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失利战役

   陈明仁死守四平成功

 

1947年5月,东北民主联军发起夏季攻势。八、九两日,东北民主联军北满主力渡过松花江,由扶余、大赉地区出发,向中长路长春至四平段西侧迅猛奔袭;南满主力由通化以北之三源浦、柳河地区出发,奔袭沈阳至吉林铁路的中段地域。南满、北满主力以四平为中心南北对进。同时,东满、西满和冀察热辽部队也分别从吉林以东、郑家屯以北和热河西部及冀东地区发起攻击。越过松花江的北满部队主力相继攻占农安西北和西南的哈拉海、三盛玉地区,接着,一纵沿着铁路绕过四平继续南下,切断了沈阳至长春的铁路。二纵在攻占怀德后,则直逼四平城。南满经过激烈战斗,也攻占了梅河口、海龙、辽源等城镇。至此,松花江以西、吉林到梅河口之间以及长春东南的广大地区全部被东北民主联军占领,南满解放区与东满解放区连成了一片。南满、北满主力部队在彼此隔绝了一年多年,终于会师于四平城下。林彪朝思暮想的将两个拳头合成一个拳头以扭转东北战局的梦想至此成真。

5月30日,蒋介石飞临沈阳。林彪的夏季攻势让他感到了东北局势的不妙。在沈阳召开的高级将领会议上,他要求东北地区的国民党军收缩兵力,重点控制大城市以保持现状。蒋介石走后,东北地区的国民党军先后放弃了安东、通化等中等城市,开始固守长春、吉林、四平、沈阳、锦州等几个大城市及周边城镇。不久,一个严重的消息传来了:开原失守,中长铁路被切断,沈阳与四平失去了联系。杜聿明对林彪的心思猜得很透:去年,东北民主联军守了一个月,也没能守住四平,部队最终被分割在南满与北满两个互不联系的地域。这一次,林彪部主力全线出击,既然已经打到四平城下,林彪势必想让国军也过被拦腰截断的苦日子。四平位居东北中部交通枢纽,连接沈阳、梅河口、长春、吉林,谁占领了这里谁就拥有东北战场的主动权。

一方势在必夺,一方誓死不让,自内战爆发以来,东北战场上最惨烈的一场血拼已是不可避免。六月初,双方开始战斗调动。廖耀湘的新六军一五五师和十四师向开原发动反击,重新打通了四平与沈阳之间的联系。与此同时,林彪部主力大规模地向四平集结,共十七个师的兵力机动于四平以南、东南及以北地域,准备阻击自沈阳北上和自长春南下的敌人的援军;而另七个师配属五个炮兵营,负责向四平实施攻击,攻击部队前线指挥为第一纵队司令员李天佑、政委万毅。李天佑的对手,是四平国民党守军总指挥,第七十一军军长陈明仁。蒋介石致信陈明仁:“四平乃东北要地,如失则东北难保。斯时为吾弟成功成仁之际,望砥砺将士,严行防守。”陈明仁深知四平之战不可避免,同时也知道自己的第七十一军无路可退。陈明仁将四平全城划定出五个守备区域,各防御部队都有清晰的作战地点,各作战地点彼此又能构成协同,每处阵地都布置了两道防御线。陈明仁决定吸取林彪部坚守四平失利的教训,三万五千多兵力被集中部署在市区的重点部位,形成了一个让任何攻击者都会感到头疼的防御体系,即“陈明仁堡垒”。

李天佑的参谋人员绘制出四平守军的兵力配备和工事位置图,东北民主联军对陈明仁的布防情况有着惊人的准确了解。唯一遗憾的是,攻击部队,包括林彪在内,此刻存在着严重的轻敌现象。他们不知道四平守军在兵力和火炮数量上占据着绝对优势;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严重低估了四平守军的作战决心,认为第七十一军后退四平,士气低落,只要猛打猛冲,敌人必垮无疑。轻敌导致的后果极其严重。

总攻时间确定为六月十四日二十时,作战预定三至五天之内拿下四平。攻城部队从西北、东北、西南三个方向突击,官兵们不顾一切地冲锋,但国民党守军工事坚固,火力凶猛,攻城部队一再冲上去又一再被迫退回来。只有在西南角,一纵二师四团一营连续爆破,撕开了一道突破口,并占领了保安十七团团部所在的楼房。十五日、十六日两天,攻守双方在这个狭窄的口子上反复争夺,敌人的顽强出乎了攻城部队的预料。国民党守军的炮火轰击和飞机轰炸也令前沿指挥员陷入两难:扑上去人多了,突破口狭小,一颗炮弹落下就能导致大量伤亡;扑上去人少了,又无力阻止敌人凶猛的反击。十七日晚,受阻四天的四平城西北角终于被突破,因只有一个突破口而艰难平推的作战局面得到缓解。

李天佑投入了预备队,国民党守军稍稍后撤,攻城部队开始向城内核心地带压缩。共产党官兵一座楼一座楼地进行艰苦的爆破,国民党守军一条街、一座楼、一间屋地进行顽强的阻击。在攻击交通宿舍大红楼的时候,攻击部队数次强攻未果,于是一部分兵力挖沟强行接近,一部分兵力迅速跑向已被占领的四平飞机场,从航空炸弹里挖出三千多斤炸药,再抬着炸药火速跑回大红楼前。爆破组连续爆破十二次,终于把这幢两百米长的联体大楼炸塌了一半,守军一千一百多名官兵多半被埋在倒塌的废墟之中。

接下来的战斗缓慢而残酷。围绕着每一座坚固的建筑物,攻守双方的战斗始终处于胶着状态。国民党守军在楼房和工事内顽强抵抗,猛烈的火力组成立体火网,并在两军接触线上投掷燃烧弹。守军的炮火更是片刻未停,一边对前沿支援轰击,一边对东北民主联军攻击部队的后方实施封锁,其轰击的猛烈令攻城部队官兵大量伤亡。陈明仁决心与四平共存亡,他先是立下遗嘱,然后把自己的棺材抬也来给大家看。他的命令是:独立死守,打光为止,转移和放弃阵地的命令只有军长一人有权发布。第一道防御线的部队一律不准撤退,凡是后退者,第二线防御部队有权射杀他们。十九日,东北民主联军把不久前缴获的七门美式火箭炮推了上来,对准中央银行和市政府大楼进行轰击,两座大楼很快就被占领。在攻占电信局大楼时,攻击部队虽然已经占领大楼的下层,但国民党守军据守上层拼命射击,坚决不肯投降。最后,攻击部队在大楼下安放了大量炸药并且引燃导火索。巨响之后,大楼和守军一起毁灭。

电信大楼被炸毁的时候,陈明仁突围到也城东区。二十一日,四平城西区被东北民主联军占领。战斗已进行到第八天,李天佑的攻击部队付出了八千余人的代价占领了四平城内的一半城区。该日,林彪命令:“决付出一万五千人的伤亡,再以一个礼拜的时间,将此仗打到底,达到完全歼灭敌人和打垮敌之守城信心。”但是,不但攻击四平东区的战斗依旧进展缓慢且伤亡巨大,而且杜聿明的部队已经开始从沈阳和长春南北两面增援而来。

四平危急令蒋介石十分震惊,他终于决定将第五十三军从华北调回东北,并严令杜聿明在六月三十日之前解四平之围。在郑洞国的指挥下,第五十三军首先占领了本溪,解除了沈阳侧翼的威胁,然后一路向北直扑四平。杜聿明所能调出的全部增援兵力共九个师,很快在四平以南、以北与林彪早就部署好的打援部队接火了。尽管林彪部顽强阻击,但终究兵力不足,难以在运动中歼灭来敌,只能迟缓其增援速度。郑洞国留下战斗力最强的新六军与林彪的打援部队周旋,然后亲率第九十三、第五十三军和第五十二军一九五师顽强地向四平靠拢。担负掩护任务的新六军很快就遭到猛烈的攻击。一六九师在八棵树附近丢失了阵地,军长廖耀湘大为光火,严令师长郑庭芨迅速收复阵地。一六九师在飞机和炮火的掩护下发起不顾一切的反击,战斗终以林彪部队因伤亡过大撤出战斗而结束。

二十六日,向四平急速推进的郑洞国突然发现,一直监听中的林彪部的电台信号减弱了。郑洞国判定林彪的部队已处在转移之中,于是迅速命令部队全部投入正面进攻。这一天,攻击四平东区的战斗虽在继续,但东北民主联军的攻势已经减弱。林彪面临的局面是:攻克四平希望渺茫,增援之敌兵力强大,不但没有将其包围歼灭的可能,连将其阻截都无法有效地做到。而且,无论是攻城部队还是阻援部队此刻都面临着分兵两面作战的处境。二十八日,郑洞国和第九十三军军长卢浚泉亲临前沿。第二纵队官兵拼死阻击,一步不退,激烈的拉锯战进行了整整一天,第九十三军全线没有任何突破。郑洞国正万分焦急时,突然接到侦察队的报告,说四平方向的枪炮场逐渐稀疏。郑洞国以为四平已经陷落,而一旦如此,无论是对苦战中的陈明仁,还是对于蒋介石的严令,他都感到没法交代。郑洞国要求卢浚泉的第九十三军黄昏之前必须突破林彪部的阻击线。下午十三时,第九十三军的左前方突然传来猛烈的炮声,原来左翼的第五十三军在军长周福成的率领下突击成功。在联络了空军和炮兵的火力支援后,卢浚泉下令集中所有的坦克,向二纵的阻击阵地发起大规模的攻击。当敌人的坦克冲进二纵的防御阵地之后,二纵奉命撤出战斗。

郑洞国立即命令全线追击。四平城内的陈明仁得到增援部队接近的消息,立即派出部队从城内向城外突击接应。二十九日,增援四平的第九十三军先头部队到达四平南郊,第五十三军和新六军的一六九师到达四平西北的八面城。林彪下达了全线撤退的命令。六月三十日凌晨,一纵三师最后撤离四平战场,历时半个月的四平攻坚战结束。四平之战,林彪部付出了伤亡一万三千余人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