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一部全新的世界史

   第十一章 黄金之路(1)

 

整个世界在15世纪末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没有哥伦布等人所惧怕的世界末日,没有时间终结—至少在欧洲是这样的。一系列从西班牙和葡萄牙起航的、将来把南北美洲和非洲及欧洲连接起来并最终通向亚洲的远航均已起锚。在此过程中又出现了若干条新的贸易通道,多数是现存通道的扩展和延伸,也有的是新通道取代了旧通道。新思想、新商品和新人物将以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数量和速度向新世界转移。

新的黎明又将欧洲推向了舞台的中心,并为它披上了一层金色的霞光,赐予它一个黄金时代。不过,欧洲的崛起给新发现的地域带来很多灾难。欧洲人不仅在探索世界,而且想统治世界。他们之所以能这样做,应该感谢他们所胡接触到的军事技术和海洋技术的不断发展。帝国时代的建立和西方世界的崛起是基于某种大范围的暴力行动。启蒙时代和理性时代,即通往民主、自由和人权的道路,并非古代雅典或欧洲自然发展的结果,而是源于在遥远大陆政治、军事和经济上的胜利。

哥伦布和他的船员们所处的是一个大航海时代,此前已经有许多成功的远航,将非洲和东大西洋的新世界展现在伊比利亚半岛的基督教徒面前。而为这些航行提供动力的,则是非洲西部的黄金。善于那里矿产资源的传说由来已久,早期穆斯林作家一直将它称作『黄金之地』。还有些人认为这里的河水有神奇的功效,能让金条在夜里生长。黄金的出产量高得惊人,以至于对经济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化学分析表明,穆斯林埃及著名的高档钱币是用西非出土、跨越撒哈拉大沙漠运送而来的黄金铸造的。

这里的大多数贸易活动都由古典时代晚期的万加腊商人控制。这些部落商人来自马里,扮演着和古代亚洲粟特商人同样的角色:穿越险阻地段,沿着危险的沙漠路线建立据点,以便从事长途贸易活动。一张将绿洲和贸易据点连在一起的商业网络由此形成。一些城市如杰内、加奥和廷巴克图等开始蓬勃发展,这些城市后来都成了有砖砌城墙保护的皇家宫殿和辉煌寺院的所在地。在14世纪初期,廷巴克图不仅是重要的商业中心,而且是学者、音乐家、艺术家和学生们的聚居地。知识分子们在尚科尔的金格瑞巴清真寺和西迪叶海亚清真寺集会活动。这就是当时非洲智慧的灯塔和一些著名文献的诞生地。

基督教欧洲对埃及的兴趣同样受到有关黄金传说的影响。北非海岸,如突尼斯、休达和布日伊等城,都是黄金贸易的根据地。几个世纪以来,比萨、阿玛菲,特别是热那亚商人都将这里作为他们在地中海地区从事黄金贸易的重要基地。在欧洲人眼里,撒哈拉大沙漠是一张巨毯,将非洲大陆掩盖在神秘之中。人们无法知道在北非狭窄而富裕的海岸线深处究竟还有什么其他事情发生。从另一方面讲,人们当然也意识到,沙漠的另一侧就是财富的蕴藏地。不过长期以来,人们对西非黄金宝物的探求基本上是无果而归。荒凉的海岸线(位于今摩洛哥南部和毛里塔尼亚)在当时根本没有太大的吸引力,根本不值得人们远航几百英里去那不为人知的沙漠地带进行任何探索。然而到了15世纪,这一世界慢慢开始向人们敞开。

沿着东大西洋和非洲海岸的航海探险发现了一系列群岛,其中包括加那利群岛、马德拉群岛和亚速尔群岛。这些发现为新探索提供了支持,而且这些群岛本身也创造了丰厚的利润,因为这里气候温和、土壤肥沃,特别适合甘蔗等作物的生长—此时的甘蔗不仅出口到布里斯托尔和佛兰德,而且远达黑海地区。尽管卡斯蒂利亚的统治者(逐渐夺取了伊比利亚半岛大部分的控制权)有意放眼新世界,但最终还是让葡萄牙抓住了先机。自13世纪起,葡萄牙一直在积极建立与北欧、南欧和非洲市场之间的联系。如今,葡萄牙的野心与日俱增,它的实力也不断增强。

事实上,葡萄牙的野心并不是插手穆斯林贸易、搅扰传统市场,而是在于开发新的贸易路线。具有重要意义的是大西洋东部的各个群岛,正是它们为葡萄牙人提供了探险基地和停泊港口,提供了淡水以及支撑船只继续安全远航的基地。自15世纪中期开始,葡萄牙就有计划地开始在海外建立殖民地,以便延伸自己的触角并逐渐控制重要航道。15世纪中叶的葡萄牙人坚信,从事非洲贸易是皇家的专利。葡萄牙还在一开始就制定出一个行政框架,正式规定了如何管理将来探索到的每一块土地。新的发现(如15世纪50年代发现的佛得角群岛)正好为葡萄牙提供了试验的机会。

非洲奴隶贸易在15世纪进入爆发期,并从一开始就展现出这是一桩非常赚钱的买卖。葡萄牙的农场和种植园需要大批的人力。可以这么说,通过葡萄牙王子资助的首次非洲远航带回的奴隶数目,足以帮助亚历山大大帝打造一个全新的帝国。很少有人对抓捕西非奴隶表示出道义上的不满,有的只是同情之声。然而这样的同情还是比较少见的,因为买者和卖者都不大在意他们交易的是什么。王室也不在意,在他们看来,奴隶不仅是额外的劳力,而且还是另一种收入渠道。

奴隶贸易给葡萄牙国内经济带来了显著的影响,但在15世纪探索和发现非洲海岸线过程中,奴隶贸易所发挥的任用更为重大。葡萄牙船队一直在向南航行寻找猎物,并建立自己的据点。受到金钱的诱惑,探险者在15世纪的最后25年间沿非洲海岸线不断推进。除了运送奴隶的航行之外,葡萄牙国王若昂二世向非洲派遣特使,他想和当地统治者建立密切的关系,以维护葡萄牙的强势地位,同时抵抗西班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位当然要属哥伦布,没过多久他便根据自己的经历推算出继续远航所需的补给和服务。他还利用非洲海岸线的长度估算出整个地球的大致规模,满心期待着他未来野心勃勃的远航大业。

当时还有其他的探险家。迪奥戈康于15世纪80年代发现了刚果河口,让派遣大使与该地区国王交往成为可能,最终居然还成功地让国王同意受洗。1488年,迪亚士的船队抵达了非洲大陆最南端,他将这地方命名为风暴角,然后返回故里,结束了这次充满风险的旅程。葡萄牙小心翼翼地维护着它的扩张成果,以至于哥伦布于1484年年底向国王若昂二世提出的资助他向西跨越大西洋远航的请示最终石沉大海。尽管葡萄牙国王听后兴趣大增,但事实上,就连迪亚士的新发现也没有得到太多的后续进展,说明葡萄牙最关注的是如何整合目前已发现的世界,而不是继续探索更多未知的领域。