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失利战役

  华东野战军“七月分兵”之失利

 

“七月分兵”:

让陈毅、粟裕感到十分突然的,是毛泽东6月29日发来的电报。在这封电报中,毛泽东突然改变了一个月前要求陈粟不要分兵、坚持内线歼敌的方针。5月22日,毛泽东曾为中央军委起草致陈毅、粟裕电,在这封电报中,中央军委明确指出:山东战场的作战“于我最为有利,于敌最为不利”,其他战场的攻势均是为了“帮助主要战场山东打破敌人进攻”,明确要求华东野战军不要分兵。但是在一个月后的电报中,中央军委去要求华东野战军采取的分兵行动,目的是为了配合即将出击中原的刘邓大军作战。而此时,就全国战场而言,山东依旧是国共王两军对峙最严重的地区。就军事形势而言,陈毅、粟裕承担的压力最大。孟良崮战役虽使国民党军队损失惨重,但蒋介石并没有放弃在山东实施重点进攻的计划。

陈毅、粟裕仔细研究了要求他们分兵出击的电报。电报虽然只提到山东当面的敌情,但既然刘邓大军即将出击,全国战局必有重大发展。于是,陈毅、粟裕决定:将华东野战军主力分成三路向敌人发动攻击。具体部署是:由叶飞、陶勇率第一纵队和第四纵队组成左路兵团,越过临蒙公路向鲁南挺进;由野战军参谋长陈士榘、政治部主任唐亮率第三、第八、第十纵队组成的右路兵团,向鲁西的泰安、大汶口方向挺进;陈毅和粟裕直接指挥第二、第六、第七、第九纵队和特种兵纵队集结在沂水、悦庄公路两侧,各以少部兵力与北犯之敌接触,主力待机出击。此作战部署于七月一日开始执行。这就是华东野战军战史上著名的“七月分兵”。“七月分兵”导致了一系列作战不利的后果,因此也成为华东野战军战史上颇具争议的行动之一。

左右路连连失利:

6月28日,叶飞、陶勇的左路兵团出发了。天降大雨,官兵在泥泞中向鲁南奔袭五百华里,深深地插入了国民党军的侧后。十天之后,左路兵团开始攻击费县,一夜之间便将国民党守军全歼。天亮时,国民党的飞机来了,密集的炸弹级左路兵团攻击部队造成伤亡。左路兵团接着攻击枣庄和峄县,迫使当面国民党军退守运河。但当左路兵团继续西进,试图攻击滕县和邹县,控制津浦铁路徐州至兖州段时,巨大的麻烦来了。

滕县和邹县位于津浦铁路中段,是国民党军重要的物资补给站,战略防御工事极其坚固。叶飞和陶勇同时对两座县城实施攻击,导致本不充裕的兵力被分散,加上攻城器材严重缺乏,弹药也因连日大雨被淋湿而失效,结果攻击持续了整整四天毫无效果。叶飞和陶勇决定放弃邹县,集中全力攻击滕县,但国民党军七个整编师已增援而来,左路兵团只有迅速撤离战场。

右路兵团的任务是攻击济宁和汶上。在包围济宁城并占领了外廓城之后,突然发现守军不但兵力比预料的多,而且强劲的火力显示出顽强的守城决心。济宁守军为国民党军整编七十二师全部以及整编三十二、七十师各一个团,总兵力达两万余人。三纵八师奉命对内城实施攻击,守军炮火猛烈,城中街道狭窄,攻城官兵缺少防炮经验,结果伤亡巨大。在主攻方向东门,连续爆破连续失利,守军将城门堵塞得异常坚固,炸药根本无法接近城门,而城墙上的阻击火力密集而凶猛。三纵临时制作的云梯不是太短,就是不坚固,不断被守军打断,有的云梯由于上去的人多而折断,攻击再度失利。在东南角攻击的九师一度攀登成功,突进城内七个连,但很快遭到守军的猛烈反击,突进去的部队被压缩在城内一角。守军集中炮火封锁突破口,攻击的后续部队无法增援,结果突进去的七个连的官兵全部战死。济宁一战,三纵伤亡三千二百余人。

十纵的任务是攻击汶上县城。汶上守军为国民党军整编八十四师的两个团及地方武装,总兵力约四千余人。攻击部队认为守军战斗力不强,战斗开始前急促接近,生怕守军弃城逃跑,部队打不了歼灭战。但是,战斗一打响,守军不但没跑,而且死拼死守,这使于十五日开始的攻击连续受挫。十八日凌晨,大雨倾盆,各个方向的突破都没有进展,不得不停止攻击。十九日再攻,八十七团攻东关,突击队被守军火力压制,派出的爆破手全部阵亡。经过激战,东关被占领了,但其他攻击方向依旧没有进展。二十日晚上,十纵再次组织攻击,仍然无效,天亮时,得知国民党援军已经到达。小小的汶上县城,十纵连续攻击六天未下。

正面南麻失利:

作战严重失利的还有陈毅、粟裕亲自指挥的由第二、第六、第七、第九纵队和特种兵纵队组成的正面部队。南麻,鲁中山区的一个小小的盆地,一个令华东野战军官兵刻骨铭心的地方。驻守南麻的是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整编十一师,全师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师长胡琏以作战勇猛又工于心计闻名。南麻北、西、南三面是山地,东北面是通往悦庄方向的小丘陵。北面山地上有一隘口通往博山,隘口狭窄,一个营的兵力就可以封锁自北而来的通道。胡琏亲自带领四个团驻守南麻,另外两个旅分别驻守在北麻、高庄、北刘家庄、吴家官庄等要地。

华东野战军主力围歼南麻国民党守军的部署是:第九纵队在北面以一个师进至南麻与鲁村之间,断敌退路,并向东攻击,纵队主力向北麻、南麻攻击前进;第六纵队在东面以一个师控制凤凰山一线,阻击南麻可能突围之敌,纵队主力向北刘家庄和南麻攻击前进;第二纵队在东北面以一部沿悦庄向儒林集攻击,主力则向吴家庄和南麻攻击前进;第七纵队在东面以一个师控制青泉山、于家崮一线,另一部担任阻击任务,保障攻击南麻部队的侧翼安全;鲁中军区地方武装、胶东军区和渤海军区部队在外围钳制敌人,配合主力作战。从兵力上讲,陈毅和粟裕占据绝对优势。

韦国清指挥的二纵奉命攻击南麻、吴家庄的正面阵地。18日,二纵5师和6师肃清南麻外围之敌,两个师经过一天的苦战逼近了守军的主阵地。许世友指挥九纵奉命从西北山地攻击南麻,25、26、27三个师冒着大雨发起进攻。18日凌晨,77、78团攻占了南麻以西的荆泉山之后,78团二营在76团的配合下攻占了高庄西北的崮山高地。之后,九纵各师在各自的攻击方向上都未能突破,与国民党守军在战场上形成僵持。王必成指挥的六纵奉命攻击南麻南面的马头崮,16师16团经过连续攻击均未奏效。18师各团向柴粮山的攻击也严重受挫。华东野战军主力对南麻的攻击已显露出失利的迹象。

南麻受到攻击之后,胡琏向徐州司令部求援,国民党军整编二十五师和整编六十四师的四个旅奉命向南麻增援。增援部队指挥官黄百韬记取了在孟良崮增援缓慢的教训,深知如果这次再不全力推进,必定受到严厉制裁,于是面对七纵的顽强阻击,国民党军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采用三个营为一个冲击单位的滚动式战法,持续不断,昼夜不停,导致七纵官兵每分每秒都陷于苦战之中。

此时,攻击南麻正面阵地的二纵也陷入了极大的困境。胡琏的子母堡垒给攻击带来的困难远远超出他们的预想。这种堡垒的特点是外围利用鹿砦、铁丝网、照明设备以及大量的地雷和集束手榴弹给予攻击部队极大的杀伤,而在堡垒的中心则隐蔽着大量的反击兵力,当攻击势头减弱之后,以中心堡垒为引领的反击立即开始,与其相连的小堡垒则进行两侧的火力打击。胡琏制定的防御策略是:当受到攻击时,利用外围阵地,以小兵力向攻击部队进行袭击,迫使攻击部队过早展开,等到攻击部队占领前沿之后,立即组织纵深优势兵力集中一点进行反击,反击时必须使用炮火反复延伸射击,以密集的火网给予攻击部队严重杀伤,然后坚决恢复前沿。二纵官兵以往的战斗中从未遇到这样的子母堡垒,也很少遇到如此顽强的作战对手,一时间攻击面临着严重的困境,部队的伤亡远远超出歼敌数量。

南麻战役是解放战争中代价十分惨重的一次战役。战斗结束后,九纵伤亡四千多人,六纵伤亡两千多人,负责正面攻击的二纵伤亡四千多人。南麻战役进行了整整五个昼夜,歼灭国民党守军一个团。七月二十日,国民党军增援部队突破华东野战军阻击部队的防线。二十一日晚,陈毅、粟裕下达了撤出战斗的命令。

临朐再次失利。

撤出南麻地区的部队奉命北移到临朐西南地区休整。但是,此时临朐已被国民党军整编第八师占领,陈毅、粟裕向胶济线以北转移的通道被阻断了。情报显示,进入临朐的是整编第八师的先头部队,师主力尚未到达。陈毅、杰裕认为,应当抓住此一战机,将整编第八师的先头部队歼灭。于是,命令第六、第九纵队围攻临朐,第七纵队负责阻援。25日拂晓,第六、第七、第九纵队到达临朐城外时,获悉整编第八师主力已经先于他们进入临朐---如果说在整编第八师主力尚未到达的时候,对临朐的攻击还具有趁敌未稳的突袭性,那么在敌人主力到达之后依然发起攻击就显得十分冒险了。但是,粟裕的决心没有改变。

26日,攻击开始。临朐外围守军营长在剧烈的枪声中逃回城内,即刻被整编第八师师长李弥枪毙---李弥决心拼尽全力死守临朐。攻城部队突击南关,因炸药受潮,连续五次送上去的炸药包都没有响。夜晚,部队再一次实施突击爆破,终于将城墙炸开了一个口子,十四团一下子冲进去七个连,但突破口很快就被守军封堵,两个团的守军进行猛烈反击,突进去的部队坚持了三小时后全部伤亡。29日,二纵、六纵、九纵联合发动攻击,但攻击依然受挫。此时,国民党军整编第九师和整编六十四师已经临近。30日,部队经过五天五夜的战斗,极度疲劳,伤亡巨大。粟裕被迫下达撤出战斗的命令,部队开始向诸城方向转移。临朐成为又一个南麻。

左右路艰难突围:

南麻、临朐战斗的接连失利,使原来设想的左右两路部队南北夹击国民党军的计划已无法实现,不但令陈毅和粟裕的正面战线出现前所未有的危机,也给侧翼出击的兵团带来了极大的危险。左路兵团已经身陷重围,受到国民党军的五个整编师的合围,后续赶来的国民党三个整编师也在急速接近。从当时的情况看,向北、向南突围无望,西面是敌人重兵把守的津浦路,只有向东渡过沂河进入沂蒙山是唯一的出路。但此时山洪暴发,沂水上涨,无法徒涉,况且国民党军也知华东野战军只能向东,已经做好了迎击的准备。叶飞和陶勇彻夜研究,认为绝不能向东进入敌人的伏击圈,遂决定出敌意外,向西突破津浦路,寻求与右路兵团会合的可能。

为了顺利地向西突围,必须先让一支部队向东佯动,这个任务交给了四纵十二师。7月24日,两个纵队开始向东移动,国民党军急调增援部队一齐向东压来。大部队向东突围的假象已经造成,十二师继续向东接近沂河,而一纵和四纵主力则趁机掉头向西而去。28日晚,在滕县以南,他们跨过津浦铁路进入了鲁南。8月1日,突围部队终于在鲁西南泗水附近与右路兵团部队会合。此时,右路兵团的第十纵队奉命在梁山地区阻击国民党军整编第五师和整编八十八师。阵地在残酷的拉锯战中反复易手,官兵们撤退了又粘上来,与敌人的两个整编师围着梁山纠缠不休。最后他们被强敌挤进黄河与运河交叉的狭窄的三角地带。整编第五师师长邱清泉向蒋介石报告说,共军的第十纵队已在五师囊中。

十纵的突围行动十分壮烈。面对只有北渡黄河才能脱险的绝境,官兵毅然决然地向那条在暴雨狂啸的大河扑去。没有渡河器材,也没有船只,背后三面敌人合围而来,天上的敌机狂轰滥炸。担任阻击的部队誓死坚守,决心打到最后一个人,主力部队则在轰炸下拼死强渡。13日,敌人终于冲到黄河南岸,纵队的侦察营、部分机关干部、大量的伤员以及四千多民工被国民党军截住。除了侦察营少数官兵突出来之外,其余大部分人员被俘或失散。“七月分兵”以来,山东战场各部队连续作战失利,导致国民党军占领了胶济线。特别严重的是,在连续近两个月的战斗中,陈粟大军战斗减员和非战斗减员总计高达五万人,是华东野战军组建以来前所未有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