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失利战役

 金门失利(上) 

 

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攻击金门严重失利。金门岛作战,开始于1949年10月24日午夜,先后共有9086人登岛作战,其中第28、第29军官兵8736人,船工和民夫350人。战斗在10月27日结束。登岛作战人员大部阵亡,部分被俘,无一人生还。

24日登岛作战发动之前,第十兵团对国民党守军的兵力判断是:第22兵团部率第25军和201师守大金门,第5军200师和166师残部守小金门。岛上“能作战的不超过一万二千人”,“同时金门岛上也没有什么工事”。厦门之战发起前,第十兵团曾设想同时攻取厦门和大小金门,最终因为登岛作战必须的船只无法筹备,“金厦并取”的作战计划被否定。其实,该方案在当时有相当的合理性:国民党军残部逃到厦门和金门岛上,军心不稳,建制不全,兵力不大,而且情报显示汤恩伯既没有死守厦门的信心,也没有死守金门的决心,第十兵团如能一鼓作气拿下金厦,蒋介石盘踞的台湾岛就完全暴露了。

十月中旬,第十兵团第29、第31军开始攻击厦门,第28军的任务虽然是监视金门并以炮火钳制,但在命令中依旧有“如发现金门守军增援厦门或逃跑,则立即向金门发起攻击”的部署。可是,直到厦门之战结束,金门守军既没有增援厦门,也没有逃向台湾,汤恩伯的总部和厦门部分守军反而逃到了金门岛上。第十兵团决定立即攻击金门,作战计划是:由第28军副军长萧锋和政治部主任李曼村等组成前线指挥所,指挥第28、第29军各一部攻击大金门岛,同时以第31军一部攻击小金门岛。后因船只不够,第31军的任务取消。作战计划改变为:第28、第29军先攻大金门,后攻小金门。10月18日,第28军前指下达作战命令:82师244、245、246团,84师251团,第29军85师253团,87师259团,共计六个团的兵力,攻击大金门,得手后,再以85师的两个团攻击小金门。具体部署是:244、251、253团为第一梯队,245、246、259团为第二梯队。

命令同时规定,第28军前指负责指挥各梯队渡海;82师指挥员跟随第一梯队,负责统一指挥登陆部队作战。金门岛作战发起时间定为10月20日。这一作战计划,与其说显示出严重的轻敌,不如说表现出令人惊讶的草率。金门岛可谓是台湾海峡西侧的前哨阵地,是台湾岛最后的防御前沿,国民党军如果不想有一天被从台湾岛上赶下大海,必须死守桥头堡阵地金门。而这就意味着,攻取金门的战斗势必会是一场苦战。但是,如此至关重要的战斗,战场最高指挥权被托付给了军长和政委都不在位的第28军军部。之所以造成这样的局面,是因为第十兵团刚刚攻占厦门,指挥员们正忙于接收和管理这座城市。而第28军军长朱绍清因严重的胃病,在部队南下时留在福州治疗。那时,第28军83师驻守福州,84师两个团在剿匪,82师及84师251团继续南下。一个军在一个省内被拆成三块,军政委陈美藻因此也留在了福州。此外,第28军参谋长吴肃在部队进入福州前就已被调走,而这一重要的军事指挥岗位一直无人接替。

由于缺乏必须的船只,原这20日发起的攻击一再推迟。时间一再推迟的结果是可能打下金门岛的时机最终丧失。战机丧失的重要标志是国民党军增援部队已在金门岛登陆。问题是,关于金门岛上到底有多少守军,这一本该在战前搞清的问题,在攻击开始之际依旧是一笔糊涂账。实际上,在打大澄岛时,副军长萧锋就发现,俘虏中竟然有胡琏的第十二兵团第十八军十一师三十一团的官兵。当时他便疑窦丛生:胡琏的第十二兵团不是在潮汕地区吗?怎么到了这里?他亲自审问俘虏军官,军官说第十八军十一师是10月9日到达金门的,兵团的其他部队还有调动之中,但具体调往哪里不清楚。萧锋立即把这个情况报告给兵团,兵团指挥员对此表示怀疑:“不大可能吧,胡琏还在潮汕地区未动。”

叶飞开始关注胡琏的动向,最终得知第十二兵团确实已从潮汕地区撤出,现正在海上徘徊。这时,机要部门送来一封截获的电报,电报显示胡琏向蒋介石请求将第十二兵团撤回台湾。叶飞的判断是:想撤回台湾的胡琏不愿意增援金门,正在海上磨蹭呢,最好趁他还没增援的时候,迅速攻占金门。历史在这瞬间造成的不幸是:情报部门送来的那封电报是之前截获的。而更严重的是,情况部门没有截获蒋介石给胡琏的回电,回电的内容恰恰是严令胡琏坚决而迅速地增援金门。第十兵团的攻击决心十分坚决,但是攻击部队搞到的船还是不够。被藏在渡海起渡地的船,只有一百二十条,连第一梯队全部乘载都不够。如果第一梯队上岛兵力不够,或是没有船只保证第二梯队跟进,那么整个渡海作战必会凶多吉少。在萧锋副军长的请求下,第十兵团决定再推迟一天,24日夜发起战斗。

24日上午,第28军前指召集攻打金门前的最后一次作战会议。至此,登岛部队已经准备了三百只船和维持三天的粮弹。而实际上,仅运载第二十八军的攻击兵力就需要六百只船,且三天结束战斗的预想没有任何依据。各师团指挥员在发言中显然喜忧参半:部队求战情绪很高涨,但船只不够。而说得最多也是心里最没底的是:胡琏兵团到底上了金门岛没有?会后,萧锋向第十兵团作了汇报,叶飞司令员表示,只要第一梯队能上去两个团,船来回两次,再上去第二梯队,就可以拿下金门县城。叶飞还说,据内部电台侦察报告,岛上兵力还没有增加,胡琏兵团的三个军还坐船停在海上,到金门去台湾尚未决定。叶飞随即批准了第二十八军于当天夜晚发起作战行动。

事后得知,叶飞司令员和第二十八军前指得到的敌情情报严重有误。此时,在大金门岛上,除了原有的国民党守军外,胡琏的第十二兵团第十八军十一师和一一八师已在十月十日登陆。至于情报所说的“胡琏正在海上徘徊”,那是国民党军第十九军的三个师,离开汕头开至金门海域,因为风浪太大无法登岛而有“徘徊”。23日夜,第十九军军部和十三师的两个团登陆;24日白天,第十九军十八师师部和一个团登陆;24日黄昏,第十九军十四师师部和两个团登陆,海面上还剩下四个团也在不断登陆中。于是,在第二十八军发起金门作战的那个晚上,大金门岛上的国民党守军已经增加到三个军。更令人惊讶的,24日下午,登陆的国民党军还在海岸上举行了反登陆作战演习,演习的地段正是第二十八军作战计划中第一梯队将要登陆的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