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失利战役

延安失陷

 

1947年,51岁的胡宗南立下誓言:等为党国建立“殊勋”之后,将庆功和结婚喜宴在一起办。胡宗南心目中的“殊勋”,就是占领共产党人的中枢---延安。陕甘宁解放区南临黄河中游,西抵环江,南至渭北山地,北靠长城。驻守在这里的陕甘宁晋绥联防军的防御部署是:第一纵队驻守延安地区,担任迎击国民党军进攻的主力;教导旅和警备第三旅七团驻茶坊、南泥湾一线,担任延安以南的阻击任务;警备第一旅、新编第四旅驻守关中军分区所轄区域;警备第三旅旅部率五团驻守陇东军分区所辖区域。整个陕甘宁解放区防御部队仅有五个旅,兵力总计两万八千人。

如果从兵力上讲,包围陕甘宁解放区的国民党军总兵力,几乎是陕甘宁晋绥联防军的十倍。其中第一战区胡宗南部的十五个旅,驻守陕甘宁解放区的南线,负责由宜川、洛川、宜君一线向北主攻,兵力十四万;晋陕绥边区总部主任邓宝珊部的两个旅,驻守陕甘宁解放区的北线,负责自榆林向南助攻,兵力一万二千人;西北行辕马鸿逵、马步芳部十个旅,驻守陕甘宁解放区的西线,负责由宁夏的银川、甘肃的镇原向东进攻,兵力五万四千人。而陕甘宁解放区的东边就是黄河,隔河是国民党军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的地盘。胡宗南认为,从战场地形和态势上看,共产党的老巢延安已被紧紧地围困在弹丸之地;而从兵力和武器装备上看,陕甘宁解放区的共产党军队绝不是他的对手。

2月9日,胡宗南来到位于三原的整编第二十九军军部,召集旅长以上将领参加作战会议。胡宗南首先讲话,大意是:我们要消灭共产党,必须首先消灭他的武装力量。要达到这一目的,最重要的是拿下延安,消灭陕甘宁边区的主力,摧毁共党的首脑机构。现在,我们必须首先夺取囊形地带,这关系着我军向延安进军是否能够顺利进展的问题。所谓“囊形地带”,是国民党军作战部门对陕甘宁边区关中地区的称谓。这一地区位于胡宗南攻击延安的出发地洛川、宜川的侧后,是陕甘宁边区自北向南插入胡宗南战区的一个突出地带。这一地带的存在,无形中使国民党军对陕甘宁边区的封锁线延长了近三百里,牵制着胡宗南的大量兵力。

14日,整编第二十九军各部队自东、南、西三个方向开始集结。三天之后,胡宗南的五万大军对囊形地带的全面进攻正式开始。为了保存有生力量,在胡宗南发动进攻的第二天,除了留下少量的地方武装骚扰敌军之外,关中地区的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掩护党政机关主动撤离了。几乎没有经过什么战斗,胡宗南就占领了囊形地带。囊形地带的丢失,使延安面临的军事压力进一步加深。至此时,华中解放区首府淮阴、华北解放区首府张家口、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已先后丢失。如果延安失守,共产党人队了林彪部所在的哈尔滨外,全国范围内其他的政治、经济和军事中心已全部丢失。局势确实令人不安。

胡宗南占领囊形地带之后,立即命令整编七十六师、整编十七师四十八旅以及骑兵第一旅等部队,攻击陕甘宁解放区位于陇东的庆阳、合水地区,企图吸引陕甘宁晋绥联防军主力西援,以利于在延安地区正面防御兵力单薄之时突袭延安。3月1日,整编七十六师二十四旅占领庆阳。2日,整编十七师四十八旅占领合水。陕甘宁部队主力开始向西移动。胡宗南立即命令四十八旅向南回撤,以加强从正面突袭延安的兵力。1947年3月13日,国民党军飞机分别从西安、太原和郑州机场起飞,对延安及其附近地区实施了猛烈轰炸。

蒋介石将胡宗南召至南京,详细商定了直捣延安的作战计划。胡宗南最终制定的作战计划是:右兵团由整编第一军军长董钊指挥,率整编第一师三个旅、整编二十七师两个旅,整编九十师两个旅,由宜川北面的平陆堡至龙泉镇之间进入攻击位置,占领临真、金盆湾等地,然后沿着金延大道两侧向延安的东北方向攻击前进;左兵团由整编第二十九军军长刘戡指挥,率整编三十六师两个旅,整编十五师一个旅,整编十七师一个旅,由洛川北面的段仙子至旧县之间进入攻击位置,占领富县、茶坊、甘泉等地,然后沿着洛河东岸和咸榆公路向延安西南地区攻击前进。总预备队为整编第十师主力、整编七十六师的两个旅、整编十七师的两个旅等部队,集结在洛川、咸阳、平凉等地待命。前进指挥所位于洛川,由西安绥靖公署副主任裴昌会中将任指挥所主任。胡宗南于三月九日到达洛川前进指挥所。第二天,胡宗南在洛川召开旅以上将领作战会议,会议最后确定的攻击时间是十四日拂晓。

毛泽东很想守住延安,粉碎蒋介石进犯延安的计划。虽然毛泽东已做好放弃延安的最坏打算,但他仍对保住延安的前景持乐观态度。三月六日,毛泽东电令陈赓率五个旅南渡黄河,袭击陇海铁路洛阳到潼关段胡宗南部侧后的重要所点,以调动胡宗南的主力部队回援。保卫延安的防御部署全面展开了:以教导旅、警备七团在富县、临真以北地区进行运动防御;以第一纵队和新编第四旅于富县西南地域待命出击;以警备第一旅和警备第五团在关中及陇东地区寻机打小的歼灭战。

十日,局势发生了变化。当负责外线作战的刘邓部和陈谢部还没有准备就绪的时候,胡宗南的近十五万大军已经集结完毕,国民党军对延安发起的攻击近在眼前,毛泽东设想的以“内线防御,外线解围”的战略保住延安的计划似乎已经没有了实施的时间。胡宗南调动部队的数量和速度显示出他占领延安的决心异常坚决。彭德怀预感到:放弃延安已经不可避免。几天前,彭德怀提出放弃延安,诱敌深入,将胡宗南主力部队消灭在内线。但是,毛泽东对他的建议没有表态。十一日,中共中央召开书记处会议,是否放弃延安的问题被明确提出。在决定急调晋绥军区王震部的两个旅自吕梁地区西渡黄河加入延安防御战之后,毛泽东第一次提出了放弃延安的设想,并表示同意彭德怀关于在内线打击胡宗南的建议。毛泽东说,战场可以选在延安以北的山区。

十三日,胡宗南对延安的大规模轰炸开始了。之后,便是地面部队分多路以密集队形发起的攻击。战斗最激烈处在金盆湾一线,国民党军整编九十师以五十三旅和六十一旅分两路发动持续攻击,但始终进展缓慢,原因除了陕甘宁晋绥联防军的层层阻击外,还有民兵埋设的大量地雷给国民党军官兵造成了极大的心理恐慌。十六日,胡宗南部全线突破保卫延安的第一道防御阵地。同日,毛泽东命令陕甘宁边区所有部队统归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彭德怀和中共西北局书记习仲勋指挥。以张宗逊的第一纵队、王震的第二纵队、罗元发的教导旅、张贤约的新四旅共同组成西北野战兵团,彭德怀任兵团司令员兼政委,习仲勋任副政委。

为给党政机关和群众撤离尽量争取时间,彭德怀调整部署,白天以少量部队死守要点,夜晚出兵袭击敌人的主力,迫使胡宗南部每日推进不足五公里。此时,依然留在延安的几个外国记者,就放弃延安一事询问彭德怀和毛泽东。彭德怀说,蒋介石除了一点面子之外,什么也得不到。“毛泽东则说:“延安当然能住好,丢了它我们照样能过。”十八日,胡宗南的主力部队逼近了延安南面的三十里铺。敌人大军压境,枪炮声越来越近,延安的大规模撤离却没有发生任何混乱。傍晚,胡宗南的先头部队距延安只有七公里了。一九四七年三月十八日晚二十时,毛泽东离开了延安。最后离开延安的是彭德怀。十九日拂晓,将执行阻击任务的部部队撤退路线部署完毕后,彭德怀率兵团指挥机关顺着王家坪后沟的一条小路上山了。十九日上午十时,整编第一师和整编九十师拥挤着接近了延安城。当西山山顶上几个彭德怀部的官兵撤走后,所有的枪声终于停止了。消息传来:整编第一师第一旅“经过血战”,已经首先占领延安。胡宗南在洛川指挥所得到的前方报告是:延安是一座空城,没有人,也没有可以缴获的东西,整个战斗“歼敌”大约千余。胡宗南却向蒋介石报告说:据初步统计,共军伤亡约一万余,投诚二千余。国军乃于十九日上午十时,完全占领延安。胡宗南由中将晋升为上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