晋绥解放区未来的前景更是不容乐观。

由于驻扎在承德地区的晋察冀军区第一纵队被调往大同前线,热南和冀东兵力空虚,位于东北的郑洞国部和位于河北的孙连仲部趁机联合发动进攻,共产党人与东北地区的林彪部保持陆路往来的唯一通道承德落入国民党军之手。接着,冀东地区的15个县城相继丢失。集宁和承德丢失之后,晋察冀解放区首府张家口处在了国民党军于东西两面形成的夹击之中。

9月10日,蒋介石下令向张家口发动攻势。国民党的作战部署是:东线,孙连仲的第十一战区第十六、第五十三军由南口、怀柔一线向张家口进逼,第十三军出沽源,作牵制性佯动,第九十四军在北平为战役预备队;西线,傅作义的第十二战区以四个师加上阎锡山的第二战区的一个师会攻张家口。是坚守还是放弃张家口?在晋察冀军区高级干部中,持两种不同主张的人旗鼓相当。最后,晋察冀中央局在给中共中央的电报中说:“在敌东西夹攻张家口的情况下,我拟在敌人进攻时只进行掩护战斗,不作坚守。”第二天,中央军委回电同意晋察冀部队以歼灭敌有生力量为主、不以保守个别地方为主、在运动中歼敌的意见。此时,张家口成了诱敌的一个诱饵,如果不出意外,不但可以在运动中大量歼敌,甚至有可能粉碎国民党军占领张家口的企图。

9月29日,张家口东面的战斗开始,晋察冀军区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纵队及大量民兵成功地遏制了国民党军凶猛的进攻势头。同时,晋察冀军区第三纵队第八旅等部向平汉铁路展开了大规模的破击战,迫使国民党军迅速抽调部队南下。为此,当国民党军东线进攻部队受阻后,蒋介石把张家口也划给了傅作义的第十二战区。10月8日,情报显示,傅作义的主力部队出现在张北地区。这是一个惊人的消息,令战场危险突然而至。此时,晋察冀军区在张北方向上只部署了一个团,任务仅仅是“注意西面敌骑兵之扰乱”。张北位于张家口长城以北。当孙连仲部出兵西进张家口时,晋察冀主力部队大多集中在张家口以东。张家口被明确地划归入第十二战区后,傅作义先是侦察到了聂荣臻部主力的方位,接着他命令一部虚张声势东进,然后集中近两万兵力,避开聂荣臻部的西线设防地域,从集宁向东穿越了上百公里的大草原,以突然迅猛之势袭击了张北。傅作义此招骗过了晋察冀军区司令部。10月8日攻下张北之后,傅作义部主力直逼张家口。

聂荣臻立即向张北派出增援部队。张家口以北是平展的大草原,无险可依。增援部队遭到国民党军飞机的轰炸,部队被打散后官兵退守至狼窝沟。此时,张家口市区内多数人还不知道危险已经临近,更不知道张家口北面没有主力部队设防,因此晋察冀解放区的党政机关和大批物资还没有转移。由于没有时间调动主力回援,只有派出担任市内防御任务的教导旅前往狼窝沟阻敌。狼窝沟的战斗进行得十分惨烈。阻击阵地连续失守,10月10日,傅作义部攻占狼窝沟。张家口北面门户洞开。蒋介石给傅作义的命令是:11日占领张家口。没有史料显示共产党人撤离张家口时发生了混乱。机关撤离完毕,聂荣臻才乘坐一辆吉普车离开了张家口。最后撤离的是教导旅官兵,时间是11日上午九时,跟在他们身后冲进张家口的是傅作义的四个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